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升迁之路
听书 - 升迁之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90章 嚣张的下场

夏言冰 / 2019-12-27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再者说来,文祥风这个人虽然有点举止失体小肚鸡肠的,跟他管委会副主任的身份有点不相称,但是毕竟是他林远方过来抢了人家文祥风分管的工作,不是文祥风过去抢了他的分管工作。

文祥风这时候思想上想不通,也是有情可原。林远方只希望能够通过和文祥风的慢慢接触交往,让文祥风把心中这个疟瘩去掉。

毕竟,如果一个领导班子闹不团结,还怎么进行工作?更何况以前他林远方没有来的时候,文祥风和莫日根合作的很好,并没有什么不团结的风声传出来。

他现在一到新城区管委会上任,领导班子就传出不和谐的声音,别人会怎么想?

那些知道的人会说,是文祥风小肚鸡肠,没有一斤,领导应有的风度?

可是那些不知道的人呢?会不会说他林远方是个搅屎棍?是小人得知,一到新城区管委会就搅得领导班子不得安宁?

手机阅读

林远方知道,他刚才的举动十分的体。品书网因为在管委会领导班子中,他名次虽然在文祥风之前,但是他毕竟是今天刚刚到任,如果一上来就毫不犹豫地采取舍我其谁的态度一屁股坐在钟繁闽身旁,那么别人会怎么想?会不会认为他林远方一点都不懂得谦让,这边刚刚宣布了职位,那边就开始迫不及待地抢座了?

但是他刚才那一番谦让,却又是不同。文祥风年龄比他大。在管委会资格比他老,他这一番谦让,尤其是他的那一副犹豫的表情,余捏的恰到好处,别人都会知道他走出于礼貌和谦虚,而不懦弱。只要自己的礼数尽到了,再做到属于自己的个置上,大家都不会说什么。

相反,刚才文祥风的表现就很不的体,语中带刺、倚老卖老不说,而且还抢在他林远方前面坐下。要知道,在酒桌上,不光是坐什么位置是有次序的,连落座的先后也要看次序的。职务高、排名前的人没有落座,后面的人抢先落座,是一种很不礼貌的行为。文祥风还是管委会老资格的领导了,在这种场合竟然做出这么失礼的举动来,未免贻笑大方了。

不过林远方并没有生气,他文祥风表现越是失礼,越是能衬托出他林远方的应对得体。一个四十多岁的老资格副主任,还没有一个二十三岁的网上任的年轻主任懂礼貌。这话如果传出去,究竟是对谁不好,还用说吗?

酒席开始后,气氛热烈起来。主攻的目标自然是上级“领导”钟繁闽和新到任的副主任林远方。

在这个场合下。林远方不由得感慨华夏国酒桌文化的博大精深,他纵使事先做足了准备功课,准备在酒桌上尽量藏拙,但是面对着十来斤小管委会中层干部的热情夹击,林远方也是应接不暇,幸亏还有一个钟繁闽在一旁分担了一半的火力。

文祥风却是笔直地坐在那里。黑着脸,除了敬了钟繁闽一杯酒外,再也没有动过酒杯。

莫日根就跟林远方打个眼色。让他去敬文祥风的酒。

林远方知道莫日根这也是一番好意。想让他和文祥风缓和一下关系。毕竟以后要长期和文祥风在一起工作,如果关系一开始就这么僵。以后还怎么共事?

现在文祥风不主动,那就必须他林远方采取主动了,这样做也并不失他林远方的身份。虽然他排位比文祥风靠前,但是大家都是副主任。级刷上并没有什么差异。加上文祥风在新城区管委会资格比他老。年龄又比他大二十束岁,也算是他叔父辈的,他一斤小二十三岁的年轻人。主动敬一杯酒,也是应尽之意。

再者说来,文祥风这个人虽然有点举止失体小肚鸡肠的,跟他管委会副主任的身份有点不相称,但是毕竟是他林远方过来抢了人家文祥风分管的工作,不是文祥风过去抢了他的分管工作。文祥风这时候思想上想不通,也是有情可原。林远方只希望能够通过和文祥风的慢慢接触交往,让文祥风把心中这个疟瘩去掉。毕竟,如果一个领导班子闹不团结,还怎么进行工作?更何况以前他林远方没有来的时候,文祥风和莫日根合作的很好,并没有什么不团结的风声传出来。他现在一到新城区管委会上任,领导班子就传出不和谐的声音,别人会怎么想?那些知道的人会说,是文祥风小肚鸡肠,没有一斤,领导应有的风度?可是那些不知道的人呢?会不会说他林远方是个搅屎棍?是小人得知,一到新城区管委会就搅得领导班子不得安宁?

