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升迁之路
听书 - 升迁之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334章 屁股下面一坨屎

夏言冰 / 2019-12-27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手机阅读

马立新一听说李树文通知分局长南群生带领分局政治部主任和纪委书记过来,凉意一下子从脊梁沟窜到尾椎骨,心中再也不存什么侥幸,他一下子扑到李树文的蜕变,紧紧抱住李树文的腿说道:“李局,求求您,高抬贵手,就别让南局过来了”

别看马立新是银湖区GA分局副局长,名义上和南群生这个银湖区GA分局的局长只相差半级,但是两者实质上的地位差距却非常大。品书网因为马立新这个副局长,只是一个副科级干部,南群生这个分局局长,却是副处级领导。更重要的是,南群生除了银湖区GA局局长之外,还担任着银湖区区委常委、银湖区政法委书记的职务,在区委常委会上掌握着至关重要的一票,可以说,在银湖区政法系统内部,尤其是银湖区GA局,南群生处于一言九鼎的位置,局内的那些副职,不但要看着南群生的脸色行事,甚至是这些副职屁股下的椅子能不能坐稳,也完全要取决于南群生的意思。

马立新一年半之前之所以能够当上银湖区GA分局副局长,是走了银湖区区长的门路,南群生本人对马立新并不欣赏,只是卖区长一个面子而已。现在这位区长早已经调到下面地市担任县长了,人走茶凉,南群生自然不必再顾及到常委会前同僚的面子。马立新最近也听人说过,南群生对他的有些不满,打算动一动他的位置,为此他还在绞尽脑汁的考虑,该怎么样去活动,好拉近自己与南群生之间的关系。可是没有等他付诸于行动,就冒出这么一档子事情,现在李树文通知南群生带领政治部主任和局纪委书记过来,不是明摆着要他马立新的老命嘛?

换做是其他情况,或许马立新也不会如此害怕,可是这里还有一点要命的关系就是,南群生是李树文的小师弟,南群生之所以能够走到今天的地位,与李树文当初的大力提携是分不开的,可以说,南群生是李树文嫡系中的嫡系,今天自己有眼无珠,冲撞了李树文的酒宴,南群生赶过来,能放过自己吗?

当然,马立新是银湖区GA分局副局长,属于区管干部,他的任免去留,必须由区委常委会研究决定。可是,南群生身兼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同时又是分局一把手,分局是他自家的势力范围,这个事情即使拿到常委会上讨论,又有谁会去冒这个大不韪,去触南群生的霉头呢?官场上自有其官场lun理,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最忌讳把手伸到别人的地盘上去,所以即使是有领导想保住马立新,也不会公开和南群生唱反调,如果真有人那样做了,那就等于说公开和南群生撕破脸皮,两者之间的矛盾将永远无法调和,以后必将是一场你死我活的争斗——可是南群生身为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GA分局局长,手里掌握着暴力专政机关的大权,谁又会愿意树立这么一位强硬的死敌?别说马立新的靠山,前任区长调走了,即使那位区长没有调走,这个时候,怕也不会公然为马立新出头吧?他唯一能做的,也不过是给马立新换一个岗位,从南群上的势力范围内调出去而已

正因为是盘算清楚中间的关系,所以马立新才会当着几个下属的面,做出如此有**份和体统的动作,扑到李树文脚下苦苦哀求李树文。对马立新来说,什么狗屁身份和体面?统统都是假的,只有地位才是真的,只有保住自己的地位,那身份和体面自然就有了,没有了地位,还想奢谈什么体面和身份,那不是痴人说梦吗?

马立新自己加清楚自家的事情,从他担任派出所指导员起,乃至到现在担任分局副局长,做下的见不得光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目前这个分局副局长的位置等于是身上的保护伞,一旦离开这个位置,那么隐藏在他屁股下的那些烂事还不得统统曝光?到时候墙倒众人推,自己必将永无翻身之机会

李树文也没有想到马立新竟然会这么无耻,会当众给他来这么一出,他皱着眉头,正考虑如何摆脱像一团烂鼻涕一样贴着自己双腿的马立新时,一个身影却冲了进来,一把拖起了正抱着李树文双腿哀嚎的马立新,口中说道:“马局,有话好好说嘛,你这是干什么?”说着也不管马立新的拼命挣扎,像是老鹰抓小鸡一般,双手提着马立新,把他拎到一边。

李树文见状,不由得微微一笑,心中暗道,这小子,反应还是蛮快的嘛

原来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李树文的小车司机方志国。李树文跟林远方一起,挤上了宁平安的普桑,方志国就开着李树文的专车远远地跟在后面,见李树文进了一品河鲜馆,才在附近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停下。作为领导的专车司机,除非领导有特别的嘱咐,否则他们必须时刻呆在领导附近,以备领导的召唤。尤其李树文作为市局分管治安和刑侦的副局长,和其他领导有着很大的不同,他遇到突发*况尤其多,方志国作为专职司机,更是不能远离李树文的左右。当他看到有警车停在一品河鲜馆门口时,就悄悄地跟了上来,这时看到这个情况,自然要冲出来帮老板解围。

