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升迁之路
听书 - 升迁之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230章 又起火苗

夏言冰 / 2019-12-27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请记住本站域名:

第230章又起火苗

《升迁之路》第229章告密130231……载入中,请稍等!……若长期没有响应,请刷新!!!

?

?

第229章告密130231

不住曹增强和方胜利的强留,林远方在天阳市住了第兰天一早,才由方胜利派车把他送回邸南。

林远方前脚刚进办公室的大门,刘一峰后脚就跟进来了:“主任,早啊!”他大着嗓门招呼道。

“呵呵,刘主任早啊!”林远方笑吟吟地说道。按照规矩,只要他来单位上班,经贸委领导班子成员早上都要到他办公室碰一碰面,刘一峰第一个过来,本身也说明刘一峰对他这个新主任的尊重。

看来昨天方胜利和曹增强的同时陪林远方出现在电缆厂经销部现场,已经让刘一峰对林远方的实力再无怀疑,下定决心尽快向这个在市里和县里都有强力后盾的年轻一把手来靠拢。

“主任,昨天多亏了你啊。如果不是你和方局长赶去,昨天执法大队那帮兔崽子恐怕早就把五十多万货给拉走了刘一峰笑着给林远方递了一根烟,特意提起了昨天的事情。

“打铁还要自身硬啊!”林远方摆手说道:“主要还是电缆厂自身的产品绝大部分都合格,执法大队的检验结果不也正好说明了这个情况吗?不然,昨天即使我和方局长去,也没有理由阻拦执法大队执法啊。”

刘一峰心中说道,有质监局一把手方胜利照面,质监局执法大队怎么敢不让剩下的产品都合格呢?即使不合格也得合格啊!要不然让方胜利丢了面子,还打算不打算在质监局混了?嘴里却附和道:“是啊是啊,打铁须要自身硬。不过呢。也要有你到现场去坐镇,我们下边的人腰杆才能挺得直不是吗?。

“老刘啊”林远方面容严肃起来,“我看,电缆厂的产品质量问题,我们还是有必要好好抓一抓的。即使大部分产品质量合格,也不能指盖有部分产品质量不达标的错误事实。电线电缆产品不同于其他,如果产品质量不过硬。那是要出大问题的。到时候追求起来,我们的责任就大了啊”

“是啊!主任,你说的对!这个教是非常深刻的。”刘一峰立玄换上一副严肃地表情。说道:“不光是电缆厂整个领导班子,即使我这个分管领导,也都是有责任的。我昨天已经向电缆厂提出了要求,这件事情一定要一查到底,把损失降低到最低限度!”

正说着,办公室主任张有年推门进来,一看到林远方和刘一峰都已经来了,连忙再露愧色的说道:“两位主任早啊”。然后连忙拿着茶杯,去为林远方和刘一峰泡茶。作为办公室主任,他应该比林远方和刘一峰更早到才对。

把水杯送到林远方身边。张有年又对林远方汇报道:“主任,商主任待会儿怕是来不了了,县长通知他去县政府一趟

“知道了。”林远方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心中暗想,刘宏伟让商志超去县政府干什么?按照道理来说,商志超一个,经贸委的副主任,是没有资格去见刘宏伟的。现在刘宏伟为什么会隔过他这个经贸委的一把手,去通知商志超到县政府去呢?

刘一峰听到这个消息也在心中盘算,商志超什么时候抱上县长的大腿了?当初不是听说,是县长刘宏伟主动提议让林远方来经贸委出任一把手呢?现在看起来似乎不是这么一回事吧。不过商志超即使有县长刘宏伟的支持,也无济于事。林远方背后不但是那南县委一把手洪显国的支持,而且在市里关系也非常扎实。就昨天的情况来看,至少质监局一把手方胜利和市政府副秘书长曹增强和林远方的关系就非同一般。而谁又能知道。林远方在市里还有没有什么关系呢?