所以林远方心中反复思忖,于情于理,他都要主动做出姿态,伸出橄榄枝,去向文祥风敬这一杯酒。这不但对管委会领导班子有利,对他本人也也有利。

林远方站起来端着酒杯,伸到莫日根面前,说道:“莫主任,我敬你一杯酒。今天开始。我就要在你领导下工作了,你一定要对我多教育。多关心

莫日根端起酒杯笑着说道:“林主任莫要太客气了,以后咱们都是一家人,大家齐心协力,团结起来把新城区的工作搞上去就是!”说着伸手和林远方轻轻一碰,两个人一饮而尽。

服务员过来为林远方到满酒杯,林远方又端着酒杯,微笑着对文祥风说道:“文主任,你是管委会的老领导,我初来乍到,有很多不懂的地方,以后还要向你多多请教。我敬你一杯

文祥风看也不看林远方伸到面前的酒杯,说道:“是啊,我们这些老人,不但头脑思想僵化,连心血管也僵化了,这酒是喝不得了。林主任。恕不奉陪!”

酒桌上的空气顿时为之一僵。

林远方笑呵呵地说道:“文主任真会说笑,你正华正茂正当年,处于人生中的黄金时期,怎么能谈的上老呢?应该是经验丰富有对啊!来,我敬你

文群风斜着眼看了看林远安,说道:“怎么不老?你刚才不是还说,我是“老,领导吗?”

林远方见大家都在望着他,就压了压心头的怒气,微笑着说道:“文主任,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说你是有经验的领导。我这人可能是不太会说话,但是确实是真心实意敬你的。好了,话不多说了,先干为敬!”说着手中酒杯向文祥风抬了一抬,仰头干掉杯中酒,然后含笑看着文祥风。

文祥风仰天打了个哈哈,说道:“林主任,我看你今天是要逼我老头说喝霸王酒啊”。

莫日根看越说越僵,连忙冲林远方又打了眼色,笑着说道:“林主任。敬酒要敬到个才能显示出你的诚意嘛。来来来,刚才那杯不算,现在正式开始,我给你倒酒

说着莫日根从服务员手中拿过酒杯亲自给林远方满了一杯酒,含笑看着林远方。

林远方很是无奈,虽然说文祥风倚老卖老不知进退,但是莫日根是一把手,站出来打圆场,还亲自给他倒酒,就莫日根是身份地位来说。是把面子给林远方足足的。林远方即使对文祥风再有气,也得给莫日根几分面子吧?

钟繁闽也在旁边打圆场说道:“林主任,对,你就扎扎实实地敬文主任一杯?。

连钟繁闽都出来了,林远方更不好说了,只好再端起那杯酒伸到文祥风面前:“我年纪轻,经验浅,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请你多批评,多指正。”

作为一个排名在文祥风之前的副主任,林远方能够把姿态放得这么低。任何人都认为文祥风这次应该陪林远方把这杯酒喝了。却没有想到文祥风依旧是看也不看面前的这杯酒,笑着对莫日根说道:“莫主任。人家林主任可是在纽约拿过国际大奖的人,连洋鬼子都比不上,咱这土包子干比吗?说什么批评什么指正,我可不敢有”

林远方站在那里,端着一杯酒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脸色涨得通红。

“老文,林主任也是一片真心实意啊,这酒你就喝了吧。”莫日根看着文祥风说道。他本来以为文祥风这个老同志要识大体硕大局呢,谁知道今天却是一番这样的作风。早知道这样,当初他就不该暗示林远方去敬文祥风这杯酒。但是既然成了这个场面了,再后悔也晚了。他唯有劝文祥风把眼前这杯酒喝下,维持一个面子上的和谐,让这酒宴继续下去。

钟繁闽也说道:“文主任,喝了吧,大家都等着呢!”

