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升迁之路
听书 - 升迁之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292章 原来是他?

夏言冰 / 2019-12-27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请记住本站域名:

第292章原来是他?

一大早上,林远方就被叫到县长办公室。刘宏伟的态度还算和蔼,扔了一根烟给林远方,这才慢条斯理地问道:“回去想得怎么样了?”

这话问得很含混,既可以理解为举报信上的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也可以理解为西江石化原始股的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

林远方自然知道刘宏伟问的到底是什么,他却偏偏装着糊涂。回答道:“县长,我回去认认真真地考虑了很长时间,也彻底反思了这两年自己的所作所为,我个人认为,我并没做什么违反党纪国法的事情,举报信中所说的绝大多数都是捕风捉影的事情。”

见林远方如此不识时务,刘宏伟最后的一点耐心也失去了。他板着脸说道:“林远方,我来问你,举报信中说县服装厂厂长赵平进给你送了二十三万元巨款,这件事情有还是没有?”

“确有此事。”林远方说道:“不过那不是赵平进送给我的,而是县服装厂给我个人的销售提成。”

“销售提成?”刘宏伟面如严霜,他用手重重地戳了戳桌子。说道:“林远方,我提醒你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你是经贸委主任,是堂堂的国家干部,县服装厂是你下属的企业。作为一个领导干部,为下属企业排忧解难,还不是你职责范围内的事情么?竟然还要收取什么销售提成,你就是这样当领导的?如果我们每一个领导干部都像你这样,把自己分内的工作当做向下级收取酬劳的础码,那岂不是乱了套了?远方同志,你知道不知道这样做性质很严重,影响很恶劣?”

“这些道理我都清楚,但是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当时服装厂产品积压严重,急需打开销售局面

”面对刘宏伟的雷霆之怒,林远方不卑不亢地为自己辩解道。

“这些都不是理由!党纪国法永远是一条红色的高压线,什么时候都碰不得!”刘宏伟毫不犹豫地打断了林远方的话,然后用一种沉痛的语气说道:“县里当初派你到经贸委主持工作,是对你寄托了殷切希望的,谁知道你竟然”

说到这里,刘宏伟停顿了下来,看着林远方摇了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过了几秒钟,才又继续说道:“你现在先把钱交上来,至于后面的问题,要等我和杨书记研究过之后,再做进一步处理。”

“县长,这个钱我怕交不出来了。”林远方有些为难地说道。

“交不出来?那钱到哪里去了?”刘宏伟的语气徒然提高了起来。

“那二十三万元在收到的当天,我就全部捐给希望工程基金会,用来修建青云山深处一斗水小学了。”林远方不慌不忙地打开手包,从里面拿出一张汇款单据复印件,恭恭敬敬地放在刘宏伟面前:“这是汇款单的复印件。请您过目。至于原件,如果有必要,我随时可以交给纪检部门。”

看着面前这张小小的汇款单复印件,刘宏伟面色比刚才还黑了几分。他实在没有想到,林远方收了销售提成之后,没有装进自己的腰包,而是捐出去修建了一斗水小学。二十三万元啊!这个愣头青,还真是舍得!

一时间刘宏伟有些无言。他搞这么大场面,无非就是想借用这二十三万元销售提成做一做文章,来压服林远方。谁知道林远方竟然把这笔款项捐出去了,从这个角度来说,林远方这个年轻人政治敏感性可不是一般的高。如果不出意外,这样的年轻人的政治前途不可限量。如果有得选择,刘宏伟实在是不愿意去选择与这么一位年轻人作为对手。可是刘宏伟现在又没有得选择,李成江那边搞不成事,黄旭蒙又是个硬骨头,要想解决信用社的资金问题,还必须要从林远方这里下手啊!

可是现在看来,想利用销售提成这件事情来整垮林远方是不可能的了,林远方把这件事情处理的非常干净漂亮。即使让他刘宏伟和林远方易位而处,也不可能把这件事情处理得比林远方更漂亮的了。不管收取下属企业销售提成如何不符合规定。只要林远方没有把这笔前装入个人的腰包,就不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如果他刘宏伟要强追究下去,最严重的后果也不过是纪委领导把林远方叫过去进行一番诫勉谈话,如此而已,还能怎么的?如果真的这样做了,那么还会引起另外一个后果,就是县里其他部门的领导收取服装厂的销售提成该如何处理?这些领导可不会像林远方这样,把那些钱给捐出去。纪委对林远方就进行了诫勉谈话,那么对这些领导又该怎么办?到时候全县搞得鸡飞狗跳的,又会有多少人记恨上他刘宏伟呢?

