•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升迁之路
听书 - 升迁之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83章 不长眼

夏言冰 / 2019-12-27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泛天放拿巍面前那份新华社内参复印件看,井是小县城飞出的国际设计大师记纽约世界建筑节金奖获得者、邸南县规划局青年干部林远方。”他心头一颤,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话了。假如他知道那两个新华社记者能量这么大,竟然把林远方获奖的事情的内参上的话,尤其是知道这份内参就在县委书记洪显国的手上的话,他绝对不会说刚才那番瓶

打压潜在的竞争对手没有错,但是不能为了打压潜在的竞争对手把自己也搭进去啊。官场上讲求的是妥协,是双赢,如果不存在根本的利益冲突,绝对不会做出那种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蠢事。

在往下面一看,是“人才难的”四个大家。省委劲有力的四字批示向四把钢刀一样,插进了王天放的心窝,他不由得眼睛一黑,背上的冷汗当时就淌了下来。连省委书记都被这份内参给惊动了,还专门做批示,这意味着什么,还用说吗?

想着自己刚才那番讲话,竟然是跟省委一把手唱对台戏,洪显国不由得双腿虚,软绵绵地坐在椅子上,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

真是背运啊!王天放心中哀叹,看来自己消息还是不灵通啊,如果刚才打电话时,李成江能够在电话里稍微露一点口风,自己也不会这么被动。更重的是,在王天放心目中根本没有把林远方放到太重要的个置上。虽然林远方是一个技术人才,但是毕竟还是个小人物。至于林远方的家世,王天放更是清清楚楚。一个农村出身的大学生,靠着婪一民的关照才进了规戈局。这种没有任何背景的小人物自己当局长的。讲他两句缺点,又能有什么?况且那些东西都是言之有据。又不是他王夭放凭空捏造的。可是,谁知道”林远方获奖这件省齐竟然被捅上了新华社内参,省委书记赵三才还专门做了批示

王夭放背后湿浸浸的,脸色一会白,一会儿红,最后又变成黑色。幸亏自己没有说出局里里已经安排林远方下去蹲点扶贫的事情。否则将会是什么样的后果,他实在不敢再往下想了。

洪显国瞥了一眼王天放阴晴不定的脸色,严肃地说道:“我们当领导干部的,一是要作风谦虚,要摆正自己的位置。二是要胸怀宽广,要容言容人,听进不同意见。要能容人之长,见贤思齐,而不是嫉贤妒能!要能容人之短,以宽厚之心对待那些身上有某些不足的同志,宽以待人,”

说到这里,洪显国意味深长的说道:“老王啊,你也是县里的老同志了,对待年轻人多传多帮多带。正因为他们年轻,还缺乏工作经验。所以才需要你们这些老同志多指点、多引导、多关心,这样他们才能正确地成长,是不是?”

“是,是,是!”王天放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敌惶诚恐地说道:“洪书记,您批评得对,我以往在这方面做得不够。以后一定要多加注意,多关心年轻人的成长,挥好一个老同志的正确作用。”

官场上谢话点到为止,让王天放领会的县委的意思就够了,洪显国没有必要把话讲得太深。他端起了茶杯,说道:“那好,就这样吧。

你回去通知林远方,让他过来一趟。”

“是,是。”王天放又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站起来往后退了起步,这才转过身来,浑身软的退出了洪显国的办公室。

会客室的那些头头脑脑见王天放面色潮红,还以为洪书记把他召见了说了什么好事,他容光焕呢,都笑着打趣:“老王,又有啥美事?是不是该表示表示了?”

美你娘的大头!王天放心中骂道,脸上却强笑道,“你们这些大菩萨。还需要我这小神供?我看你们该表示表示才对呢!”

在一片吝啬鬼的笑骂声中,王天放故作从容地离开了会客室。下楼梯的时候,他就觉得脚步虚的厉害,只好伸手扶着了扶手,才慢慢地走下去。

这次真的是好险,自己没有摸清楚虚实,竟然跟省委书记、跟县委书记唱起了对台戏。在官场上,看着上级和下级之间经常见面。关系应该非常好相处,其实不然。由于隔着身份的台阶,即使那些看着天天在一个机关里上班的上下级之间也没有太多互相了解的机会,更何况王天放和洪显国这种十天半月也不一定见一次面的上下级呢?

毫无疑问,他这次的表现给洪显国的印象很不好,洪显国在心里肯定对他产生了看法。而由于没有多少接触的机会,所以一旦领导心目中对你产生了不良的印象,要想消除这个印象,那可能不会是几个月。甚至不是一两年时间能够做到的?而在官场上一向讲究的是一步跟不上步步跟不上,如果自己要多花上一两年的时间才能纠正领导对自己的看法,那么这一两年时间内了,别人和自己之间的差距会拉到多大呢?

定,一定要尽快想办法扭转这种不良印象!王天放心中想着,而当前他先要做的,就是彻底改变对林远方的态度,要让洪错了,而且在切切实实地执行着他的指示。

坐在办公室门口,林远方心中一肚子火。

自从局里安排他下个月到老牛河蹲点扶贫的消息传开之后,局里的同事们对待他的态度仿佛又回到了以前,甚至比以前更甚。以前看着他的眼光是一种躲避的态度,是不想和他这种人沾染,以免王天放对他们产生看法。可是现在呢,局里同事们看林远方的目光里却多了一层怜悯,仿佛是在看一具政治尸体被一把手彻底打入冷宫的人,还会有什么前途么?

