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升迁之路
听书 - 升迁之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418章 要了老命

夏言冰 / 2019-12-27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唐主任,有什么问题想不通,可以坐下来慢慢说嘛!林远方不慌不忙地说道,伸手指了指办公桌前面的椅子。

“县长,按照咱们县里的惯例,县里主要领导发生变动,在新领导上任三个月之内,是不会对以前的工作模式进行重大变动的。”唐晓程拉开椅子,气鼓鼓地坐下,望着林远方说道:“您现在上任才刚刚半个多月,这个时候召开常委会讨论成立财经工作领导小组的问题,是明显违背以往惯例的!”

林远方倒是没有想到唐晓程会如此直言不讳地为自己抱不平。其实唐晓程说的这个惯例,不仅仅是在白墙县存在,在其他地区也普遍存在。一般来说,对于新上任的县长或者〖书〗记,都要给一段时间作为缓冲期,让他们用来熟悉和了解情况,以便适应和进入新的工作角色。这段缓冲期三五个月或者半年不等,视当地情况复杂程度而定,一般而言最短也都在三个月左右。从这个角度来讲,辛况名在林远方上任刚刚,半个多月就提出要成立县财经工作领导小组,是不符合官场规矩的。

对于这一点,林远方本人当然也非常明白。但是这毕竟只是一种惯例而已,并没有什么相关文件明文规定,林远方即使心中明白,却无法在常委会上对辛况名的做法提出质疑。再者说来,以常委会上的力量对比,对林远方来说,即使能够拖延到三四个月后讨论这个问题,恐怕还是不能阻止辛况名这个动议通过,所以,辛况名也很清楚这些,所以才会如此有恃无恐。但是呢,辛况名却根本想不到,林远方在省里的背景之深远远超出了他的估计。在获得了省财政厅二号领导李巧琳的支持之后,辛况名这个煞费苦心所想出来的伎俩对林远方根本造不成任何威胁。

不过林远方自己明白”下边人未必清楚。很多人见到县委常委会通过了这个成立财经工作领导小组的决定,恐怕第一反应就是他这个新任代县长失了势,县里的大局完全被县委〖书〗记辛况名所掌控。所以,虽然唐晓程是贺之春一系的人马,但是他能够这个时候站出来表明自己的态度,也确实需要一股涌起的。从这个层面上来说,唐晓程的抱怨不光是替他林远方鸣不平,更是一封向他林远方表示效忠的决心书。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从这一刻起,唐晓程这个前县长贺之春提拔上来的政府办主任”正式投入他这个新任代县长的麾下。

“老唐啊,这个事情,你要正确看待嘛!不要有那么大的火气!”林远方笑了起来,从抽屉里拿出一盒大中华,扔到唐晓程面前,“来,抽支烟”消消火。”

听到林远方对自己的称呼从“唐妻任”变成了“老唐”,唐晓程心中也是一阵激动。他知道,自己选择第一时间来向县长表明态度这一步棋是走对了。不然焉能这么容易就从“唐主任”进步到“老唐”?虽然说从县里当前的局面来看,辛况名气焰正盛”林远方县长失了一分。但是从长远角度来看,以林远方背后的那些政治资源和人脉资源,辛况名想完全占据上风,怕也是不太容易!

他恭敬地撕弃了烟盒,拿出一支香烟,却并不点燃,只是望着林远方”执拗地说道:“县长,我就是想不通!”

“想不通也要想通!”林远方板起了面孔,“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县委通过这个决议,也是为了更好的开展工作嘛!我这里撂下一句话,以后对财经工作领导小组的事情”咱们县政府必须全力配合,任何人都不得扯后腿!”

唐晓程揣着那盒软中华离开了县长办公室,他虽然挨了一顿训,心中却很是高兴。对于县长训他的那些话,他自然是要反着听。既然县长郑重其事地交代要“全力配合”财经工作领导小组的工作,“不得”扯财经工作领导小组的后腿,那么政府办这里就一定不能去配合财经工作领导小组的工作,要想办法去扯财经工作领导小组的后腿,否则,就对不起县长这一番语重心长地叮嘱!

………………………………”……………………,在白墙县委常委会通过成立县财经工作领导小组决议的第二天,白墙县财经工作领导小组成立大会暨第一次工作会议在县财政局小礼堂召开,能容纳一百多号人的财政局小礼堂被坐得满满地,场面看起来颇为壮观。

白墙县县委〖书〗记、白墙县财经工作领导小组组长辛况名端坐在主席台的郑重,主持会议。在他身旁,分别坐着县委副〖书〗记、代县长、县财经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林远方和分管农业的副〖书〗记康崇生,分管工业的副〖书〗记肖三平、分管农业的副〖书〗记王文山和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周来福等财经工作领导小组的全体成员也全部在〖主〗席台上第一排就坐。县委办主任、先财经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迟延年,则坐在第一排的最边缘。在他们身后,坐的有县财政局局长、县财经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常务副主任谢园行,其他和财经工作有关的单位,例如县计委主任、县经贸委主任、县国土资源局局长、县人民银行行长、县国税局局长、县地税局局长、县信用联社主任等都在〖主〗席台上就坐。

在〖主〗席台的下方,则是县财政局的全体工作人员,以及县计委、经贸委、国土资源局等有关单位副科级以上干部。从〖主〗席台往下看,只见小礼堂中人头攒动,黑压压的一片,很成规模,很有气势!

