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升迁之路
听书 - 升迁之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336章 小家伙还行

夏言冰 / 2019-12-27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更正:上一章不慎,把任老的名字由任思哲误为任思清,特此更正

一时间林远方不由得觉得口干舌燥,纵使他有着省委书记赵三才这样的“姑父”做后盾,这时也不由得他不心虚气短。要知道,面对着任思哲任老这样共和国开国元勋这样的庞然大物,即使自己那位担任省委书记的“姑父”也不过是一个小字辈而已。

见任老炯炯有神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林远方知道今天自己是躲避不过去了,于是只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平息了一下有些慌乱的心情,硬着头皮开口说道:“掌握的差不多了。”

“哦?差不多?”任老望向林远方的眼神颇值得玩味,他用手指了指老教授写在黑板上的标题,说道:“那你就跟大家谈一谈,对于上面那个‘人际关系和社会进程的互动’,你是怎么理解的。”

这个问题,昨天翻教材的时候,林远方还真的认真考虑过,也有一些自己粗浅的想法。这时听任老让他谈自己的看法,知道横竖是躲不过去了,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倒不如痛痛快快地把自己的一些想法和观点谈出来,于是壮着胆子,对任老说道:“说到人际关系和社会进程的互动,按照我的理解,华夏和西方国家还是大有不同。我主要谈一谈华夏国的人际关系和社会进程的互动,您看可以么?”

“好”任老点了点头,说道:“那你就谈谈华夏国的人际关系和社会进程的互动吧。”

“是”林远方应了一声,站起来身来,稍微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便开始大声阐述起自己的观点来了:“关于我们华夏国人际关系和社会进程的互动,我个人认为,主要有这么几条。第一,是华夏国自古以来都有依赖人际关系来处理政务、事务的传统,所谓君臣遇合,便是最典型的实例。”

“第二,华夏国这个传统,其实是脱胎于宗法制度。由此也引出了第三条,华夏国人际关系的核心要害就是君对臣的赏识和臣对君的忠诚。”

林远方由于有些紧张,开始语调还有些生涩,可是随着他阐述的深入,他的表达也越来越流畅,语气中也逐渐充满着一种强大的自信:“由于缺乏西方式的契约精神,华夏式的人际关系公式其实是这样的:君待臣以礼,臣事君以忠;君对臣‘解衣推食’,则臣对君忠‘死而后已’。因为对制度没有信心或者根本没有什么制度,所以在华夏国,从古至今,无论是君主还是大臣,无论是老板还是官员,在执掌权力当中,首先要求部属或者下级必须是对自己具有高度的崇拜和信仰,而部属或者下级则要求最高限度的宠爱。这既和传统管理学上的层级管理不同,也好现代管理学的平面管理不同,这实际上是一种泛家族化的管理。”

林远方总结道:“按照这种模式,在华夏国,哪怕是一个陌生人,也会要求他首先变成熟人,熟人再演变成亲近的人,最后亲近的人成为了家人,只有这样,才能够保证忠诚的延续和延展。最早的例子比如古代的傅说、姜子牙,后来三国时期的诸葛亮,还有唐朝时期的魏征,等等,等等,都是很好的例子。”

“拿姜子牙来说,在夺取商朝政权,建立周朝之后,姜子牙分封享受周武王兄弟们一样的待遇,得授公爵;再拿诸葛亮来说,他本人则被阿斗尊称以‘相父’,这都是由外人演变为家人,才士演变成忠臣的例证。”

“在我看来,这种管理模式,虽然有不少成功的范例,可是实际上,却存在着更多的失败典型。像诸葛亮、姜子牙、魏征这些都是成功的例子,这往往让一部分人津津乐道这些事例,从而有意无意地忽略了这种泛家族化管理的负面效应。而实际上,失败、破坏、猜疑、背叛和相互利用,才是这种泛家族化管理模式的最常见的形态。关于这方面的例证,更是举不胜举,从齐桓公宠信易牙、竖刁,到唐玄宗宠信李林甫,乃至乾隆宠爱和珅,这种变态的人际关系,不知道导致了多少亡国丧身的败局”

“嗯,你说的这些都是古代的事例。”任老不动声色地向林远方追问道,“你能不能从现代的角度-本文转自《--》html-,用现代的事例,阐述一下你的观点?”

