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升迁之路
听书 - 升迁之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376章 不受欢迎的县长

夏言冰 / 2019-12-27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手机阅读

辛况名正好借机会把目光投到了林远方身上:“这位就是远方同志吧?我是辛况名,以后工作中还需要你多多配合啊!”

听辛况名说话如此直截了当,林远方心中就清楚,辛况名肯定是对自己没有用迟延年带过去的专车赶到不满。品书网于是他向前走了两步,握住辛况名的手,诚恳地说道:“辛〖书〗记,我初来乍到,对白墙情况了解不多,以后要是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还需要您多多批评指点。”

辛况名打了个哈哈,说道:“远方同志年轻有为,思想开放,我还准备多向你学习学习呢!”

这时县里其他领导依次过来和林远方见面,辛况名就在一边为林远方做着介绍。林远方也知道,今天辛况名能带着四大班子出城前来迎接,主要是看在龚凯平这个市委常委的面子上,跟自己这个县长没有任何关系。如果换成组织部常务副部长谢西来送自己上任,恐怕这里就是党群副〖书〗记石志峰带队了,至于辛况名,只会领着四大班子领导在县委大院候着吧?

林远方一边寒暄,一边在心中把这些领导的名字和相貌一一对应。县里这么多领导,万一不小心叫错了名字,那就闹大笑话了。

这时,一个四十多岁的方脸汉子走到林远方身边,辛况名就指着他向林远方介绍道:“这位就是常务副县长周来福同志,以后政府那边就是你俩搭班子了。”

周来福握紧了林远方的手,热情而不失恭敬地说:“县长,以后我就在您的领导下工作了,有做得不对的地方,请您尽管批评!”

林远方听邪卫国介绍过周来福的情况,知道他也是外地来的干部,虽然能力出众”却不得不夹在辛况名和贺之春之间受夹板气。于是林远方就握着周来福的手,意味深长地看着他说道:“周县长,以后还要你多多协助啊!”政府口在常委会只有两名常委,势力本来就弱”如果作为常委之一的常务副县长再不跟他这个县长一条心,那么林远方干事情的效率必然大受影响。

林远方当务之急,就是先把周来福在常委会上的一票拉到自己这边。

“县长,我这人没别的长处,就是服从上级领导这么一个优点!”周来福从外地调来县有一年多了,他心中不赞同县委〖书〗记辛况名只会争权夺利搞内耗的做法,但是作为一个外来户,又不能投到贺之春为首的白墙县本地干部中间,一时间左右受气,让他这个常务副县长也形同虚设。

现在组织上派林远方来担任县长,这就让周来福重新看到希望。他是外地人,林远方也是外地人”都在政府口工作,先天性就容易走到一起。周来福也听过了,辛况名派迟延年带县里那辆最新小车蓝鸟王去北郭市拉拢林远方却遭到了婉拒,这至少说明林远方是一名不怎么讲究排场的领导。不讲究排场的领导一般都肯干实事,只要林远方是一个肯干实事、能干实事的领导,从周来福的角度来说,还是非常愿意当好助手的。

林远方伸手轻轻拍了拍宋杨的肩膀,温和地说:“政府工作嘛,就得你我紧密合作,才有可能干好嘛!”

周来福听出了这话的内涵,心里暗道林远方看着年龄虽小,但是水平却不一般呢!他马上自我检讨说:“县长,本来我要去市里接您的”可是辛〖书〗记安排了迟主任、祝部长和唐主任去了,我也是没法子,实在是对不住您!”

林远方望着周来福的眼睛,轻声道:“来福县长,你就是我的左膀右臂”我只会维护你的威信,怎么可能怪你呢?”周来福的眼前顿时一亮,两手死死握紧了林远方的大手”不舍得分开。

刚才,尽管周来福的话说得很隐晦,但林远方一下子就找出了其中的奥妙,并放出了试探性的气球,下面就看周来福的表现了。

林远方心里清楚,按照常规,他这个县长上任,让常务副县长和政府办主任一起过去接并没有什么不妥,但是辛况名却派了先派了政府办主任唐晓程过去,随后又让县委办主任迟延年和组织部长祝淮山跟了过去,明显是在搞名堂嘛!

不过常务副县长就是协助县长处理政府的日常经济工作,两者衔接得太过紧密子,完全可以光明正大地关起门来讨论经济工作和财政工作的问题,又岂是辛况名这小小的手法所能区隔得了的?