这时候副主任苏金城和王晓路也端着茶杯先后走了进来,加上让担任组织员的办公室主任张有年,经贸委的领导班子算走到齐了。

张有年又为苏金城和王晓路茶杯里象征性地续了点水。笑着对林远方说道:“主任,我听说你兜里有好烟,让我们大家也尝尝鲜吧。”

“我这里也没有什么好烟,普通的中华烟林远方一笑,伸手拉开手包,拿出一盒软中华。

张有年笑嘻嘻地从林远右手中接过中华烟,撕开封口。给刘一峰、苏金城、王晓路三位领导一人递了一根,剩下的大半包烟又放回到林远方面前。

“主任,我们都是红塔山呢,你这里都已经进步成大中华了苏金城点着香烟,感慨地说道。他们也知道,林远方几城区管委会当副主任时。光拿城市配套费的提成都有十冉当于他们十多年的工资。这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同样都是副行级干部,看人家林远方。在新城区管委会时活得多滋润啊。

“我哪里抽得起大中华啊。”林远方一笑,说道:“这还是昨天在天阳市的时候从曹秘书长那里垫摸过来的。”

苏金城和王晓路立刻惊讶地碰了一个眼神,真没有想到,林远方和市政府副秘书长曹增强还有关系。曹增强可是专门为天阳市常务副市长童向民服务的对口副秘书长。手中的权利,可比某些副市长还要大呢。一时间苏金城和王晓路对林远方这今年轻的副主任身后究竟蕴藏着多大的实力感到高深莫测。

碰头会,不像正式会议那样严肃,大家可以随便聊。有事说事,没事闲聊两句就告辞。因为这是林远方上任以来第一次碰头会,苏金城和王晓路过来主要是以观望为主,并不想谈很深入的事情。于是两个人不由自主地把话题引到刘一峰那里:“老刘,电缆厂在天阳市经销部的事情最后怎么样了?弈说要没收全部货物,罚款四十万?”

“老苏,老王。不是我批评你们两位领导,你们也太官僚了!”刘一峰笑了起来。“你们听到都是那年老黄历的消息啊?我正要说这件事情呢!昨天天阳市质监局执法大队把前面的处罚通知取消了,又下了一份处罚通知,结果是罚款伍亿元,当场销毁三千元不合格产

“什么?”苏金城和王晓路都大吃一惊。他们可知道,质监局执法大队那帮老爷们。做出的一旦做出了处罚决定,那可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在他们看来。电缆厂这次被质监局执法大队抓住,即使最后不会真的缴纳四十万罚款,但是至少也要交个十万八万元才能过得去。至于那五十万元货物,是绝对没有希望保住了。怎么现在结果却是仅仅销毁了三千元货物。罚款了伍值元呢?这也让人太不敢相信了啊!难道说是县里的洪书记或者刘县长亲自出马,向质监局打了招呼吗?嗯,很有这个可能,林远方就是洪书记的心腹爱将,洪书记为了林远方,出面向天阳市质监局打招呼也是可能的。

“老刘,没有想到啊。你在市里还有门路啊。既然能够让质监局执法大队修改了处罚决定。”妾晓路笑着打趣儿刘一峰,眼睛却不由自主地往林远方那边膘去。

“我那里有那么大能耐啊!”刘一峰摆了摆手,有林远方前面的话在,他也不敢当着林远方的面向苏金城和王晓路透露事情,只是神秘地笑了笑,说道:“总之。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了!”

苏金城和王晓路心中更是好奇,心说下来一定要好好打听打听,这中间究竟有什么名堂。

张有年是办公室主任,耳目灵通,即使刘一峰没有向他透露天阳市的情况,他多少还是听说一些的。这个时候见刘一峰不愿意说,就知道肯定是林远方有所交代,于是就岔开话题,对林远方说道:“主任,您看看您还有什么工作要安排没有?”

林远方低着头喝茶。看着苏金城、王晓路和刘一峰斗着心机。见张有年问他,才抬起头。说道:“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刚过来,很多情况都不熟悉。目前的工作还是按照以前安排好的进行着。我这边打算先到下面各部门调研调研。

几个副主任见林远方这边没有什么具体任务布置下来。也就起身告辞。办公室主任张有年把他们送出去后,又返回到林远方办公室,站在办公桌旁,轻声对林远方说道:“主任,我这里有个情况要向你反

林远方端着茶杯微笑着,指着对面的椅子说道:“老张,坐下说

张有年就拉开办公桌前的皮靠椅坐下,望着林远方说道:“您还记不记得,前天我们到服装厂时,有几个人在工人中间挑头闹事?”

林远方脑海里立刻闪现出那个叫做蔡三蛋的矮姓青年。他望着张有年,眉毛挑了一挑,说道:“哦?”

