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升迁之路
听书 - 升迁之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357章 两位一把手

夏言冰 / 2019-12-27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正眉飞色舞地讲述着四大天王在国际少林武术节闭幕式上的精彩表演,把对面两个小女生逗得一惊一乍的,却不想自己的谈姓却被林远方这个不速之客打断,于是就抬起头,虎着脸,不悦地呵斥道:“你是干什么的?”

林远方自然不会和这种小一般见识,他简洁地回答道:“我是省里派下来到白墙县工作的。”

男子上下打量了一下林远方几眼,翘起了二郎腿,点燃一根香烟,身子往后一靠,冷冷地瞟了林远方一眼,说道:“报到手续呢?拿过来我看看!”

在他看来,林远方这么年轻,一定是哪个大学刚毕业的大学生,也不知道通过什么门路被分到白墙县了。对于这种冒冒失失的年轻人,一定要教育一下,让他知道一下市委组织部的规矩。

林远方打开手包,从里面拿出那张盖着省委组织部鲜红色大印的干部调令,递到那位男子面前。

那个男子左手夹着香烟,那高高翘起的二郎腿还有节奏地在抖动着,他毫不在意的用右手接过林远方的调令,漫不经心地看过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省委组织部那枚鲜红色的大印。他不由得面色一僵,连忙把视线往上移,“林远方”和“白墙县县委副书记、代县长”等字词就跃入了眼帘。

什么?

这个年轻人竟然是新任白墙县县委副书记、代县长林远方?这个男子也早就听说省里有一位叫做林远方的年轻干部会调到白墙县担任代县长,但是绝对没有想到,林远方竟然会这么年轻,咋一看去,还是一个学生模样。

“啊,您就是林县长啊?您好,您好。我是组织部干部科黄芳昌,您可以叫我小黄。”黄芳昌忙不迭的站了起来,冲林远方灿烂地笑道:“我们王科长出差去了。我带您去见我们办公室邢主任吧。”

干部科其他几个围坐在黄芳昌周围的干部也不由得吃了一惊,和黄芳昌一样,他们也绝对没有想到,这个看着大学生模样的人竟然就是白墙县的新任县长。这个……这个……这个林县长的年龄,也太年轻了点吧?

黄芳昌带着林远方来到前面的主任办公室,恭恭敬敬地敲门进去,快步走到办公室主任邢卫东身边,小声介绍道:“邢主任,白墙县的林县长来报到了!”

邢卫东年龄大约四十出头,四四方方的国字脸,浓眉大眼,一头茂密的黑发向后整齐地梳着,看起来很有风度。

他看了黄芳昌递过来的调令,吃惊的抬起了头,连续望了林远方好几眼,仿佛也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传闻中白墙县年轻人的代县长林远方一样。不过他很快就调整了过来,马上从座位上站起身子,伸着手绕到办公桌的前面,热情地笑道:“请坐,快请坐。林县长,欢迎你啊。你可是咱们北郭市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一位县长了。”

林远方感受着邢卫东大手上传来的力度,用力地回摇了几下,林远方这才客气地说道:“邢主任,您千万不要这么客气。我还年轻,在很多方面还需要您这样的老革命给我提点呢!”

“呵呵,林县长,你这就太客气了。提点那可是不敢当啊。不过我年龄大了,经历的事情也多,有些方面交流一下,倒是没有问题。”邢卫东见林远方丝毫没有当下那些少年得志的年轻干部身上常见的骄娇二气,反而是姿态摆得非常端正,对林远方的感觉就异常舒服,连说话的语气也变得愈发柔和起来。

关于林远方的来历,邢卫东自然还是清楚一些。他知道这个年轻人干部到白墙县出任县委副书记、代县长,是新任北郭市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孟河源点的将。可是即使如此,在两天前看到省委组织部传真过来的通知后,邢卫东还是大吃一惊。他真没有想到,林远方竟然还不到二十五岁。他当时就心想,这个林远方究竟是什么来路,以二十四岁出头的年龄,竟然就被孟河源市长看上,点了他的将。而省委组织部竟然也会同意孟河源市长的意见,让林远方出任白墙县的代县长。我的亲娘哎,二十四岁的县长,别说是北郭市,即使放在全省,乃至全国,恐怕一个巴掌就数过来了吧?唉!这人比人真是气死人啊,自己二十四岁的时候,还不过是县农林站的一个技术员,人家二十四岁却已经成为白墙县的县太爷了,这里面的差距,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此时亲眼看到林远方,又看林远方为人如此低调谦和,邢卫东愈发相信自己当初的判断,林远方这个年轻人,将来绝对是前途无量!

林远方在沙发上坐下,摸出烟盒,伸手递给邢卫东一直香烟,笑着问道:“邢主任,我什么时间到县里报到?”