“李局,李……”马立新人都被拎到半空中了,却挣扎着还想叫,却不想方志国大拇指轻轻往他颈动脉上一按,顿时觉得头晕目眩,竟然再也叫不出声。他本人也是退伍军人出身,可是面对着方志国这个从特种兵大队转业下来的局长司机,竟然一点反手的余地都没有。

“李局,俺王金龙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您的大驾,真的是该死”在一旁的王金龙也看清楚了形势,他装着胆子站了出来,抬手先抽自己这个嘴巴,说道:“今天的祸是俺王金龙闯下来的,您是打是罚,俺王金龙都认了。只是求求你别难为马局和这几个兄弟,他们都是我叫过来的,您心中要是不舒坦,就惩罚我好了。不管您怎么处罚,俺王金龙就绝无怨言”

林远方在一旁看着,心中暗道这个王金龙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他主动站出来领罪,把一切都担在自己肩上,让李树文处罚他,盘算得倒是很精明啊。李树文即使处罚他,也无非就是罚他个寻衅滋事,扰乱社会治安,即使从重处理,也不过是个拘役个一年半载的,出来可又是一条好汉。只要能保住马立新,还怕日后他没有翻身之日?可惜的是,他这个算盘打错了地方。他当初羞辱唐雨湖的时候,可没有想到会有今天的场面吧?

李树文本来是准备端掉马立新,对王金龙这样的小蚂蚱,倒是没有多大兴趣,见这小子如此光棍,正想说话,却见林远方往他这边瞥来,心中不由得微微一动,脸就沉下来了,对王金龙说道:“这是什么地方,轮到你来插嘴?既然愿意认罚,就在一旁好好考虑一下,看看你的屁股上沾了多少屎吧”

王金龙一颗心顿时沉到了无底深渊。今天这究竟是怎么了?自己都已经认栽了,决定把全部事情抗下来,怎么对方还不肯放过马立新呢?如果马立新倒台了,那么自己当初做的那些欺行霸市的肮脏事情,恐怕再也遮掩不住了

正在这时,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只见银湖区GA分局局长南群生威风凛凛地领着一队全副武装的警察过来,冲着李树文一敬礼,响亮地说道:“李局,银湖区GA分局局长南群生奉命向您报到请指示”

按照南群生现在的地位,倒是而已不比李树文差多少,但是李树文这个大师兄的提携之恩南群生不敢相忘,所以在李树文面前一贯保持毕恭毕敬地态度。

“群生同志,你来得正好,这里发生一桩案件,正需要你查一查呢”李树文微微一笑,用手指了指马立新,“具体情况,你可以问一问你这个好部下”

南群生听李树文通知他带领政治部主任和纪委书记过来,就知道事情肯定涉及到分局里的民警,他心中还在奇怪,分局里究竟是哪个有眼无珠的家伙,惹上了李老大,这时看到原来是马立新这个平时早就看不惯的混球,不由得气就不打一处来。他来到马立新身前,逼视着马立新的双眼,冷冷地问道:“马立新,你说,是怎么回事?”

马立新刚被方志国放开,头部的昏眩还没有过去,这时忽然间看到南群生站在自己面前,刚下去的汗不由得又冒了上来,他结结巴巴地说道:“南……南局,这……这是一场误会……”

“误会?”南群生一声冷笑,说道:“那你跟我说说,究竟是什么误会?”

马立新被逼到墙角,也不敢不说,只好结结巴巴地把事情重复了一遍,他口中一再强调,是蔡大明眼花了,看错了房间,所以才造成了这场误会……

“哼哼,”南群生得了李树文的暗示,嘴角露出一丝鄙夷地微笑,说道:“马立新,看不出来,你办案倒是挺厉害的嘛这个报案人自己都没有说,你就知道他眼花了,难道你有未卜先知的功能?”

马立新张了张嘴,想分辨什么,却不想南群生一挥手,说道:“来人,把这几个人,包括服务员,都给我带到隔壁的房间,一个一个给我单独询问”

他身后的刑侦队长得到命令,立即如狼似虎地冲上来,把蔡大明、王金龙几个人都拖到了隔别包厢。最后只上下马立新和他带来的几个民警,刑侦队长就停了下来,有些为难地望着南群生,南群生怒声说道:“怎么,还要我再交代你们吗?把马副局长几个人也请出去,记着,你们看好了,不允许他们几个交头接耳,小声说话,如果有胆敢违反的,当场免职”

“是”刑侦队长是南群生的心腹,既然南老板发了话,自然不再犹豫,根本不顾及马立新的面子,两个人一组,上来夹着马立新和他带来的几个民警,拉到了对面的包厢,和王金龙、蔡大明几个人包厢隔开。

