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升迁之路
听书 - 升迁之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358章 谁敢

夏言冰 / 2019-12-27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江雨菁心中非常高兴,暗道林远方这个小官僚蛮有眼sè的嘛,怪不得自己的死党被他mi成这般模样。

嘴上却故做犹豫地说道:“这,不好吧?邢主任可是交代我,把你送到市委小招的呀!”

“什么好不好的?我一个大男人”难道自己不能去小抬,非让你一个姑娘家饿着肚子送我吗?”,林远方心中好笑,脸上却愈发一本正经。

小丫头既然这么好玩”自己逗逗她又有何妨?他索xing从兜里拿出几张百元钞票,笑着递给江雨菁,嘴里说道:“江小姐,我第一次到部里来,部里的同志们都很不错,对我很热情。还有你,这么也这么热心,饿着肚子也要送我去市委小招,我很感动。所以呢,我想拜托你一件事情!”

手机阅读

推门讲了部长的办公室,邢卫东笑着介绍说:……龚部长,这位就是我们市最年轻的一位县长,林远方,林县长!”,龚部长抬起头,看了眼站在面前的林远方,矜持地一笑:“欢迎你!”,指了指对面的椅子,不动声sè地说:“坐吧!”

“邢卫东,你也坐吧!”,龚部长侧过头对邢卫东说。品书网龚凯平指名道姓地称呼部里的办公室主任,令林远方印象极为深刻,他瞥了眼邢卫东,却见这位邪卫东象是没事人一样,脸上堆着恭谨的笑容。

“小林,按照市里的规矩”县长上任,一般是由常务副部长陪同上任,可是现在谢部长在外地,一时间回不来。我这两天也有些忙,你就先在市里边等两天吧?”看似商量的语气,其实就是龚部长自己的决定。

龚部长拉开一副公事公办的架式,邢卫东坐在一旁,也有些尴尬。不过,龚部长的xing格就是这个样子,对谁都是不冷不热的态度,也不是只针对林远方。

这位龚部长叫龚凯平,今年不过五十岁出头的年纪,但可能是因为太过操劳的缘故,头上的头发几乎掉了大半,不熟悉他的人,还以为他已经年逾huā甲。

龚凯平是市委〖书〗记江正为的铁杆心腹,一路跟着江正为〖书〗记从乡到县,又由县到市,职务也从普通的干部,一跃成为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飞本来,上一次换届的时候”龚凯平更是更进一步,不但成为组织部长,而且还进了市委常委,成为副厅级干部。

林远方这时才明白,原来龚凯平找自己谈话,并不是高看自己一眼”而是因为常务副部长谢西来不在。

自己又是市长孟河源提名的干部,龚凯平又不过太降低规格,让一般的副部长过来谈话,所以才会亲自出面。

“行”我听组织上的安排!”林远方见龚凯平冷着一张脸”也没兴趣和他多说什么。呵呵,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市委组织部部长,自己的姑父贵为省委〖书〗记,接见下属也从来没有这个态度,龚凯平交代完”就低下头去。抓过笔筒里的红蓝铅笔”拿起桌角的文件开始批阅起来。

林远方马上站起身子,平静地说:,“龚部长。您忙,那我先走了!”,刚走到门口,龚凯平忽然仰起脸叫回了邢卫东,吩咐道:,“你和市委办的人联系一下”就安排到市委小招吧!”说完,再次低下了头,专心致志地批阅文件。

邢卫东领着林远方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微微松了口气,说:,“龚部长就是这样的脾气,你也别往心里去。”,林远方点了点头说:“谢谢邪主任,其实龚部长对我不错了,安排了市委小招呢!”他也就是这么随口一说”没想到邢卫东倒来了精神,递了支烟给他,笑着说:,“你说的完全没错。我们组织部里一般来了人”几乎都安排去了部里自己的招待所”虽然条件也还算可以,但比起市委小招来,那还是大有不如。龚部长肯为你打招呼,也算是个异数了。”