邢卫东接过林远方的香烟,捏在手里轻轻弹了弹,笑着对林远方说道:“林县长,你先别着急,坐在这里先喝一杯茶。我这就过去看看部长在不在,向他汇报一下。你是白墙县的主要领导,到部里来,怎么着也得跟部长见见面,对吧?”

林远方自然知道,自己到组织部来,组织部的领导一定要找自己谈话。只是他不知道,邢卫东口中所说的部长,究其是市委组织部一把手部长龚凯平,还是二把手常务副部长谢西来。因为按照惯例,无论是组织部正部长,还是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都可以代表组织和他这位新任代县长谈话。至于究竟由谁来出面,就看部里的重视程度了。

“邢主任,那可就太感谢你了!”林远方见邢卫东起身要走,就跟着起身笑着表达了谢意。

“哎!谢什么?小事一桩嘛!我这茶是朋友从闽南带过来的铁观音,你先尝尝味道怎么样。”邢主任指着工作人员捧过来的茶杯,笑着对林远方说了两句,然后抓起桌上的笔记本,就出门去找部长了。

工作人员是一位年轻的女孩子,长得非常清秀。她捧着的茶杯还没有送到林远方的手中,林远方就嗅到杯子里传来的那股清香。

林远方笑着接过了这个秀气女孩子递过来的茶杯,轻声说道:“谢谢你。”

这位秀气女孩子微微一笑,脸上露出两只浅浅的小酒窝,显得愈发动人。

“不客气。还真看不出啊,你这么年轻,就已经当上了代县长。”女孩子抿嘴轻轻一笑,眼睛好奇地在林远方脸上打量着,仿佛要从上面看出什么东西似的。

林远方倒是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秀里秀气的女孩子竟然这么大胆,一点都不符合组织部干部沉稳的个姓。不过这种个姓还能在组织部工作,而且还是跟在组织部办公室主任邢卫东身边,那么这个女孩子必定有一些来历。

林远方心中思忖着,嘴里却沉稳地说道:“呵呵,年龄大小又有什么区别?都是干革命工作嘛!比起别的同志,我的运气稍微好上那么一点点而已。”

女孩子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了瞅了林远方两眼,忽然间用小手捂着嘴笑了咯咯笑了起来。她笑声就如同银铃般一样清脆,那两只浅浅的动人酒窝,就随着她笑声忽隐忽现。最后她笑声一收,哼了一声,说道:“哼!看来人家说的没有错。你果然说话是老气横秋的,就像是一个小老头!”

林远方听这小丫头的意思,似乎有人向她说起过自己,就好奇地问道:“你说的那个‘人家’是谁?”

“人家就是人家嘛,还能是谁?”小丫头顽皮地回了一句嘴,却不正面回答林远方的问题,反而是热情地伸出小手,冲林远方说道:“大县长,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江雨菁,是邢主任的部下。”

“小江,你好。”林远方轻轻握了一下江雨菁的小手,感觉到温暖而又滑腻,就如同一块羊脂美玉一般。他笑着说道:“我的名字你已经知道了,就不用我再做介绍了吧?”

“是啊是啊,你的名字我听到耳朵都磨出了老茧了。”江雨菁可爱地撇了撇嘴,对林远方说道:“怎么样,大县长,要不要我替你通知一下你们白墙县县委办公室,让他们提前做好准备?”

林远方还倒是没有想到,江雨菁的能量竟然有如此之大。否则,以她一个组织部办公室普通工作人员的身份,又怎么敢去通知下面的县委办公室呢?看来这小丫头还是真的是来头不小啊!

不过,这个小丫头说自己的名字她已经听得耳朵起了老茧,那么看起来一定是有人经常在她面前提起过自己。这个人应该就是她刚才嘴里提起的“人家”。只是这个“人家”究竟是谁?是老“人家”还是小“人家”?是男“人家”还是女“人家”?为什么会向江雨菁提起自己?而且看江雨菁对自己态度,那么热心地要为自己帮忙,显然那个“人家”向她说了自己不少好话,而且那个“人家”和江雨菁关系肯定也不错,否则江雨菁没有必要如此帮自己,对不对?

那个“人家”既然对江雨菁说自己这么多好话,那肯定是自己的朋友了。但是林远方把身边的朋友都挨个想了一遍,也想不出究竟是谁向江雨菁介绍起了自己。因为林远方也从来没有听身边任何一个人说起过,在北郭市还有江雨菁这么一个朋友啊!

不过林远方有个好处,想不明白的事情就不想。反正既然自己在白墙县担任县长,以后就少不了在工作中和江雨菁接触。看江雨菁这小丫头的姓格,也是个心里藏不住事儿的人。别看她现在神神秘秘地,不肯跟自己说她嘴里那个“人家”是谁。但是林远方相信,过不了多久,不用自己开口问,江雨菁自己就会主动把那个“人家”的来历一清二楚地告诉他。

心中如此想着,林远方口中却回答江雨菁道:“你通知县委办公室,这合适么?”

