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升迁之路
听书 - 升迁之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98章 嚣张对嚣张(通宵码字求月票)

夏言冰 / 2019-12-27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手机阅读

斤完林远方的汇报后,莫日根就严肃地说道!”林辛化荣的很好!亏得你在那里,如果是别人,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情了!这再次证明了县委派你来管委会任职是正确的,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林远方心中苦笑,他需要从莫日根这里听到的不是这斤”而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品书网徐老大的问题不解决,即使现在安稳住了,以后早晚还是要带人来堵大门的。

“莫主任,徐老大那个施工队的问题,莫日根不往这上面扯,林远方只好开口主动问了。

“这个。莫日根停顿了一下。“明天吧,等明天上班文主任过来。咱们开一个碰头会,好好合计合计。”

对于碰头会这种形式,林远方在规利局的时候都已经熟知了。早上八点上班,不管有事没有事,到了八点十分左右,规戈局的副局长们都会出现在局长王天放的办公室里,这已经成为一种雷打不动的规矩,除非是局长王天放出差或者请假没有来上班,否则副职们必须在那个时间到王天放办公室去照一下面。

据林远方所知,这种每日早上领导之间的碰头会,不光是规划局是这样,县直机关的其他局委也是这样。这已经是一种通行的惯例,也是一种必不可少的工作形式。无论如何,领导们之间每天早上的头是必须要碰的。这就有点类似于下面普通干部每天上班时的打卡。总之,对领导们来说,只要碰了头,照了面。就表示一天的工作到个了。在碰头会上有事说事,没有事情就打两句哈哈,各自散去,然后回去处理各自分管的一摊工作。

八点十分,林远方端着水杯往莫日根办公室走去,网到门口,就看到文祥风也端着水杯过来,大老远就冲林远方热情地笑着:“林主任,早

林远方见文祥风走路依旧有些不自然,知道多半是昨天的伤口还在疼痛,本想回文祥风一斤小微笑,又想起文祥风昨天在欢迎宴会上那些做派,就淡淡地回了一个字:“早。”

莫日根正坐在皮转椅上喝茶,见林远方和文祥风走了进来,就端着茶杯迎了出来:“都来了,坐,坐

三个人围坐在沙上,林远方又把昨天的事情仔仔细细地说了一遍。最后说道:“莫主任,您看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我估计上午徐老大就会再到管委会来

莫日根摩梭着杯子,看向文祥风:“文主任,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文祥风中个屁股坐在沙上,慢条斯理地喝着水:“还能有什么建议?就是一个钱字。没有钱,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

“是啊,我们还是需要抓紧时间解决钱的问题。不光是徐老大这方面,我们管委会本身也需要资金啊莫日根转了转手中的水杯。侧脸望着林远方:“林主任,我看还是按照我们原来定好的计戈。我这边去县政府那边找刘县长再催一催。看看县财政能不能在年前给我们管委会拨一点资金,解一解我们的燃眉之急。你呢,就辛苦一下。多往华一铝厂那边跑一跑,争取能够在年前挤出一些资金出来。只要有了钱。徐老大来了,我们也好应付嘛

顿了一顿,莫日根又对文祥风说道:“老文,你在银行那边关系熟。往那边跑一跑。看看能不能在年前给我们贷一笔款子出来

“难啊!难!”文祥风摇了摇头。“不乐观啊!县里四大家银行我们都贷遍了。又赶上年底。他们回笼贷款。这个时候开口,估计不会有啥收获

“有没有收获都要去努力一下。”莫日根正色道:“哪怕是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我们也要付出一万倍的努力。现在下面的同志都看着我们三个当领导的呢。

我们不去做这些事情,谁去做呢?”

“好吧,我尽量去试一试文祥风盯着手中的杯子,“不过希望不大

莫日根就又看着林远方,问道:“林主任,你说呢?我看就先这样。我们三个分头去努力吧”。

林远方心中苦笑,这个碰头会跟没有开有什么区别?说来说去,不是还需要想办法去搞钱?不过他也能理解莫日根,易地而处的话,估计他和莫日根一样,也拿不出什么办法。纵使你有再大的能力,没有钱不都是白搭嘛。

“那徐老大要走过来,”林远方问道。

“还是你接待吧莫日根说道:“你尽量把情况向他解释清楚。让他多体谅我们的难处,告诉他只要我们资金到位了,绝对解决他的工程款问题

“是啊,只要解释清楚了,他们是会理解我们管委会的。”文祥风说道:“现在的农民,还是讲道理的

见林远方没再说话,莫日根就站起来说道:“那就这样吧,我们三个人抓紧时间分头行动吧

他亲自把林远方送到办公室门口。伸手轻轻拍了拍林远方的肩膀,叮嘱道:“林主任,华一铝厂那边,就辛苦你了

“辛苦到是不怕,我是年轻人,多跑几趟算不了什么。”林远方想起黄旭蒙说的华一铝厂那种状况。心里很不乐观:“就是害怕他收住了话头,望了望莫日根,这才又继续说道:“我会尽力而为的!”