“那也是多亏了邢主任帮我美言呢,不然的话,龚部长知道我是老几?“林远方见邢卫东兴致很高”索xing拍了记马屁,反正又不用huā一分钱。

“林县长,你呀”你呀,就是会说话!”邢卫东地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林远方略微想了想”又说:“邢主任,我过几天就要下县里了,有什么可以做的事情,你尽管开口。”,这个世界上没有无因的果”也没有无果的因。邢卫东这么热情”肯定是有缘故的,与其等老邪说出来,不如他先开口,主动点才好交朋友嘛。

邢卫东抽了。烟,心想,算是你小子明白事理,也不枉我一番心意,不过,那事在办公室里就不太好说了。

“有机会再说吧,将来总有麻烦你的时候!”邢卫东地话说得很活泛,但林远方一下子就听懂了,心想,如果在市委组织部里有个熟人的话,将来也不至于消息闭塞。

有了这个默契之后,邢卫东对林远方的态度越发热情,笑着对他说:“林县长,走,我带你去市县干部科,把报到手续一次xing办齐!”

听了邢卫东这话,林远方有些明白了,敢情如果没有熟人关系的话,报到很可能不止跑一趟的事情。

出门的时候正好遇上江雨菁,她眨着眼睛瞟了眼林远方,问道:“邢主任,您这是去哪儿呢?”,邢卫东得罪不起这个小姑奶奶,就笑吟吟地说道:,“我带林县长去市县干部科报到。”

雨菁退后一步,站在走廊的一侧,让邢卫东和林远方先过去了。门依然虚掩着,里边正聊得热火朝天,邢卫东的脸顿时拉长了,重重地哼了一声。

“主任,您来了?”见办公室主任亲自带了林远方进来,市县干部科里的几个人赶紧结束闲侃神吹”慌忙站起身,笑脸相迎。

市委组织部没有秘书长,办公室地主任挂着部务委员地头衔,算是部里的领导班子成员,又是组织部地大管家,身份地位都要比普通的科长高出不少。

干部科几个科员本来就知道林远方这个全市最近年轻的县长很有来头,这时候又见邢卫东主任亲自赔林远方过来,自然是不敢怠慢,很快就帮林远方把下面的手续给办好。

邢卫东本来想亲自送林远方到市委招待所”可是因为手头的工作太忙”他本人一时脱不开身,所以就想找个人带林远方到联系好的市委招待所。他看了看黄芳昌,打算让黄芳昌带领林远方去市委小招,可是这个时候,江雨菁却推门从外面进来了。

邢卫东心道,江雨菁这丫头今天怎么总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难道说是因为林远方?嗯,今天这事儿有点意思。

于是邢卫东就不动声sè地把江雨菁叫到身边,笑吟吟地说道:“小江,我现在正忙着走不开,就委托你代替我送林县长到市委小招去,你看行不行啊?”江雨菁这丫头也是今年七月份大学刚毕业,分配到组织部来也不过三个月的时间。组织部里领导考虑到小丫头是市委〖书〗记江正为的千金也不敢给她安排太重的人物”只是让她在办公室里挂个名,爱上班不上班的。倒是没有想到这个丫头却ting喜欢在办公室里打杂,客人来了端茶倒水”非常勤快。

邢卫东对部领导的安排也心知肚明。把江雨菁放在办公室,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办公室就在领导眼皮子底下”工作清闲倒是其次重要的是有领导天天看着,小丫头不容易出事。

不然放到下面科室去,有些不知道轻重的愣头青和小丫头起了冲突,冲撞了小丫头,那部里这些领导见了江正为〖书〗记该如何解释呢?再说了”江雨菁这小丫头又长得如此漂亮,简直就是一道枧丽的风景线。如果有下面的干部过来诉苦”有小丫头在一旁端茶倒水,他们即使有再多委屈,也不好意思当着江雨菁抱怨出来吧?如此安排,简直是一举数得呢!

江雨菁在组织部办公室里整天闷得不行又因为有老爸江正为的严厉叮嘱”也不敢擅自脱岗。这时听说有这样可以利用上班时间光明正大到外面闲逛的美差,怎么可能拒绝呢?更别说她对林远方还很是好奇,想和林远方接触一下,看看这今年轻的小官僚究竟有什么魅力”竟然把自己好朋友mi得五mi三道的。

只见江雨菁的小脑袋像小鸡啄米似的不停地点头连声说道:“行,行,行,邢主任,我愿意去!”说着就伸出小手一把从邢卫东手中抢过部里开出来的介绍信”仿佛生怕自己动作慢了点,邢卫东会把这张介绍信递给其他人一般。

抢到介绍信江面菁举起来冲林远方晃了晃,笑嘻嘻地说道:“林大县长走吧。由本姑娘护送你到市委小招去!”