林远方没有想到自己讲了那么多,任老却还不肯放过他,继续对他进行追问。也幸亏他昨天有了一些思考,不然今天被任老当场将在这里,那可就不知道该如何收场了。

想到这里,林远方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又再次理了一下后面的思绪,这才继续说道:“泛家族化管理,按照现代企业家的观点来分析,也可以称为‘小圈子的忠诚’。”

圈子里的忠诚?任老思忖了一下,心中暗道,这小子这个比喻倒是很贴切。他静静地望着林远方,等候着他继续往下解释。

“所谓‘小圈子的忠诚’,既可以表现为无限牺牲,不求任何回报,也可能表现为无限地索取回报甚至进而控制主人。具有这种忠诚的人或者是被要求具有这种忠诚的人,由于自己和主子之间的特殊关系,只要个人品德稍微差一点,便会形成凌驾于制度之上的优越感,也会形成擅权和滥权的恶劣习惯。这样下去,便会引起组织内部其他人的妒忌和不满,进而引起组织的分裂。就‘小圈子的忠诚’而言,它会使得圈子内的人分享和占有社会资源远比圈子外的人更多,这也是引起社会不公平的重要根由之一。”

“有鉴于此,国内的有识之士已经意识到了,社会的进步必须和现代管理理念相接轨,必须要清除用人的忠诚标准,必须要依赖制度建设和制度治理,而整个社会也必须从根本上认识到这种传统观念的巨大危害,如此方能摆脱传统的束缚,从而在制度和体制上推动社会进步”林远方最后总结道:“只有每一个领导都消灭身边最后一个对自己忠诚的人,让所有的人都去忠诚于事业、忠诚于社会、忠诚于制度,这样才能有利于社会的发展”

应该说,林远方的这番发言非常精彩,如果不是有共和国八老之一的任思哲任老在场,教室内肯定会响起一片雷鸣般的掌声。但是现在,教室内除了林远方因为长篇发言显得略微有些急促的呼吸声外,什么都没有。

任老背着手望了一会儿黑板,仿佛在思索什么,过了一会儿,才扭过脸来,不动声色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林远方不由得微微舒了一口气,知道眼下这一关自己多半是混过去了,他调整了一下呼吸,清晰地回答道:“我叫林远方,第八十八期青训班学员。”

“有一些理论底子。”任老缓缓的点了点头,说道:“但是也不能恃才傲物,上课时间还是需要认真听讲的。好了,你坐下继续听课吧。”任老背着双手,步履稳健地走出了后门。

着教室后门的关闭,林远方听见教室内传来一阵奇异的气流响声,显然是他的同学们因为任老这个共和国元老的离去同时松了一口气。

于此同时,林远方也感受到了班内所有同学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仿佛在观察一个史前怪物一般。

他的同桌,寝室的老大李伟四在旁边拉了一下林远方的袖子,抱歉地说道:“老四,对不起,我也走神了,等我发现他老人家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通知你了……”

“哎,没什么。他也不是吃人的老虎。”林远方虽然心有余悸,这个时候却还能笑得出来,“再说,我看得也不是别的。《求是》杂志可是我党中央机关的理论刊物啊”

讲台之上,白发苍苍的老教授大脑也几乎处于停滞状态,过了好久才回过神来,他摸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喃喃自语道:“老天啊,他老人家是什么时候摸进来的?我竟然一点都没有发现……”

老教授的喃喃自语提醒了教室内的所有学员,任思哲任老,那可不是普通的小干部,若是论起资格来,也仅仅有三四位开国大老堪堪与之相比。他老人家的出行,那可是比省委书记还要严密的多,无论要到哪里,都会有人提前安排好行程,并前会提前通知相关部门的负责人,以便做一些必要的安排。可是就是今天,谁有能够想到,任老会在事先没有一点风声的情况下,忽然间出现在党校的课堂上呢?

一时间学员们感到又是兴奋又是刺激,他们也不顾现在正在上课,纷纷交头接耳议论起来。当然,议论的中心话题还是林远方上课不认真听讲被任老抓住了现行,这对林远方究竟是福还是祸呢?

而此时,话题的另外一个中心人物之一,任思哲任老,已经坐进了他的防弹红旗轿车,向党校外驶去。

“老首长,小家伙怎么样?”中原省省委书记赵三才也坐在车内,他笑眯眯地问任老道。

“还行不过仍需锤炼。”任老微微颔首,嘴角浮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仿佛还在回味方才教室内的那一幕。

第三更送到。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独白小说网(www.netdubai.net) 手机版:m.netdubai.net】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