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升迁之路
听书 - 升迁之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424章 辛况名又被打脸

夏言冰 / 2019-12-27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手机阅读

第424章辛况名又被打脸

小金库治理办督察工作组虽然只是对县委办、财政局和交通局三个单位的小金库展开调查,却把整个白墙县弄得鸡飞狗跳,每一个单位的一把手都人人自危,生怕自己不开眼,冒犯了新县长林远方的权威,那么省小金库治理办第四督察组的下一个调查对象,很可能就是自己了。品书网

县委辛况名也焦头烂额地,无论他在什么地方,都要分心关注着县委办和交通局的情况,提着心吊着胆,生怕自己的那些不见光的烂事被王明远揭开了盖子。虽然说督察工作组只是针对小金库进行调查,但是小金库一旦被查获,顺着小金库的账目一笔一笔地追查下去,里面的秘密还不全得暴露出来?

相比之下,林远方则是十分悠闲。除了跟踪一下张亚林负责的战备公路情况外,其余时间,他都用在到下面乡镇检查工作去了,至于县里乱成一团鸡毛,关他林远方什么事情?让辛况名这个财经工作领导小组去伤脑筋吧!

说起下乡检查工作,简直就象是演戏。就拿林远方今天检查的当阳镇来说吧,林远方人还没出,政府办就向相关的乡镇下了通知,然后当阳镇党委政府紧锣密鼓地和政府办协商检查的行程以及主题。

林远方就象是一尊木偶,有一只无形的手在身后牵线控制着,难有自由。大家都心照不宣地说假话讲套话演大戏,维持着官场的和谐与稳定气象。潜规则如此,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

林远方其实最反感就是这样的情况,但是他现在正和县委辛况名暗中掰着手腕,这个时候再对下面人开火,实属不智。等他能够控制白墙县的大局了,就绝不会允许这种官场中丑陋的规则在白墙县再大行其道。

小车刚进入当阳镇的境内,林远方就看见当阳镇的张生光和镇长方慧明笑容满面地站在路边。林县长的威名随着省小金库治理办督察工作组的进驻已经传遍了白墙县每一个角落。虽然说表面上看起来,林远方只不过是一个被剥夺了财权的瘸腿县长,但是张生光和方慧明丝毫不敢轻慢,十成十的做足了接待规格。如果不是忌讳辛况名的看法,张生光和方慧明甚至想给予林县长超规格的待遇,亲自到县政府去迎接林县长下来呢!

下了车,林远方说:“都说过了,在镇政府门前见面的,你们真是太客气了。”

镇委张生光笑着说:“应该的,应该的……”

进了镇后,林远方突然现许多小学生站成两排,手里拿着鲜花,欢呼着恭迎他的到来。

已是寒冬腊月,孩子们却只穿着单薄的蓝校服,里面路出白色衬衣,小脸一个个冻得通红,甚至不少孩子已经开始流清鼻涕了。

“天寒地冻的,让孩子们过来干嘛?快让他们回去吧!”林远方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很坏,都是可恶的潜规则造地孽。孩子何辜,竟要遭这份罪?他很有当场骂娘的冲动。

张生光和方慧明听出了林远方的不高兴,互相碰了一个眼神,心说这真是拍马屁拍到了蹄子上。两个人不敢怠慢,连忙让人把学生解散,让他们回去上课。林远方脸上的神情这才柔和了一点。