望着江雨普脸上浅浅的小酒窝,林远方微微摇了摇头,这丫头”还真跟牛皮糖一样,让人躲都躲不过去呢!不过也好,如果能和这小丫头混熟”以后等于自己在市委组织部就有个耳目了,里面有什么动向”估计自己会很快就知道。

并肩走出市委组织部的大门,江雨菁扭头看着林远方,嫣然一笑:“大县长,现在给你两种选择”要么走路去市委小招,要么打车去市委小招,你选哪一种?”

林远方看着江雨蓄俏脸上连两只浅浅的酒窝都带着蔫坏,不由得暗笑”心中说道,你个小丫头片子,还真当我是刚进官场的菜鸟?按照惯例,市委小招就在市委附近”又怎么可能离市委办公大楼很远呢?

就拿中原省来说吧,无论是省委中州市还是天阳市,市委小周距离市委办公楼都不没有超过一公里的距离,走着去也不过十分钟。小丫头这么说,明显是想作弄他啊!

“那……那就打车去吧。”林远方故意装傻。

“好嵊”咱们就打车去!”江雨菁心中偷笑,眼珠子转了转”又说道:“不过本姑娘的肚子饿了”想先去吃点东西。”

听到这句话,林远方暗地里几乎要把肚皮笑破。江雨菁这丫头是在哄傻子呢?如果说要吃东西,还有什么地方能够比的上市委小招huā样齐全、品种繁多?如果江雨菁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小丫头,不熟悉市委小招”那还罢了。可是江雨菁可是市委〖书〗记江正为的独生女儿”又怎么会对市委小招这种场所不熟悉呢?

林远方有一股笑出来的冲突,却又不敢真的笑出来。这个可不能当面说破啊!要不然小丫头面子上下不来,说不定就会恼羞成怒。自己在市委组织部多一个耳目的计划,恐怕就要泡汤了。

“嗯,不知道江小姐想要吃点什么?”林远方一副非常殷勤的模样。

“咱们先转转,看看街上有什么好吃的吧。”江雨菁好不容易堂而皇之出来一趟”可不想这么轻易就回到组织部那个暮气沉沉的官僚机关中。

林远方假意陪着江雨菁走了几步”忽然间想是想起什么似的,指了指手中的拉杆旅行箱,抱歉地对江雨菁说道:“哎呀,你看看我拖着这么多井李陪你吃饭,很不成样子啊!要不这么着行不行?你去前面逛逛,看看有什么吃的。我呢,拿着介绍信自己去市委招待所?”

江雨菁心中非常高兴,暗道林远方这个小官僚蛮有眼sè的嘛,怪不得自己的死党被他mi成这般模样。嘴上却故做犹豫地说道:“这,不好吧?邢主任可是交代我,把你送到市委小招的呀!”“什么好不好的?我一个大男人”难道自己不能去小抬,非让你一个姑娘家饿着肚子送我吗?”,林远方心中好笑,脸上却愈发一本正经。小丫头既然这么好玩”自己逗逗她又有何妨?他索xing从兜里拿出几张百元钞票,笑着递给江雨菁,嘴里说道:“江小姐,我第一次到部里来,部里的同志们都很不错,对我很热情。还有你,这么也这么热心,饿着肚子也要送我去市委小招,我很感动。所以呢,我想拜托你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江雨菁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林远方递到面前的钱,心中暗道”这个小官僚,又要搞什么飞机啊?