等马立新等人被带出去之后,南群生这才再次来到李树文面前,轻声询问道:“李局,您看……”

“哈哈,群生,先不谈这个,来,我给你介绍一位贵客……”李树文哈哈一笑,拉着南群生就往林远方那边在走。

贵客?南群生不由得大吃一惊。以他对李树文的了解,自然知道自己这位大师兄的眼界。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够让他郑重其事地介绍的,肯定不是一般人。于是他的目光就往林远方四人那边望过去,只是不知道这四位当中,那位才是大师兄口中的贵客。

李树文把南群生拉到林远方面前,笑着说道:“林少,这是我的小师弟,银湖区GA分局局长南群生,以后您还要您多多关照啊”

啊林少?

南群生见到师兄把自己拉到一个二十三四的年轻人面前,还郑重其事地说出那样的话语,心中不由得翻腾起了惊涛骇浪。自己已经是堂堂的银湖区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GA局局长,师兄却还要郑重其事地请面前这位年轻人对自己多多关照,那么这个年轻的林少究竟是什么来头?背后该蕴藏着多大的能力?

“林少,您好,认识您非常高兴”南群生心中惊异万分,动作却不慢,身子前倾,热情地伸出双手。

听说南群生是银湖区GA分局一把手,林远方心中也是微微一动。毕竟省委党校就在银湖区的地盘上,结识银湖区GA分局的一把手,肯定方便很多。

“南局,你好。”林远方笑着点头,轻轻与南群生一握。

“您叫我小南就好了”南群生见了林远方的做派,心中再无怀疑,他脸上洋溢着热情的微笑,毕恭毕敬地说道。

“群生啊,”李树文有心提携自己这位师弟,就拍了拍南群生的肩膀,说道:“林少在省委党校学习,那可是你的地盘。我今天就把林少托付给你了,你可一定帮我把林少照顾好,如果林少有什么不满意的,可别怪我不认你这位师弟啊”

听李树文这么郑重其事,南群生心中又是一凛,他立刻大声说道:“请师兄放心,我一定把林少照顾的得得劲劲,绝对不给师兄您丢脸”

旁边李伟四、唐雨湖和宁平安互相碰撞着眼色,心中更是对林四弟的能量感到无比地震惊。仅仅是报出自己的名字,就能让堂堂的银湖区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GA分局局长如此低眉顺耳,试想这一期青训班中,哪一位同学还有如此的本事?能够和林四弟分在一个寝室,也不知道是上辈子在哪位神仙面前烧了高香,以至于让祖坟都冒了青烟……

见南群生如此听话,李树文赞许地冲师弟点了点头,然后问林远方道:“林少,今天这情况您看……”

林远方听了唐雨湖的遭遇,心中很是气愤,早就存了替唐雨湖出气的想法,眼下这几个人一起撞上来了,林远方又如何能够让他们溜之大吉?听李树文征询他的意见,林远方摆了摆手,说道:“你们GA机关办案,自然有你们的制度和纪律,我怎么能干涉你们办案呢?不过呢,我这里也有一点小小的意见,供你们参考一下。对于GA系统内部的害群之马,还是要及早处理,免得败坏了GA机关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啊”

听懂了林远方的意思,李树文点了点头,说道:“您的提醒十分必要啊目前GA系统内部的确是存在少数的害群之马,严重影响了GA机关的声誉,破坏了GA机关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形象对此我有个基本的态度,那就一定要坚持铁腕治警的原则,对于这些害群之马,发现一批就打掉一批,要坚决把他们清除出公安队伍,让他们无处藏身”

听了李树文杀气腾腾的话,南群生不由得暗叹一声,虽然他本人对马立新的行事做派不怎么感冒,但是念着前任区长的面子,心里都没有赶尽杀绝的想法。但是师兄既然这样说了,那么自己心中既是再念旧,也不能对马立新手下留情了。也不知道马立新究竟做下了什么事情,让这位年轻的林少硬揪着不放。

打定了主意,南群生就要去做。虽然眼前马立新犯下的不过是一件小事,但是对于GA系统的这些人来说,谁屁股下面没有一坨屎?关键是看上面有没有决心去查。尤其是以马立新的为人处世,干下的坏事肯定不会少。假如自己动真格的,他又如何能够擦得干净?

第一更五千字送到。

道歉:前面十几天往来奔波,老夏的腰椎出了问题,坐不能坐,躺不能躺,在医院治疗了一个多星期,症状稍微有些缓解,就出院了。

想起前面说的一天三更,老夏很是汗颜。看来这个身体,确实是不争气啊。不说别的了,今天先送上三更,一万字以上。

本书来自品&书#网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独白小说网(www.netdubai.net) 手机版:m.netdubai.net】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