“昨天晚上,有人发现,企业办下面的一个股长和蔡三蛋几个人在一起吃饭。他们几个嘀嘀咕咕地,好像是在商量什么事情。”张有年压低声音说道。

第230章又起火苗

听说经贸委机关里有人和服装厂那几个挑事的工人混在一起,林远方不由得提高了警惕。他点燃一根香烟,kao在皮转椅上,不动声色地望着张有年,静候他的下文。

张有年又往林远方身边凑了凑,低声说道:“企业办主任许汜几是商主任的老乡,当初是服装厂的一个车间主任,是商主任把他调进经贸委,一步一步提上来的。”

原来背后竟然有商志超的影子啊。林远方冲张有年微笑着点了点头:“老张不错!”

听到林远方的称赞,张有年心中一阵激动,知道自己的一番心血没有白费,他态度越发谦逊,诚恳地对林远方说道:“主任,您在新城区管委会干出的政绩是大家有目共睹的。经贸委低迷了七八年,好不如意来了您这么一位有能力有作为的好领导,我们经贸委广大干部职工都希望经贸委能够在您的带领下重现八十年代的辉煌。”

说到这里,张有年语气中有一些气愤:“可是有些人,总是不那么安分守己……”他望着林远方道:“您刚过来,什么情况都不熟悉。我是担心您不明不白地受了别人的暗算啊!”

“老张,真是难为你了。”林远方点了点头,感慨地说道。

听到林远方这一句话,张有年不由得眼眶一红,如果不是怕在小林主任面前失礼,眼泪都差点掉出来。当初自己辛辛苦苦地鞍前马后地伺候着刘从善五六年,实指望刘从善能够把给自己提拔到经贸委副主任的位置上。谁知道刘从善只是口上答应的漂亮,实际上只是把他当成一头老黄牛来使唤,根本就不打算替他办这件事情,一直熬到刘从善退休,自己还是在经贸委办公室主任的位置上原地踏步踏。一朝天子一朝臣啊,现在换了新领导,自己如果不能迅速kao上去,那么很有可能连这个经贸委办公室主任也保不住。而新来的小林主任,对自己身边人的关照是有目共睹的,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新城区管委会副主任黄旭蒙,现在掌握着创格公司的大权,是要雨得雨,要风得风,这一切还不都是拜林远方所赐吗?所以自从见了林远方第一面起,张有年就下定了决心,一定要kao上林主任,尽心尽力地为林主任办事,尽快帮助林主任顺利掌握经贸委的大权,把经贸委里面一切阻碍林主任顺利掌权的因素都给铲除。

“您是咱们经贸委的掌舵人,我这个办公室主任不为您服务,还为谁服务?”张有年双手放在膝盖上,上身挺得笔直,对林远方说道。他这话几乎于赤裸裸的效忠书了。

林远方当然能够感受张有年急于向他kao近的心情,在对经贸委两眼一抹黑的情况下,有张有年这一匹识途老马来帮他当然是不错。不过他也不会这么轻易地就相信张有年,接纳张有年。目前只能说是态势不错,张有年能不能赢得他的信任,就要看张有年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表现了。

“呵呵,”林远方笑了笑,对张有年说道:“老张,别干坐在那里啊。抽烟啊!”说着把桌面上大半包中华烟推到张有年面前:“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还是,还是主任了解我,知道我惦记着你这大半包烟呢!”张有年拿起烟盒,磕出一根,塞到嘴里,又压低声音对林远方说道:“服装厂那边,我已经交代人盯着了。有什么动静,会第一时间告诉我的。”

“嗯,做得很好。”林远方点了点头,服装厂是经贸委第一大企业,影响力很大,虽然说现在临时稳定住了,但是如果后续措施没有跟上,后面肯定还会出事。现在有张有年派人在下面暗中盯着,最起码自己这边可以多掌握一些主动。当然,要想从根子上解决服装厂的问题,还必须从生产经营入手。只要服装厂的生产经营走上了正轨,服装厂里的干部职工人心自然就稳定了,即使有几个跳梁小丑在上蹿下跳,也翻不出什么大的浪花。关于这个问题,林远方心中其实已经有了初步的腹案。他目前要做的就是,给服装厂现在的领导层一个机会,看看他们有没有办法解决这个危机,如果他们没有办法,那么林远方就要对服装厂的领导层动一下手术,按照自己设计好的方案进行改组。