“是这样的,我很感谢部里同志对我的照顾。所以想拜托你买一些好吃的零食,带回部里分给同志们,要算是我的一点小小心意。很抱歉啊”又给你添麻烦了呢!”,林远方一脸诚恳地望着江雨菁。

江雨菁还真没有想到林远方竟然如此,她两只大眼睛都笑弯了,如同两汪好看的月牙”和脸上两只浅浅的酒窝搭配起来,秀气的俏脸上竟然有一种勾人hun魄的异常魅力。

“哼,你倒是打的好算盘,想让我替你做义务工!”她摇了摇头,叹气说道:“谁让我这个人乐于助人呢?好吧,就成全你这一次。”说着,江雨菁把手中的介绍信递到林远右手里。

两人达成交易”江雨菁刚往前走了几步”林远方就拖着拉杆行李箱,快步往相反的方向走去了。

江雨菁听到行李箱滚轮与路面摩擦的声音,扭头望去,只见林远安快步如飞,有心再逗弄一下这个小官僚,就大声喊道:“林大县长”你走错方向了!”

“没有错!嘿嘿。”林远方笑着应了一句,也没有回头,继续快步向前走去。这个小丫头,还想忽悠自己啊?自己打车过来的时候”就是从江雨菁的那个方向来的”路上并没有看到什么市委招待所,市委大院门前就这么一条路,市委小招既然不在那个方向,那么必然是在这个方向”小丫头明显是在作弄自己,自己又怎么会上当呢?

见林远方头也不回的就走了,江雨菁顿时明白,林远方刚才一直是在扮猪吃老虎。真是丢死人了!自己想作弄这个小官僚,却没有想到,却是被这个小官僚一直作弄!

……哼!”江雨菁狠狠地一跺脚,冲着林远方的背影说道:“好你个林远方,竟然敢惹本姑娘!等着吧,本姑娘会让你有好看的!”

自个儿生了一会儿闷气,江雨菁又响起了自己的那个死党,不由得立即为自己的死党担忧起来:,“自己的死党可是个实心眼儿的主儿”怎么会是林远方这种聪明伶俐的小官僚的对手呢?怪不得她会被林远方吃得死死的。唉,这个傻丫头,你喜欢谁不行,偏偏要喜欢这样七窍玲珑的男人呢?”

………………………………………………………………,白墙县,南三街,白墙县原县长、现北郭市委党校副校长贺之春的家里。面积不大的客厅竟然坐了十多个人,把本来就有点逼仄的老式客厅挤得慢慢当当的。

客厅正〖中〗央,贺之春的老婆,白墙县第一小学的校长李知群一脸为难的站在那里,几乎是用哀求的语气对众人说道:“大家的好意我真的领了”我替我们老贺谢谢你们大家!还是请大家回去吧,老贺真的不在家。”

“嫂子,那县长去哪里了?我们也去了市委党校,他们说,县长还没有过去报到呢!”说话的是县计委主任张红雷,他是贺之春一手提拔上来的干部,和贺之春夫fu非常熟悉。

“是啊,李校长,您就让县长出来一下吧。”一个黑脸的干部站了起来。他是白墙县工业局局长方光天,与贺之春夫fu的关系虽然不如张红雷熟谙,但是也是贺之春手下得力的干将,抓企业很有一套。他恳切地说道:“你就让我们和县长见一面吧。”

“嫂子!”

“李校长!”

“你就让我们见见县长吧。”

客厅里其他人纷纷开口恳求道。

“不是我不让你们见,是老贺真的不在家。”李知群心中为众人对丈夫的真挚感情所感动,嘴里却丝毫不敢放松,按照丈夫的叮嘱死死的守住口风。

这时,一直坐在角落里默不作声的丰和乡乡长赵本牛站了起来”大声说道:“就是见了县长,又什么用?县长还不是被发配到党校去啊?要我说”咱们就别见县长了,是个爷们儿,就跟俺老赵一起去市委”向市领导请愿去!如果没有县长,白墙县能有今天?噢,现在白墙县经济发达了,就可以卸磨杀驴,撤县长的职?我们白墙县的干部职工决不答应!”

“对!”听赵本牛这么说”众人纷纷站了起来,“对,找市领导去!”

李知群见局面失控,一时紧张地不知道如何是好。就在这时”忽然间听到房门紧闭的卧室里传来一个威严的呵斥声:“我看你们谁敢!”!。

本书来自品&书#网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独白小说网(www.netdubai.net) 手机版:m.netdubai.net】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