林远方坐在那里,看着刘宏伟脸上表情阴晴不定,也不做声。他心中暗道,这次怕是也把刘宏伟往死里得罪了,以后这位大县长少不了要给自己穿小鞋。虽然林远方内心很不愿意出现这种局面,却又没得选择。两千多万,刘宏伟这口张得也太大了。要知道,就在创格公司投产之前,邸南县全年一年的财政收入还不到三千万。刘宏伟这等于说是想从创格公司拿走邸南县一个县的全年财政收入,这让林远方又如何能同意呢?他即使再大方,也做不出这等事情来。

这时县长秘书王照杰敲门进来,对刘宏伟说道:“公安局罗局长要见您。”

“乱弹琴!”刘宏伟总算找到了发泄对象,重重地敲了敲桌子,说道:“没有看到我正在谈车情。”

王照杰被刘宏伟突如其来的怒火吓了一跳,心说这不都是按照你事先的吩咐来做的么?为什么要发这么大的火。他转念一想,又忽然间好像明白了。暗道老板的演技就是高明,这分明是做给林远方看的嘛!虽然事先的脚本上并没有,,

“他说他有紧急情况要向你汇报。”王照杰毕恭毕敬地回答道。

“让他进来。”刘宏伟看了一眼林远方。

林远方就站起来说道:“县长,如果没有其他事情,那我就不打扰你工作了。”

“别忙,事情还没有谈完!”刘宏伟手往下压了压。

林远方只好又坐了干罗大磊和刘宏伟的关系,别人或许不知道,林江口叶咖道的比较清楚,因为樊一民曾经在笔记本上提到过,罗大磊和刘宏伟是同乡,两个人的村子相距也就一里地。他心中就暗自琢磨。罗大磊过来汇报工作,刘宏伟让他留下来时怎么回事?

王照杰刚出去,公安局副局长罗大磊就迈着大步走了进来:“县长,我有个紧急情况要向您汇报。”

“什么事情?”刘宏伟往后靠了靠,看着罗大磊。

“我刚才接到城管派出所刘所长的电话,说新城区管委会副主任黄旭蒙在岭北宾馆嫖娼被抓了!”罗大磊汇报道。

“什么?”林远方坐在旁边听到这句话,心中就是一炸。

啊?太不像话了!”刘宏伟眉头皱了起来,“他黄旭蒙好歹也是一级领导干部,怎么能做出这样膀攒的事情?他人现在在哪里?”

“还关在派出所里。”罗大磊迟疑了一下,才说道:“本来这只是个小事,问题是当时有天阳日报的记者在场。”

“怎么会有天阳日报的记者呢?”刘宏伟拿着打火机正准备抽烟了,听到罗大磊这么说,立刻把打火机重重地拍在桌面上。

“天阳日报的记者下来说要搞一个公安战线的采访,局里安排城关派出所配合一下”谁知道,就出了这样的事情!”罗大磊回答道。

林远方那边心中还在奇怪,以他对老黄的了解,他根本是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更别说还是在邸南本地。此时听罗大磊说到这里,心里忽然间就醒悟了过来。这一定是有人给老黄下了套,否则怎么会那么巧,老黄不但嫖娼被抓,还正好有天阳日报的记者在场?再联想到黄旭蒙现在兼任着创格体育器材有限公司的总裁,还有罗大磊和刘宏伟这层不清不楚的关系,那一切不都昭然若揭了吗?

真是卑鄙!林远方心中暗骂一句。

“这个黄旭蒙,还真会给我们那南增光!”刘宏伟那边拍着桌子也骂了一句粗口,然后说道:“向小楼书记汇报了吗?北翔同志是什么意见?”

“北翔局长说县委杨书记到省里开会,让我先请示一下您,看看您是什么意见。”罗大磊说道。

“好,我知道了!”刘宏伟沉吟了一下,说道:“你先回去”

“那杨书记那边?”

“我会和小楼书记通气的。”刘宏伟挥了挥手。罗大磊就退了出务。

“没有想到,真没有想到!”刘宏伟一边说着,目光一边不经意地扫过了林远方,他的目光就像是两口深山老林中的古潭,向外散发着阴冷幽深的光芒。他伸手要去抓电话,手搭在电话机上了,却又忽然间停下:“老黄是你的老部下。林主任,这事你怎么看?”