回到办公室,黄旭蒙正指挥着办公室的办事员小王替林远方收拾房间。往白的地方说,这个小王就相当于林远方的秘书。本来按照严格规定的话,别说是林远方这个副科级管委会副主任,即使是县级领导。也不能配专职秘书。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上面每出台一项政策。下每总能找到一个变通的方法,甚至有些地方连变通都懒得变通。比如现在县级领导配秘书,不是早已经公开化,常态化了吗?也没有见那行小部门严格按照有关文件精神去追究责任。

尔过林远方众个管委会副丰任的级别实在是太值倘若配一名专职秘书的话,难免会惹人非议,所以从办公室选派一名专门的办、事员,跟在林远方身边为林远方服务。名称虽然不是秘书,但是干的还是秘书一样的工作。

林远方进来后,黄旭蒙就把小王介绍给了林远方。林远方看小王二十五六岁,外表也是一副精干的样子。就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黄旭喜的安排。其实这个时候他哪里有心情考虑这些东西?华一铝厂那几百万城市建设配套费是一块沉甸甸的大石头,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坐到皮转椅上,林远方对黄旭蒙说道:“老黄,我们一会儿先去华一铝厂走一走吧。你先给他们联系一下。”

黄旭蒙点着头说道:“好的,我马上联系说着伸手掏出通信录。翻出华一铝厂厂办秘书科科长刘大德的电话,却不用话筒,而是按下免提键,打了过去。

“刘科长,我是管委会办公室老黄,黄旭蒙黄旭蒙语气非常客气。华一铝厂是一家厅级企业。厂长是厅级干部,厂办主任是处级干部,刘大德虽然是厂办下属秘书科的科长,但是却是正科级干部,而他这个管委会办公室主任,不过是一个股级干部,在对面面前肯定要客气一番。

“哦。黄主任啊?。刘大德沉吟了一下,才淡淡地说道:“有事吗?”其实刘大德也清楚,只要管委会那边打电话过来,还能有什么事情?不就是追讨城市建设配套款吗?我们是堂堂的正厅级央企,别说没有钱给,即使有钱,不想给你们缴,你们小小的一个管委会政府你把我们怎么样?

“哦,是这么一回事黄旭蒙经常往华一铝厂跑,知道华一铝厂这些国企干部的臭脾气。虽然明明是企业,但是却处处端着国家干部的架子。他也不在乎对方冷淡地态度,依旧是客客气气地说道:“我们林主任有事情要找你们厂办张主任,拜托刘科长帮忙安排一下时间好吗?”

“我们张主任非常忙,整天都有会。要不这样吧,我把这事给你祝下来,等我们张主任有空了,我再提前通知你,好不好?。刘大德端着架子,打着官腔说道。

林远方本来还在奇怪,为什么黄旭蒙会用这种方式打电话,听了对话才明白,敢情黄旭蒙知道对方的做派,所以才用这种方式让他把对话听清楚。听到那个刘科长说话如此嚣张,林远方的眉头就皱了皱。一个企业的秘书科科长,就敢这样牛气冲天?别忘记了,你们的企业,是建在我们管委会的地盘上的。

黄旭蒙一边和刘大德通着话。一边注意着林远方的表情,这时见林远方眉毛蹙了蹙,心中就有了底气,知道该怎么办了。他咳嗽了一声,对着电话大声说道:“刘大德,我们林主任更忙了!今天难得抽时间见你们张主任,我们现在就过去,你看着办”。

说着也不等刘大德回话,就重重地把免提键一按,挂断了电话!

他抬头望着林远方,检讨道:“林主任,对不起,您批评我吧。我是有点冲动,但是我实在是受不了。我受点委屈没有什么,但是我不能容忍他们不尊重您,刚才那个刘大德说的话,让我实在是忍不下去了!”

“没什么,来而不往非礼也嘛!”林远方摆了摆手,说道:“做人做事都要讲究个礼尚往来。人家是堂堂的厅级国企,人家怎么来,咱们就怎么往。咱们可不能非礼人家,对不对?”

“林主任,您说得太对了,就是要礼尚往来黄旭蒙笑了起来。看来他还是判断对了,林主任虽然年轻,但是手腕和脾气还是很硬的。听这个意思,愣是没有把对方这个正厅级单位放在眼里。也是,不就是一个国企吗?比起实际权力。那里能有我们新城区管委会的主任大呢?

“走,叫上车,咱们现在就去拜访拜访人家的大衙门。”林远方起身往外走,到了门口,忽然间又停下,对站在那里不知道是该跟着他走还是该留着办公室的小王说道:“你在办公室值班吧。一会儿可能施工队的徐老大要来,你让他等我回来。”

小王!中一喜,知道自己通过了林主任的法眼,林主任这是正式认可他了,立刻忙不迭地说道:“好的,好的。”

到了楼下,司机把松花江面包开了过来,黄旭蒙抢先拉开副驾驶的个置,请林远方上去。

林远方微笑一下,知道不是黄旭蒙不懂规矩,而是基层单位一种特有的尊重。对于那些配有专车的领导,自然秘书或者下级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领导坐在后排。但是对林远方这种没有配有专车的领导,出入多数要动用公司的公用车,有很多时候,车上要坐好几个人。这时如果领导坐在后排,就要和群众挤在一起了,领导优越的地位荡然无存。所以这种情况下,反而是前排副驾驶的位置是领导的专座。

今夭黄旭蒙陪林远方到华一铝厂去,虽然车上只有他们两个,但是松花江面包车后排的个置狭窄逼厌。副驾驶相对宽阔舒适一点,把林远方让到这个位置上,显然是一种体贴入微的尊重。

面包车开出去十多分钟后,就来到位于太行山脚下的华一铝厂。因为黄旭蒙叮嘱过司机,所以司机到了华一铝厂的大门口之后,也不下车登记,只是拼命地按着喇叭。华一铝厂值班的保卫处人员气势汹汹地从值班室出来,一看是管委会的面包车,也不敢多说话,转身回到值班室,就按下伸缩门的按扭,把面包车放了进去。

在新城区这地面上混,可不能得罪这帮土地爷啊!

第二更送到。老夏继续码第三更。

本书来自品&书#网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独白小说网(www.netdubai.net) 手机版:m.netdubai.net】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