辛况名端坐在〖主〗席台正中,蝈过油的头发向后梳理得整整齐齐,在〖主〗席台上明亮的灯光照耀下,显得光亮照人,整个人也越发显得荣光焕发起来。

迟延年看了看手表,探过头来,用目光征询辛况名的意见。见辛况名示意可以开始后迟延年就对着话筒要求下面安静,宣布请县委〖书〗记辛况名发表讲话。下面就响起了一片应景的掌声。

辛况名伸出双手往下压了压,示意大家停止鼓掌,然后对着话筒,开始了他的正式讲话:“为了加强对财经工作的领导,促进全县经济健康、快速地发展,经县委常委会研究,决定成立县委财经工作领导小组……”,辛况名一边讲话,挥动着手,做着有力的手势以烘托他的讲话气势:“…………同志们,我们要高度认识到,成立县委财经工作领导小组,对于加快我们白墙县经济发展的高度重要性,我们全体党员干部要高度统一思想,和县委这个决定保持一致,全力支持县委财经工作领导小组的工作一定要……”,辛况名一边讲着话,一边用眼睛余光看着林远方,心中充满了胜利者的喜悦。本来这次会议,本来没有必要搞得这么大阵仗只要选个小会议室,把财经工作领导小组的成员和相关部门的负责人召集到一起,开个会议就行了。让下面这么多人参加完全是没有必要的。

但是辛况名偏偏要搞出这么一个大阵仗,要求财政局全体人员和相关单位的副科级干部全部参加,他要通过这么一个方式让全县人都知道,白墙县已经完全是他辛况名的天下。你们不是都说新任代县长林远方背景如何如何之深,人脉如何如何之广吗?记就让你们看看这么有人脉这么有背景的林远方,在记面前不是照样吃瘪,乖乖把财权交上来吗?连林远方都要这样乖乖就范,至于其他的人,你们连林远方都比不上就不要在心中起什么幺蛾子了!

牛万华坐在〖主〗席台的角落里,目光望向正在发表讲话的老板辛况名,心中充满了喜悦。成立了财经工作领导小组,老板名正言顺地掌握了全县财政大权,自己这个做秘书的地位比起以往也就更加重要,以后那些想要财政拨款的部门单位少不得要想方设法走自己的路子啊!

正在美滋滋地想着,手包里的手提夹话忽然间响了起来。牛万华往辛况名那边望了一眼,连忙拿起电话躲到〖主〗席台后边接听电话了。也就半分钟的时间,牛万华一脸焦急地从〖主〗席台后面跑了出来也不顾什么忌讳,一路小跑地往〖主〗席台正中正在讲话的辛况名那边跑去。

“这个牛万华,越来越不像话了!没有看到辛〖书〗记正在讲话嘛!”迟延年脸色就有些不好看,心中说道,“看来私下里找个机会要敲打他一番,越是领导身边的人,越是要懂规矩啊!”,牛万华跑到辛况名身后,俯身对着辛况名地耳朵小声说道:“辛书记,您停一下,我有要紧情况向您汇报!”,辛况名挥舞着手势,慷慨激昂地讲得兴起,忽然间被牛万华打断,脸色不由得难看下来。他伸手关了话筒,低声对牛万华呵斥道:“什么事情,不能会后说?”,“辛〖书〗记,真的很要紧!”,牛万华不管辛况名的呵斥,面色紧张地望着辛况名。

见牛万华如此,辛况名不由得重视起来。他也了解自己这位牛秘书,知道他一向沉稳,不是没有见过大世面的人,他既然如此着急,说明事情必定很严重。于是他就站起身来,走到〖主〗席台的角落,对跟来的牛万华严肃地说道:“说吧,什么事情?天塌不下来的!”,〖主〗席台下面的人什么时候见到过县委〖书〗记正在讲话忽然间停下来不讲了呢?今天既然发生这罕见的一幕,说明县里肯定走出了什么大事了。一时间大家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小礼堂中响起一片嗡嗡地声音。即使在〖主〗席台上,这些财经工作领导小组的领导成员们,也互相交流着惊异的目光,心中暗自猜测着县里究竟发生了什么突发情况,竟然能够让牛万华跑过来打断县委〖书〗记辛况名的讲话。辛〖书〗记,省财政厅小金库治理办公室的督察工作组的人来了!”牛万华说道。