再次得到林远方的夸奖,张有年不由得咧嘴一笑,他说道:“其他的暂时没有什么事了。还有就是咱们经贸委这两年分来的那十几个大学生,我已经通知他们下午过来,您看……”

“下午让他们在小会议吧,我都见一见。”林远方沉吟了一下,说道。

“那好,我这就去安排。您如果没有别的事的话,那我先出去了。”张有年站了起来。

“你等一下。”林远方笑着拉开抽屉,摸出一盒中华烟,扔到张有年面前:“拿走抽吧。”张有年给他汇报了这么重要的信息,他这里总要表示一下。

“啊?谢谢主任,谢谢主任!”张有年又是一阵激动。作为经贸委办公室主任,中华烟这种档次的香烟他确实是抽不起的。但是烟的昂贵倒是在其次,重要的是,通过林远方给他这一包烟的举动,让他感觉出了林远方主任对他的亲近之意。这不正是他所要努力追求的东西吗?

把中华烟揣到了兜里,张有年喜滋滋地退了出去,把门轻轻地带上。

林远方端起了茶杯沉吟起来。按照张有年这边汇报的情况,服装厂的事情很可能商志超牵扯其中了,看来商志超这是要给他来一个下马威啊!

林远方冷笑一声,这个商志超还真是有点不自量力。说实话,在来经贸委以前,林远方也做了一些工作,想办法摸了摸经贸委这几个副主任的背景。商志超是经贸委几个副主任中资格最老的,所以刘从善退下来之后才临时由他主持工作。具体到县里,商志超并没有什么过硬的背景,他之所以能够当上经贸委主任,主要是因为有个叔叔在省经贸委担任处长,当初是他叔叔给县里打了招呼,商志超才被提拔到经贸委副主任的位置上。而对林远方来说,不要说现在商志超这个叔叔已经调到南边一个地市担任商业局的局长,即使商志超的叔叔还在省经贸委担任处长,林远方也不会有什么担心的。毕竟,经贸委实行的块块管理,权力放在地方政府,省经贸委手再长,也伸不到县里。商志超自己也不动脑筋想一想,假如他真的有实力坐上经贸委一把手的位置上的话,刘从善退下来的时候县里为什么不顺势把他提拔到一把手的位置上,而只是让他临时主持一下工作呢?

有些人啊!就是这么看不清形势,简直是官迷心窍!

林远方暗下决心,如果商志超知难而退,以后不搞什么小动作来难为他,那么他可以既往不咎,原谅商志超一次。毕竟商志超也干了五六年经贸委副主任,对于一把手的位置有点想法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如果商志超不知道进退,把自己的宁事息人的态度当做是软弱可欺的话,那么自己也绝不手软。

正在想着,忽然听见外面吵吵嚷嚷的。林远方能听出的就是张有年的声音,只听他在拼命地大喊着:“主任正在忙!你们不能进去,你们不能进去!”

“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去?”

“对啊,我们要见林主任!”

“服装厂才拖了三个月,你们就给他们弄钱发工资。我们厂拖了一年的工资,怎么没有人放个屁?”

林远方再也听不下去了,他大踏步地来到办公室门前,猛然拉开门,沉声说道:“怎么回事?”

外面站了十几个人,正在一边推搡着张有年,一边大声嚷嚷着。张有年张开双臂,拼命地拦着这十几个人,嘴里还不停地喊着:“不能进去,不能进去。”这时见林远方忽然出现在门口,双方顿时都安静了下来。

林远方目光从这十几个人脸上扫了过去,这些人他都有印象,都是经贸委下属企业的负责人,三天前他到经贸委上任时的干部大会上,这些人都有份参加。

“主任,没啥事,您只管去忙吧。”张有年一边冲林远方使眼色,一边对面前这些人说的:“主任待会儿还要开个会,你们有什么事情,改天过来说话。”

“张主任,你可不能恁偏心啊!”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说道,“服装厂的事儿是事儿,我们的事儿就不是事儿了?我们厂里都火烧眉毛了。你们经贸委领导要是不管,出了什么事情可不关我的事情啊!”

林远方扫了中年男子一眼,说道:“你叫什么名字?有什么事情?”

“林主任,我叫王卫国,是咱们经贸委碳素厂的厂长。我们厂已经一年没有发工资了,工人们都嚷嚷着要罢工,我这里实在弹压不下去了,来找您想一想办法!