“我相信老黄,也相信公安机关会依法办案,不会弄出什么冤假错案。”林远方和刘宏伟对视了两秒钟,冷静地说道:“不过,我个人有个小小的意见

“请讲!”刘宏伟往后一靠,双手搭在肚子上。

“这件事情是不是应该通知一下黄主任的家属?”林远方说道:“我听老黄说过,他儿子在省委工作,”

“什么?”刘宏伟一下子坐直了身体。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林远方:“这是真的?”

“我也是偶然听老黄这么一说,具体情况了解不多,好像听说是在什么省委办公厅秘书二处。”林远方看到刘宏伟有些着慌的面孔。心中不由得掠过一丝快意。

秘书二处!一股冷气沿着刘宏伟的脊梁骨冒了上来。

他不是对省委办公厅一无所知的菜鸟,作为县长,他对省委办公厅的组织架构非常了解。办公厅秘书二处是干什么的?是为那可是为省委排名第二的副书记服务的,这可是除了省委书记和省长之外的全省第三号大领导。刘宏伟决定整治黄旭蒙的时候可根本不知道看着焉儿吧唧的老黄竟然藏着这么一招暗棋。如果说黄旭蒙的儿子是在省委办公厅里什么信息处、行财处、老干处之类的不甚紧要的部门,刘宏伟这边还不至于这么着慌,可是现在的事实却是老黄的宝贝儿子在省委办公厅秘书二处工作,整天跟在省委三号首长的身边,如果哪天看三号首长高兴,把这事儿向三号首长一说,三号首长努一努嘴,自己以后的政治前途可就交代了!

“远方同志,你先回去,你的事情以后我们再谈!”刘宏伟再没有什么兴趣和林远方玩弯弯绕,他挥手把林远方赶出去,然后伸手拨通了罗大磊的电话,劈头就问道:“老罗,老黄是不是有个儿子?”

“对,老黄是有个儿子。”罗大磊心中很是纳闷,不知道刘宏伟为什么会专程打电话过来问这个冉题。

“他儿子叫什么名字,现在在什么地方?”

“叫什么小才吧?几年前出去上大学了。算算也毕业了吧。但是在什么地方,我就不清楚了。”罗大磊回答道。

“你立即给我弄准确到他的准确名字,马上!”

放下电话,罗大磊不敢怠慢,立刻拨通了城关派出所的电话。十多分钟后,罗大磊把电话回给了刘宏伟:“县长,弄清楚了。名字叫黄永刚。”

刘宏伟这个名字记录了下来。沉吟了好一阵子,低头把自己的关系都过滤了一遍,然后想起了一个人,于是就从抽屉的底层拿出一个机密电话本,翻出了电话,打了过去:“喂,张处长吗?我是老刘,邸南老刘啊!对对对,邸南老刘,”

第一更送到。今天晚上还有一更。

顺祝大家新年快乐,合家安康,财源广进,步步高升,总之。万事如意!

“……没有耽误你工作吧,张处长?也不是我批评你,张处长,你也太官僚主义了,不能总是高高在上,适当的时候也得到我们基层来走走啊。对啊对啊,来关心一下我们基层干部的成长,知道一下我们基层的工作嘛!你们省委领导只要下来,就是对我们基层工作最大的支持,对我们这些搞基层工作的也是一种鼓舞嘛!哈哈哈……省委领导下来,我们当然要全力接待啦!邙南虽然是小地方,但是小地方有小地方的好处嘛。对对对,当然,当然,工作当然是第一位的,首先要保证全力干好工作。但是领导也是人,也总有要休息的时候吧?老弟这里有好山好水好酒好茶,保管让老兄满意。”

这个张处长是省委办公厅公产处一位副处长,负责省委办公厅直属机关单位的房产管理和公务用车分配等事务,虽然手里没有什么大实权,但是却是刘宏伟在省委办公厅唯一的人脉资源,这个紧要的时候,自然要动用一下。

云天雾地地打了半天哈哈,刘宏伟才说道正题:“张老兄,我有一件事情想要拜托你帮忙。”

“什么事情?”张处长的声音就有些变了,里面流lu出浓浓的警惕意味。

“哈哈,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想让你帮我打听一个人。”刘宏伟下意识地瞥了一眼关得严严实实的办公室房门,这才继续说道:“我想让你帮我了解一下,我们邙南县有一位叫做黄永刚的同志是不是在省委办公厅秘书二处工作……”