一整套礼仪过后,林远方发现龚凯平已经坐到了奥迪车里,车门却给关上了。辛况名也迈步走向属于他的白墙县一号专车。

这个龚部长,还挺有意思啊!林远方淡淡一笑,就去找自己的专车,抬眼就见一直跟在一号专车后面的一辆蓝鸟王已经悄无声息地停在了身旁。

政府办主任唐晓程从副驾驶位置上下来,不冷不淡地说道:“林县长,这是辛〖书〗记给你安排的专车,请上车吧。”

林远方倒是没有想到辛况名最终还是把这辆蓝鸟王安排给了自已也罢,蓝鸟王就猛鸟王,也省得自己乘坐贺之春留下怕专车让白墙县那些本地干部睹车思人。

林远方坐进了车内,发现坐在驾驶员座位上的竟然还是那个老司机赵大磊,心中不由得暗笑,虽然辛况名贵为白墙县县委〖书〗记,但是在这件事情上,也不过和正科级的政府办主任唐晓程打个平手,辛况名坚持了他安排的蓝鸟王,唐晓程坚持了他安排的老司机。不过这也恐怕是辛况名喜欢看到的结果吧?政府办主任是县长的大管家,在辛况名心中,恐怕也是巴不得自己有一位不怎么配合的大管家吧?

赵大磊发动着车,不紧不慢地跟在辛况名的一号专车后面,他的车开得极稳,就是在穿越横贯马路的铁路的时候,林远方也几乎没有感觉到车身的抖动。林远方心中就惊奇,暗道赵大磊这样的开车水平,连王双喜也有所不及”难道说自己误会唐晓程了?他把赵大磊安排给自己开车也是一番好意?

车队很快就进入了县委大院。林远方下车后,发现周围的人都拿眼睛盯着他看。这时,龚凯平已经在县委〖书〗记辛况名的陪同下率先进了办公楼。

迟延年笑着说:“林县长,请跟我来!”林远方迈开脚步”随着前面的龚凯平和祝淮山,也进了办公楼。

林远方觉得很奇怪,他的脚下只要稍微慢一点,后面的队伍也都跟着慢了下来,没有人发号施令,但步调就是这么协调一致。

进了县委常委会议室后,迟延年抢先一步站到了一张沙发旁边,微笑着冲林远方做了个请的手势。

林远方就明白,这是他的座位,就走过去坐了下来。

跟在他后面地人也都鱼贯而入。依次坐到了属于自己地位置上,秩序井然。

扫了会场一圈,林远方看到在座的都是县委常委”就明白这是按照惯例,先召开一个县委常委会。

众人稍事休息,喝了。茶,抽了一支烟,辛况名井示了龚凯平之后,就宣布常委会正式开始。他有重新向各位县委常委们介绍了一下林远方,算是林远方正式和常委们见了面。在林远方做了简短的发言后”粪凯平当着全体县委常委的面,按照市委组织部的说法,高度赞扬了林远方一番。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辛况名就提议让林远方去和县里科级以上领导干部们见个面,讲几句话。

于是众人又站起来,簇拥着龚凯平往外走”经过侧门进入了县委大礼堂。

上了〖主〗席台后。林远方找到了写着自己名字的台卡,正好是在龚凯平的右侧,而县委〖书〗记辛况名的位置则在龚凯平的左侧。工作人员上前拉开座椅后,林远方等龚凯平和辛况名都坐下之后,才对工作人员说了声谢谢”坐了下来。〖主〗席台上其他人都按照职务的大小,一次落座。

坐定之后,林远方朝〖主〗席台下这么一扫。也不禁有些吃惊。可以容纳近千人地大礼堂里边”黑压压地一大片,全是攒动地人头”座无虚席。

说句心里话,林远方虽然一直处于权力的核心阶层,但还真没见过如此壮观地景象。

在党校里边,虽然礼堂也给坐满了。但那毕竟是来自全省各地的领导干部集中到了一块,并不能说明什么。

如今一看,也难怪有人说怪话了:“厅级干部一走廊,处级干部一礼堂,科级干部一操场。”只不过今天的情况稍微有点区别罢了,是科级干部一礼堂!

林远方发现台下有不少人,正探头探脑地看着他,即使视线偶尔与并排的同志一碰,那人马上低下头去,不敢与他对视。

按照惯例。会议由县委〖书〗记辛况名亲自主持,他冲着麦克风干咳一宾,大声说:“同志们,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龚凯平同志宣布市委的决定。”

在热烈的掌声中,龚凯平拿出任命文件,不紧不慢地大声宣布:“经市委研究决定,任命林远方同志为紫云县委委员、常委、副〖书〗记,拟向县人大常委会提名为副县长、代县长。”

辛况名带头鼓掌,台上台下响起了一片不怎么响亮甚至说有些稀稀拉拉的掌声。林远方垂下眼帘,心中暗道,看来白墙县这些干部不怎么欢迎自己这位新任代县长啊!但是无论欢迎不欢迎,自己都上任了,成为了白墙县一县之长,在随后的岁月了,白墙县的社会经济建设,将不得不打上他林远方的烙印。

龚凯平接着又说了一些什么林远方同志思想政治觉悟高,立场坚定之类的套话之后,然后在还算响亮的掌声中结束了自己的发言。

看着场面和自己设想的没有什么区别,辛况名心中就有些得意,暗道林远方你不是不识好歹吗?离开子我的支持,你单枪匹马就想慑服白墙县这些本地干部?休想了!以后啊,有你苦头吃的!