231章霹雳手段

“你们呢?又有什么事情?”林远方听了王卫国的话,没有回答,而是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其他十几个人,平静地问道。

“林主任,我们厂(公司)也都是好长时间没有开工资了,工人们情绪很不稳定。我们过来向您汇报一下情况,看看你能不能帮我们想一想办法,先解决一两个月的工资问题,让工人先稳定下来。”其他十几个人七嘴八舌地说道。

林远方微微点了点头,心中说道这下马威倒是一个接一个啊。自己这边刚解决了服装厂的工资问题,其他的企业的负责人都闻风而动,过来让自己解决工资问题,如果说这背后没有人挑唆,林远方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的。哪里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十几家企业的负责人都一起过来让自己想办法解决工资问题。

看来自己前面还是想错了,对于这些无理的要求,自己不能再心慈手软,一味姑息忍让。这个时候必须要下重手,不用霹雳手段,难显菩萨心肠啊!

十几个企业负责人都望着林远方,心中等待着林远方的答复。虽然他们也知道,林远方解决服装厂的工资问题,主要是kao把创格体育健身器材有限公司的工装任务给拉了过来,kao着这一笔单子,给服装厂弄了一百多万,来临时解决了工人一个月的工资问题。这个办法呢,却不能套到他们企业身上。因为他们的产品,和创格公司发生不了什么联系,林远方即使想再从创格公司拿钱,也想不出什么眉目。但是这些企业负责人却根本不管这些,反正我们的企业和服装厂一样,都是经贸委下属的企业,你既然替经贸委解决了一个月的工资问题,也应该同样帮我们解决一下工资问题。服装厂是经贸委亲生的,我们这些企业同样也不是经贸委后养的!

好吧,既然你们想给看戏是吧?那老子就让你们好好看一场戏吧!迎着自己这十几个下属的目光,林远方嘴角浮现出一抹微笑,他说道:“好吧,这个问题我也正想找大家谈一谈,既然大家都来了,正好,我们放在一起解决吧。”

他扭头看了看张有年,说道:“老张,把同志们都带到会议室去,待会儿我和其他领导一起到会议室去,当面听取大家的要求。”

“主任……”张有年还想说什么。

林远方挥了挥手,说道:“还不快去?”

张有年咽下口中的话,转身对身后十几个企业的负责人说的:“请吧,各位大领导!”

“嘿嘿,张主任,话可不能这么说啊,你才是我们的领导呢!”这些企业负责人笑嘻嘻地回答道。真是让他们一个人单独过来向林远方要资金,他们还真没有这个胆量。林远方的名声他们都听说过,知道这是县委书记洪显国的心腹爱将,他们怎么敢得罪呢!可是十几个人一起过来,他们就有这个胆量了。毕竟法不责众嘛!林远方你再有本事,能同时对我们十几个人开刀?再说了,我们也没有提什么过分的要求,只不过是要求你弄点资金,给我们发一发工资嘛!作为领导,你肯定要做到一视同仁,不能只解决服装厂的问题,就不解决我们这些企业的问题了?况且服装厂发一次工资,需要一百来万,我们这些小企业发一次工资,七八万,十来万就够了,这对于你林主任来说,也不算太为难吧?听说你在新城区管委会时,手里的资金一过就是一两千万呢!

张有年把这些企业负责人领到会议室安顿好,转身快步来到林远方办公室气愤地说道:“主任,您太好说话了!这些人明显得就是过来捣乱嘛!”

“呵呵,老张,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林远方淡淡地笑了笑,说道:“他们也是过来反映问题。作为上级领导,我们要给下面的同志们这个权利啊。”

“哪里有十几个人同时过来反映问题的?我看他们就是成心的!”张有年犹自愤愤不平,他对林远方说道:“主任,那个碳素厂的王卫国,以前就是企业办的副主任,和许汜几关系很好!”

“哦?”林远方沉吟一下,又是这个许汜几。看来和商志超又拖不了干系。这个商志超,还真是得势不饶人啊!

“老张啊,你去通知几位副主任,让他们过来我办公室一趟。”林远方说道:“还有啊,给商主任打个传呼,看看商主任能不能赶回来。”

“是!”张有年应声出去了。

工夫不大,张有年又匆匆忙忙地跑了回来:“主任,只有刘主任还在,苏主任和王主任都有事出去了。还有商主任,他回传呼说,还在县政府那边有点事情,没有办法赶回来了。”

商志超不会回来,在林远方的预料之中。林远方没有想到的是,苏金城和王晓路这个时候竟然也溜走了。看来是不想沾惹这些麻烦,想把这个烂摊子都推到他一个人身上啊!