“什么!”,辛况名不由得浑身一紧,“小金库治理办督察组的人来了?”,“是啊!财政局办公室副主任老王留在办公室值班,他刚刚给我打了电话,说省财政厅小金库治理办公室督察工作组已经到了办公室,把财政局所有账目都封了……”,听到这里,辛况名脸色一下子变得非常难看!在天朝,时下哪个地区、那个地市、那个部门没有小金库的存在啊?有很多东西,走正规渠道是无法解决的”必须通过小金库才能解决。这些东西几乎是官场上的公开秘密,虽然国家三令五申,强调要取缔小金库,可是具体到每一个地区每一个单位每一个部门,又有哪个领导舍得取消小金库啊?可以说,小金库就是领导的钱袋子,一旦没有小金库的存在,领导享受不到原来的好处不说,做事说话也没有以前便宜,在下属面前的权威也要失去大半。

比起其他单位”财政局的小金库尤其重要,因为它远非是财政局一个单位的小金库,更是整个白墙县的小金库。县委县政府如果要做点什么事情,都要从财政局小金库里开销。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如果财政局的小金库被查封,等于说是封了县委县政府的钱袋子。

按照中原省小金库治理办公室的规定,对查到的小金库的资金要全部没收,并对相关责任人进行处罚。对相关责任人进行处罚,辛况名倒是不怎么担心,到时候找几个替罪羊,县委县政府做做检讨就行了。但是对小金库资金全部没收,那就要了老命了。白墙县财政局小金库中的帐外资金可是有一千五百多万,这甚至相当于别的穷县一年的财政收入。

这边巨款如果被省财政厅没收,可不是要了辛况名的老命吗?

这个该死的小金库治理督察组,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自己成立财经工作领导小组这个节骨眼儿上来,这不是硬逼着他老辛堵枪眼儿吗?按照惯例,这种督察组下来”要提前打个招呼,最起码也要给市财政局打个招呼,然后在市财政局领导的陪同下,下来检查。如果是那样,市财政局怎么样也要偷偷地给自己通一下子气”让自己这边提前做好准备。怎么会像现在这样,不声不响地就下来了呢?一点准备和反应时间都不留给自己,这又意味着什么呢?

“电话给我!”,辛况名伸出手来,牛万华连忙把手中的手提递到自家老板手里。辛况名也顾不得那么多人都在等他开会,他拿起手提,拨通了市财政局局长杨威利的电话。

“柳秘书吗?是我”白墙县老白啊。你好你好!我有点事情要找你们杨局长,不知道他现在方便吗?好的,好的。麻烦柳秘书啊!”,辛况名纵使是掌管一县几十万人口的父母官,在市财政局局长杨威利的秘书面前也要放低姿态。刚何况现在辛况名还希望通过杨威利到省财政厅小金库治理办督察组面前给通融说项,所以跟柳秘书说话越发客气。

那边挂了电鼻”辛况名等了大约有一分多钟,这一分多钟时间,对他来说却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终于,他的手提电话响了起来,看着号码,正是他刚才拨打过去的号码。

北郭市的干部,都知道杨威利的架子很大,现在杨威利只让自己等了一分多钟就给自己回电话,说明咱老辛在杨威利心目中还是有一点分量的。辛况名一边想着,一边接通了电话,嘴里亲热地说道:“杨异长,我是老辛啊!有点……啊!?柳秘书啊!”,电话里传来柳秘书的声音:“辛〖书〗记,我们杨局长正在跟孟市长通电话汇报工作,暂时不能接你的电话。等他向孟市长汇报完了工作,你再打过来好吗?”,向孟市长汇报工作?真的假的?辛况名皱着眉头,客气地问道:“柳秘书,杨局长那边大概要多长时间呢?”,“这个我也说不好。你过一两个小时再打过来好了!”,柳秘书不等辛况名再说话,就挂断了电话、

辛况名拿着手提干生气。不管杨威利是真的向孟河源汇报工作还是说假话搪塞,自己都毫无办法,难道自己还真的能去打电话问孟河源,杨威利是不是在向他汇报工作不能?不过对于杨威利,自己以往也够意思,杨威利还不至于用假话来搪塞自己吧?

正在想着,忽然间小礼堂的大门被推开,几个人簇拥着一个中年人走了进来。门口立刻有人伸手拦着:“干什么的?”,中年人严厉地扫了站在自己面前这个人一眼,冷声说道:“我是省小金库治理办公室督察组组长,要见你们县委〖书〗记!”,!~!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独白小说网(www.netdubai.net) 手机版:m.netdubai.net】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