辛况名心中想着,嘴里却用热情的语气大声说道:“下面,我们请林县长给大家讲几句话,好不好?”

于是林远方就在这种古怪的有些沉闷的气氛下”开始了自己当县长的首次演讲。

“这次组织上调我到白墙县来担任代县长,我感到很荣幸。因为白墙人所拥有的拼搏精神世所公认,我为能加入白墙建设者这个行列感到自豪,同时也感到责任重大。我决心与全县干部群众融为一体,共同为白墙的事业而努力奋斗……”林远方冲着话筒,缓缓说出了自己已经打好了腹稿的一套放在四海皆准的官话。这其实也不能怪林远方,他初来乍到,很多情况都不了解,在这种情况下,其实没有什么可说的,但是今天这种场合”不说又不行,只好准备一些空洞的口号式的套话来应付场面了。

林远方讲话结束后,会场上又响起了一片稀稀落落的掌声,如果林他此时坐在台下的话,会发现坐在〖主〗席台上的人”脸色各异,幸灾乐祸者有之,双眉紧锁者有之,面无表情者也有之。县委〖书〗记辛况名则板着他那张大脸,严肃异常。好在大家都是官场中人,又都是一定级别的领导干部,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接下来”辛况名耐着性子,发表了热情洋溢地欢迎讲话。再接下来,就是党群〖书〗记石志峰,然后县委的其余几个副〖书〗记也都依次讲了一些好听的话。

到这里,整个上任的流程算是告一段落,林远方同志正式就任白墙县县委副〖书〗记、代县长。

县委招待所白墙宾馆,已经摆下了丰盛的宴席,在县里边,凡是自认为上得了舁面的头头脑脑们无一缺席。席间,林远方总说自己是半客半主,大家敬酒便多冲着龚凯平。

龚凯平即使上了酒桌”依然是一副不冷不热地态度,举着杯,直截了当地说:“我就这一杯”各位随意!”可是一席终了,他那一杯酒还是一杯酒”任谁劝他,都不肯多喝。

粪凯平这么一搅,打算闹酒地人都不敢太过造次。林远方端着杯子,直说自己的酒量不行,一杯就倒。他毕竟刚来白墙,又是县里的大权在握的二把手,别人在摸不清深浅的情况下,到底不敢胡来。

一时间,气氛责似热烈,却少了往日的那种敝开来闹腾的劲头,倒也显得有些与众不同。

席罢,辛况名把龚凯平请进了白墙宾馆新修的一号小楼。楼内大约有二十多个套间,只负责接待市里和省里来的领导。

相隔不远处的huā园里,还有一栋雅致的小楼,县里人习惯性称之为二号小楼。除了辛况名、石志峰等几个副〖书〗记一人占用了一个套间之外,二号小楼也不对外营业。

县委班子成员集体把龚凯平送进了房间,然后依次退了出来,辛况名就留下来陪着龚凯平说话。出门后,众人又纷纷凑到林远方地身边,使劲地和他握手,热情地打着招呼。

待到曲终人散地时候,迟延年客气地把林远方送进了属于他的套间,房间号不错,五零八!

按照约定俗成地惯例,林远方在小楼也拥有一间专用的大套间。会客室很大,室内的摆设也还算是不错,令林远方感到满意地是,室内有一只大浴缸。

这个套间的使用,不受他将来分房与否的影响,只要他还在目前的位置上,就可以一直享用下去。

林远方见唐晓程面无表情地跟着自己进来,知道他有些不情愿,于是就挥手说道:“唐主任,你随意,我喝多了,得休息一会!”

唐晓程心中虽然有些想法,但走出于职业习惯,还是仔细检查子一遍房间里的设施,然后对林远方说道:“县长,那我就不耽误你休息了。”说着就退了出去。

林远方望着唐晓程的背影摇了摇头,虽然从内心来说,他对贺之春手下这一帮肯干实事的白墙县本地干部还是比较欣赏的,这其中也包括唐晓程。但是唐晓程如果一直不配合的话,自己恐怕也不能继续用他了。政府办主任可是自己的大秘书,自己的很多想法和命令都要通过这个大秘书的口传达下去,执行下去的,如果这个大秘书用起来不能得心应手,必然对林远方贯彻自己的意志造成很大影响。

正在想着,却听房门一响,唐晓程带着一位漂亮的女服务员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罐茶叶:“林县长,也不知道你喝茶的口味,我给你拿了一罐明前狮峰龙井,不知道你喝得惯不?”

这个唐晓程,也不是完全不开窍嘛!还知道拿茶叶进来。林远方莞尔一笑,说道:“我最喜欢的还是信阳毛尖,不过狮峰龙井也是好茶,味道很不错!”

“那这罐龙井你先喝着,我回头就去市茶叶公司王经理那里弄集特级毛尖回来。”唐晓程就指挥服务员为林远方泡茶。

这时又听房门一响,辛况名含笑走了进来。!~!

本书来自品&书#网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独白小说网(www.netdubai.net) 手机版:m.netdubai.net】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