不过刘一峰还是不错,留了下来。看来还念着昨天帮他解决电缆厂经销部麻烦的情分上。还好啊,自己在副主任中间还有一个同盟军,不至于孤家寡人。

“刘主任呢?”林远方端着茶杯问道。

“刘主任先去会议室了!”张有年回答道。

“好,那咱们也去吧。”林远方站起身来。张有年连忙替林远方端起了茶杯,跟在林远方身后,一起出了办公室。

刚走到会议室门口,就听见刘一峰大着嗓门在骂道:“你们也太不像话了!还有没有一点组织性纪律性?谁让你们过来的?这简直是胡闹嘛!”

“刘主任,话可不能这么说啊!我们哪里是胡闹了?我们可都是按照正常渠道来反映问题的啊!”说话的是王卫国,他是商志超的心腹,根本不把刘一峰这个排名第四的副主任放在眼里,“工人们开不下工资,整天无心工作,嚷嚷着要罢工。我们不来反映问题,万一闹出什么事情来,将来算是谁的责任?”

“王卫国,工人闹什么事情?我怎么没有听说你们碳素厂工人要闹事呢?”刘一峰怒声斥责道。

“刘主任,您这大领导,高高在上,当然不了解我们下面的情况了!”王卫国说道:“要不你到我们碳素厂蹲点个几天,体验一下生活?”

“你……”刘一峰脸都气白了。这个王卫国,也太不要脸了。没有人比刘一峰更清楚王卫国的德行。别人都以为王卫国能到碳素厂担任厂长,是许汜几的功劳。其实完全不是,主要是王卫国的妹妹和商志超勾搭上了,所以当初在经贸委党委会上,商志超才会力主让王卫国去担任碳素厂厂长。现在王卫国之所以这么嚣张,不完全仗着商志超的势力吗?

“老刘!”林远方适时走了进来,伸手拍了拍刘一峰的肩膀,说道:“我们坐下来说话。”

刘一峰这才狠狠地瞪了王卫国一眼,跟着林远方在主席台坐下。张有年搬了一张椅子,坐在主席台侧面。

王卫国虽然不怕刘一峰,对林远方还是有所顾忌的,毕竟林远方的大名他们听说的太多了,虽然有商志超的撑腰,王卫国在林远方面前也不敢过于嚣张。见林远方过来,他就闭上嘴巴,坐回到座位上去。

张有年按照林远方的吩咐,打开笔记本,说道:“请大家安静一下,现在先点名。”

会议室里这些企业负责人本来还在小声说话,一听张有年说要点名,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开个座谈会,还要点名?这是要干什么?会不会是秋后算账啊?一时间有些人心中就后悔,不该听从别人的蛊惑,这个节骨眼儿上来要什么钱发工资。不过看着周围十几个同僚,心中又多少安定了下来。法不责众啊,自己也不是出头鸟,只是随着个大流过来的。即使林远方要秋后算账,难道能把十几家企业的负责人都换了?最后还不是拿枪打下两只出头鸟,起个杀鸡儆猴的作用,和自己没有什么干系啊!

那边张有年已经开始点名了:“王卫国。”

“到了……”王卫国kao在座位上,懒洋洋地回答。

“张国信。”张有年在王卫国名字上画了一个勾,继续点名。

“到。”邙南纸箱厂厂长张国信声音比较低沉。

张有年一路点完名,然后把笔记本交到林远方手中。林远方拿过来一看,出了邙南服装厂厂长赵平进没有来外,另外还有化肥厂厂长、百货公司经理、食品公司经理等几个效益还过得去的单位领导没有过来。除此之外,经贸委的其他下属企业的负责人可就是全到场了。看来这个幕后指使人煽动力还是可以的,能够让这么多企业负责人作出这么整齐划一的行动。

合上笔记本,林远方说道:“今天,我和刘主任是专门来听取大家意见的,大家有什么意见和建议,都可以提出来……(如果章节有错误,请向我们报告)

爱读者聪,善读者明!

[回车键]?返回目录

,以便您下次从本章继续阅读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独白小说网(www.netdubai.net) 手机版:m.netdubai.net】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