“你了解这个干什么?”张处长很原则地问道。

“啊,啊,没有什么事情,没有什么事情。”见张处长一定要追问原因,刘宏伟心中不由得感叹,毕竟是在省委机关工作,警惕性就是高啊。他脑子一转,随口编造出一个理由:“这再过两三个月就要到年底吗?县里准备组织一个活动,把所有在省直机关工作的邙南籍人士邀请过来开一个茶话会,征求一下他们对邙南社会经济建设的宝贵意见。”

“刘老弟,你们的工作做得还真细致啊。”

果然,张处长相信了刘宏伟的理由,他感叹了一句,又说道:“那你等我一下,我找人问一下。”

“太感谢了,太感谢了。好好,我等着。”

放下电话,刘宏伟在办公室不停地走来走去,眼睛不住地瞄着桌上的电话,心中很是焦急。这件事情他必须尽快落实黄永刚是否真的在省委办公厅工作,然后好相应地采取措施。否则时间长了,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变故。

度日如年地等了将近二十分钟,张处长的电话终于回过来了:“刘老弟,对,黄永刚是在省委办公厅秘书二处工作,对对,我问了,是你们邙南的。我连他的住处的地址都给你找来了。好好,你记一下,省委机关宿舍十八号楼三单元……”

“我知道了,太感谢了,张处长,有时间一定要到我们邙南知道工作啊。”刘宏伟我说道:“别的不敢说,好烟好酒老弟还是管得起的。”

“竟然是真的!”放下电话,刘宏伟懊恼地捶了一下桌子,这都是他妈的什么事啊!老黄的儿子怎么能够进到省委办公厅,而且还能进到秘书二处如此重要的部门?看来老黄身后一定有硬扎的关系,否则他一个小小的管委会干部,又如何把儿子弄到中原省三号首长身边?

想通了这一点,刘宏伟不敢怠慢,立即拨通了罗大磊的电话:“老罗,你立刻让派出所把黄旭蒙给放出来。”

“什么……放了?可是他那边可是还没有松口呢,我们就这样把他方了吗?”罗大磊不由得一呆,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他们费了这么大周折才把黄旭蒙给抓起来,现在怎么又要给放了呢?

“罗大磊,我让你放人你就放人,哪里来那么多废话!”刘宏伟吼了一句,啪地一声扣上了话筒,在背上喘起了粗气。

走出拘留室,黄旭蒙迎面就看到了等候在外面的林远方,他不由得老脸臊红。“主任,我……我……我给你丢脸了!”

林远方闻到黄旭蒙身上那股浓烈的酒味,眉头不易察觉地蹙了一蹙,目光却往黄旭蒙身后的公安干警身上一扫,然后收了回来,淡淡地说道:“走吧,回去再说。”

等车开出了派出所,林远方这才皱着眉头说道:“老黄,这是怎么回事?”

“我又哪里知道?”黄旭蒙低下头,懊悔地抓着自己的头发,“昨天喝酒喝得天昏地暗的,后来什么就不知道了。等我醒来,才发现自己躺在宾馆的床上,身边有个赤身裸体的女人,然后派出所的老刘就带人冲进来了……”

黄旭蒙就把把昨天李成江带他出来喝酒的事情讲述了一遍。昨天酒宴上火力很猛,一上来每个人几乎就喝下了半瓶五粮液。中原人喝酒没有孬种,黄旭蒙的酒量当然也不错,六十多度的邙南老白干喝上个八两没有什么问题,更何况是五粮液这样的高档酒?

喝酒的过程中,李成江也提到了刘国光的表弟,那个东海富豪方虎根方总手上有几千万西江石化的原始股,一旦西江石化上市,这些股票将会成倍地往上翻。李成江建议黄旭蒙是不是从创格体育公司调出几千万来,吃下一部分西江石化的股票。听李成江要往创格体育方面扯,黄旭蒙张口就把路给堵死了,说李主任这个建议好是好,只是创格体育账上也没有钱,他老黄是有心无力,这个事情还是不要谈下去了。

林远方在一旁听着,眉毛不由自主地又拧在了一起,他实在想不明白,李成江怎么会也牵扯到西江石化的事情中来。作为洪显国的前任秘书,李成江不可能和刘宏伟搞到一块的啊?

黄旭蒙继续讲述下去:

李成江听了黄旭蒙的话,倒是也不勉强,只是提议喝酒。黄旭蒙也怕李成江继续纠缠,也想借喝酒躲避开那个话题。于是又继续喝了起来,很快每个人又喝了将近半瓶。这时候李成江接了个电话,说有急事要马上走,交代黄旭蒙负责陪好客人,一定要让客人尽兴……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独白小说网(www.netdubai.net) 手机版:m.netdubai.net】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