更有一些好事的同事在打赌,赌林远方下去扶贫后多长时间会辞

至于说调走,就是林远方能找到接受单个,我们的王局“竹放他击吗有如来佛的五指山压着你。你想诽到别的册一凹心,可能卿

这几天林远方一直被这种情绪包围着,只是在心中强压着。

但是今天早上来办公室上班时生的一件事情,几乎让他失去自控能力,差一点就爆了出来。

今天早上他来办公室的时候,赫然现张小军坐在他办公桌后面,正在奇怪,有仔细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办公桌和张小军的办公桌个置又调换了回来。

林远方强压着怒火,问张小军是怎么回事。张小军笑吟吟地回答道:“林科长,反正你以后要下去蹲点扶贫了,又不在办公室上班。我把办公桌调换一下,向张科长汇报工作方便。”

这个势力小人。他竟然敢这样!自己虽然要下去蹲点扶贫,这不是还没有走么?真要想换办公桌的位置,等自己走了再换也不迟。再者说来,自己副科长这个职务还挂着呢,你张小军一个普通工作人员,凭什么让副科长去守门口?

林远方本来想大声质问张小军,但是看他洋洋得意的样子正等着自己作呢,心中就有些冷静。自己和他大吵一顿有什么用?难道自己还能强自动手,把两个人的办公桌调换过来?张小军敢这么做,就说明他根本已经不把自己当副科长看待。自己在他心目中一点权威都没有了,即使自己强行换了桌子,难道张小军就会把自己当副科长看待?局里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看自己笑话,自己这么一闹,不是让他们找到更大的理由来笑话自己吗?明明已经被打入冷宫,再维持着所谓的副科长的尊严还有什么用处?

在没有绝对实力压道对手之前,胡乱火除了暴露自己无能和心虚之外,只能惹人耻笑!这种事情自己绝对不能做!林远方暗自提醒自己,不要轻易上了张小军当。

林远方压下了心头的怒火,但是张小军却并不因此就放过对他的挑衅。他指着茶几上两只暖水瓶说道:“林科长,对了,今天是星期五,该你值日了。”他看了看林远方的脸色,又补充道:“其实也没有几天了。下个月你到下面蹲点扶贫,这个活就不用干了。”

自从林远方当了副科长之后。提水扫地的事情都由张小军包了,现在张小军找到了机会,还回来不说。还冷嘲热讽的。

林远方懒得跟张小军这种小人见识,打开水又怎么样?自己从前又不是没有干过。自己如果和他吵起来,不就正上了这种卑鄙小人的当吗?

林远方提着暖水壶到了茶炉房打了两壶开水回来,也不理会院子里同事们异样的目光。

然后就开始和张小军进行移交工作。林远右手头工作现在都由张小军负责,他要把每一份工程资料和图纸移交给张小军,还要告诉张小小军这些工作他都跟踪到什么进度了。

张小军却不断地吹毛求疵,找各种理由挑林远方的毛病。那些工程图纸即使林远方都计算过了,他非要说林远方计算的结果有误,让林远方当场重新计算一遍。

林远方一忍再忍,终于在张小军又一次要求他计算一份工程图纸时爆了出来:小张,这些东西我都计算过了,不会有错的!上面有我的签字,出了什么问题,由我负责!”

张小军却瞥了瞥嘴说道:“你说的倒是轻巧,出了问题你负责?真要走出了问题,你负得起那个责任吗?工程质量是百年大计,怎么能够如此草率呢?”

“张小军,谁草率了?”林远方沉着脸说道:“前面那么多份图纸。刚才咱们都计算过了,我有没有一份出错的?”

“林科长,你那么大火干什么?”张小军阴阳怪气地说道:“前面没有出错,并不代表你后面不会出错,是不是?再说我的要求很过分吗?怎么出了问题,怎么交差,我这样也是对你负责嘛。”

“谁要你为我负责?”林远方说道:“我自己会为我自己负责。下面这些图纸要想计算你重新计算,我不会再计算了。那些数据都有我的签名,有什么事情,该追究什么责任,都由我本人承担!”

“哟,林科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大小还是个领导呢。怎么还没有我这个普通群众觉悟高呢?”张小军一直认为自己资格比林远方老。林远方被提成副科长是踩着他头上上去的,他心中的忌恨一直压着。只是迫于林远方的地个,没有敢表现出来。这时候见林远方得罪了局长王天放,派到老牛河蹲点扶贫。怎么能错过这斤,踩林远方的机会呢?他拉长声音说道:“你当初不是教导我说,建筑图纸都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受力配筋必须计算的清清楚楚,即使错了一个小数点,也可能出人命,怎么轮到你了,就变成这幅嘴脸了呢?”

“什么嘴脸?”王天放沉着脸从外面走了进来,小张,你在说什么呢?”

张小军见王天放面色不好看,以为王天放这是做给林远方看的。是啊。林远方就要被放下去蹲点扶贫。还一点都不知道改悔,还在自己面前端着科长的臭架子,王局长能高兴吗?

“局长,您来的正好,您来给评评理。”张小军拿着图纸点头哈腰地凑到王天放跟前:“林科长马上要下去扶贫了,张科长安排我和他交接工作。我对他计算的结果有点不放心,让他重新计算一下。他就冲我脾气

“好了,我知道了,我再外面听得清清楚楚。”王天放不耐烦地摆了一下手,冷哼道:“张小军,这个工作你不用交接了。我现在通知你,立刻到局办小公室办理手续,今天下午两点钟出,到老牛河蹲点扶贫!”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独白小说网(www.netdubai.net) 手机版:m.netdubai.net】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