球又踢到文祥风这里了。

“嗯,今天这道松仁玉米不错。”文祥风一边用筷子夹着盘子里的松仁玉米往嘴里送,一边扭头和身旁的办公室主任笑着说道。他左手端起酒杯,胳膊肘往桌面上一支,看也不看林远方,就那么支在那里。等着林远方去碰杯。

文祥风风度翩翩,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看上去是一个非常有向阳的领导,可是林远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有修养的领导竟然能当着莫日根和钟繁闽做出这样无赖的事情。这简直是街头上的混混做派。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林远方即使脾气再好,涵养再深,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什么识大体硕大局了。冷笑着说道:“文主任说自己思想僵化,心血管僵化,我还真不敢敬你酒了。要喝出毛病,我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说着把酒往地面上一泼,回身坐在座位上。

文祥风只是说林远方是一个没有背景没有经验走了狗屎运爬上副主任位置的小干部,自己怎么作践他,他都不敢有什么脾气,却没有想到林远方竟然敢作出来,还把就给泼了。

他一按桌子站了起来,挽起袖子指着林远方大骂道:“你这个鳖孙咒谁呢?你说谁心血管僵化?”

林远方冷笑着说道:“文副主任,请注意你的身份,说话文明一点。你自己刚才说自己心血管僵化,我不过是还给你而已。”

“妈的,敢骂老子!”文祥风伸手挽起袖子,“看今天老子怎么动手教你这个鳖孙!”伸手拎着旁边的酒瓶就要扑上去。

“谁要动手!”包厢门口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大家扭头看过去。只见县委书记洪显国威风凛凛的站在门口,随身秘书李成江伸手端着水杯,站在洪显国的身后,精神抖擞,目不斜视。

“洪书记!”管委会的干部中已经有人失声叫了出来。

紧接着包厢内传来一阵稀里哗啦七里卡擦的一阵乱响,有打翻了盘子的,弄掉了筷子的,更有椅子翻到撞到地面的,简直乱成一团粥了。

“洪书记,您好!”

“洪书记,您怎么来了?”

包厢里像是煮沸了的开水一般,热气腾腾的,所有人都站了起来,也不顾自己手上衣服上的油腻,伸出双手,恭敬地跟洪显国打照顾。

洪显国没有理睬管委会这些中层干部,抬腿就往里面走。

文祥风手里拎着酒瓶,见洪显国直接向自己走了过来,呼吸都几乎停滞了,心脏更是狂跳不宜,几乎要冲出胸腔,脑海里更是空空一片,什么都没有。洪书记,洪书记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时间他手软脚软的,手指上软绵绵的,更是一点力气都没有。只听咔嚓一声,酒瓶从他手中滑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洪显国根本懒得看文祥风一眼,他抬脚跨过地上的酒瓶碎片,直接越过文祥风,也没有理会莫日根和钟繁闽向他伸出的双手,而是来到林远方身边,亲热地拍了拍林远方的肩膀,说道:“远方,今天上任第一天,感觉怎么样?”

“聊”

“不会吧?”

“怎么可能?”

包厢里一片惊讶之声,不敢置信地望着面前的这一幕,谁也没有想到。县委书记洪显国过来,竟然来看望林远方的。

莫日根站在那里心中也砰砰直跳,他虽然知道,林远方在常委会上提名是洪书记的意思,但是却没有想到。洪书记竟然对林远方这么青睐。早知道是这样,刚才无论如何他都要站在林远方的一边,狠狠地还击文祥风。当时文祥风和林远方起冲突的时候,他虽然是不偏不倚。但是由于文祥风资格比较老。多少还是有点倾向于文祥风的。可是现在后悔也晚了,文祥风刚才那么嚣张的对待林远方,说不定林远方捎带连他莫日根也忌恨上了。

文摔风看到眼睛这惊人的一幕。更是双腿一软,噗通一声跌坐在地上。几块碎酒瓶瓷片狠狠地扎进他屁股里,鲜血顿时流了出来。但是文祥风竟然没有感觉到一丝疼痛,只是惊恐万状地看着正和林远方寒暄的洪显国

在场所有的人,包括莫日根和钟繁闽,谁都没有注意的文祥风的狼狈模样,他们此时所有的目光都注视在县委书记洪显国身上,脑袋仿佛是提线木偶一般,随着洪显国一举一动在在转动。

弟兄们,情节爽了就投票。让老夏有码字的动力啊。老夏的月票确实太少了,天天码字到凌晨四五点,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给老夏一点精神动力吧!

升迁之路,没有最爽,只有更爽!

本书来自品&书#网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独白小说网(www.netdubai.net) 手机版:m.netdubai.net】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