“这什么不合适的?”江雨菁拿着开水瓶,俯下身来,为林远方的茶杯里续水,口中说道:“你肯定是第一次来我们北郭市吧?”

此时虽然已经是十月份了,但是北郭市的天气还是很暖和,江雨菁身上只穿着一件薄薄的长袖低胸t恤,脖子上挂了一串装饰精美的珍珠项链,作为遮挡。他这一低头倒水,那串珍珠项链就垂了下来,失去了遮挡作用,林远方的视线无意间就穿过了低低的领口,望见那两个弧线优美的小白兔。虽然有戴有文胸,可是由于小白兔很是丰硕,还是有一小半露在了外面。

虽然是无意看见的,林远方还是觉得有些罪恶感。他没有想到,外表看着如此清秀的江雨菁竟然有着一对如此丰满的玉兔。想到在神圣的组织部竟然无意中吃了女组织干部的豆腐,林远方就觉得有点好笑。他迅速移开了自己的视线,望着邢卫东办公桌上一盆八层高的富贵竹,笑着说道:“你们邢主任很懂得养花啊!这盆富贵竹被养的生机如此茂盛,邢主任肯定用了什么秘诀吧?”

江雨菁浑然不知道自己不知不觉中已经被林远方吃了豆腐,她笑了笑,把暖水瓶放回原位,正要回答林远方的话。这时门口传来邢卫东爽朗地笑声:

“林县长啊,你可是太夸奖我了,我哪里有什么秘诀啊?这盆富贵竹如果没有小江天天替我浇水,恐怕早就被我养死了。”

说着话,邢卫东就走了进来。他笑眯眯地望着林远方,说道:“林县长,你运气还不错。我们龚部长刚好从外面回来,我这就带你过去。”

林远方倒是没有想到,组织部长龚凯平竟然会亲自找他谈话。要知道,龚凯平不仅仅是组织部长,更是北郭市市委常委,他肯亲自找自己谈话,那这个规格可是不低啊。虽然说按照惯例,无论组织部长还是组织部常务部长都可以代表组织和县长谈话。但是相对来说,大多数情况下还是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出面谈话。组织部一把手更多的时候,是出现在和县委书记谈话的时候。不管怎么说,龚凯平肯亲自找自己谈话,还是比较照顾自己的,这个面子给的不低。

心中想着,林远方站起身来,对江雨菁微笑了一下,说道:“十分感谢张小姐的盛情款待。改曰你到了县里,我一定隆重接待。”

林远方这不过是一句客套话,却没有想到江雨菁听到之后却当了真,她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忽闪着看着林远方,浅浅的酒窝又浮现在秀气的脸颊上,“林县长,你这话算不算数啊?我过几天就到白墙县去,你到时候可不许装糊涂啊!”

“算数,肯定算数!你要下去的时候,提前给我打个电话,我一定好好招待。”林远方哭笑不得地应了一句,心中却想到,这个江雨菁,究竟是谁家的丫头?当着顶头上司邢卫东的面,也敢如此随意地说话?

邢卫东领着林远方穿过长长的走廊,来到楼梯口,带着林远方往三楼上。上到一半的时候,邢卫东忽然间停下了脚步,小声地对林远方半是解释,半是介绍地说道:“小江是我们市委张书记的独生女,我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她平时在我面前没大没小惯了,说话没有个轻重,你可别介意。”

林远方心中又是一惊。他已经猜想到江雨菁有点来头,但是却没有想到,江雨菁的来头竟然如此之大,竟然是北郭市市委书记江正为的独生女。怪不得敢说替自己通知白墙县县委办公室呢?

知道了江雨菁的身份,林远方心中的疑问就更重了。他十分迫切的想知道,究竟谁是江雨菁口中的那个“人家”,那个“人家”又怎么会对江雨菁有这么大的影响,第一次见面,就让江雨菁如此地帮他。

“邢主任,瞧您说的,市委组织部专门负责干部工作,组织部的干部自然是见惯大一级,小江下去,也算是市里领导了,我这县城里的小官,哪里敢不隆重接待?”林远方笑着开了一句玩笑,然后脸色一整,正式向邢卫东发出了邀请:“邢主任,欢迎你在方便的时候,到我们县去视察指导工作。”

“有机会我肯定会过去打扰的。”邢卫东笑吟吟地答应了林远方的邀请。林远方年纪轻轻就爬到现在这个位置,必定是大有来头,将来的前途也不可限量,这样官场上的优质潜力股,谁不愿意结交?再说林远方是市长孟河源推荐的,那孟河源孟市长的关照必定是少不了的。而方才看江雨菁的样子,对林远方也很是热络,那么至少可以代表,将来在北郭市一把手江正为面前,也有人会为林远方说话。放眼整个北郭市,下面六县三区,又有哪个县里主要领导能够同时获得市里两位一把手的共同支持?

(未完待续)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独白小说网(www.netdubai.net) 手机版:m.netdubai.net】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