听汇报也只是走过场,报告做得再好,领导不信任,没有任何用处。林远方低着头在纸上写了一些东西,装出认真听汇报记要点的模样。

其实。林远方是在考虑关于乡镇体制改革的问题。在他看来,乡镇这一级实体政府完全没有必要存在。古代就有皇权不出县的说法,县以下一直由缙绅与命官共治。

即使堕落的满清也只是四级政府。民国更不用说,施行的是三级半的管理体制,地区行署是虚设的一级,县政府主要对省政府负责。

现代的华夏国却是五级政府地行政体制,从中央、省、市、县,一直到乡,干部数量之多。简直创造了历代的奇迹。

一个人可以干完地事情,需要分给五个人。甚至是十个人来做,效率低下不说,还创造了大量权钱交易的灰色地带。

就拿当阳镇来说,一个六万人的乡镇,科级干部就有三十多人,开会的时候,小小的会议室根本坐不下。

张生光地汇报林远方一句话都没听进去,但他依然充分肯定了当阳镇党委一班人的工作成绩,场面话说了不少,博得了阵阵掌声。

吃午饭时。刚坐上桌子。饭店老板过来打招呼,林远方笑着说:“老板的生意很好吧?”

老板见林远方和蔼可亲,不像是其他领导那种做派,就大着胆子说出了真话,他说:“我这里是小本经营,生意全靠张和方镇长照顾。也不怕您笑话,都快一年没给俺结过一次帐了,白条都有一尺多高呢。”

张生光的一张白脸紫中黑,大吼道:“你少给老子胡扯,约好了年底结帐的嘛,堂堂镇政府还会少了你那几个小钱?”

镇长方慧明也跟着打圆场说:“县长,您别听他胡说,他今天早上喝多了酒,刚和婆娘吵架来着。”酒店老板让人给轰了出去,一个五尺多高的汉子,蹲在门外直哭。

如果林远方没有记错的话,张生光和方慧明都是才换的新车,两辆车加一块至少得五十来万,有钱买车,无钱结帐,这做的是哪门子的领导呢?

“老张,老方,这是不是你们特意安排的一出,来向我哭穷啊?”林远方似笑非笑地望着张生光和方慧明。虽然他很生气,但是还要讲究一个方式方法。一个领导如果动不动就用拍桌子发脾气来吓唬人,部下只会说你无能。

张生光和方慧明本来担心县长会发脾气,见林远方的态度十分平和,张生光和方慧明悬着的心就放下了,脸色也好多了,陪着笑容异口同声地说道:“县长,在您面前,我们哪敢耍什么心眼儿啊?”

林远方摆了摆手,说道:“你们俩跟我耍什么把戏也没有用。告诉你,现在辛是财经工作领导小组组长,要哭穷,去他面前哭去。”

“县长,我们真的没有啊!”张生光和方慧明一脸委屈。

“既然没有,”林远方放下筷子,说道:“那还不快点把这一点账给清了?”

张生光和方慧明虽然不清不愿,但是这个时候,却不得不让党政办主任出去找酒店老板清帐。

林远方这才有说有笑,与张生光、方慧明两个都碰了酒杯,让两个人都挣回了一点面子。

用过午饭,稍事休息后,下午林远方快转完了几处乡镇企业和农业示范户,回到镇政府做了几点务虚的指示后,登车准备回县城。

车刚出乡政府大门,就见一个老汉穿着一件破败的棉袄,在瑟瑟寒风中跪在门口,手里高举着告状信,就象古时候拦住官轿喊冤的一幕。

张生光今天算是倒了大霉,接连遇到糗事,搞得下不来台。方慧明也气得不行,最后还是两位工作人员机灵,连哄带拖地把那位老汉弄进了镇政府办公室。

换了别地乡镇,林远方早就火了,可是对当阳镇的和镇长,他有些无奈。张生光是石志峰的嫡系,方慧明是肖三平的心腹,打狗还要看主人呢,石志峰和肖三平一个分管党群,一个分管农业,林远方不能不投鼠忌器。

总不能建议常委会把他们同时都撤了吧?

搞政治的人,最忌讳两面树敌。林远方现在正和辛况名在掰手腕,就不能再去得罪石志峰和方慧明,不然的话,林远方在白墙县的工作就不好开展啊。现在林远方必须忍,现在即使不忍,以他在县委常委会可怜的根基,也处理不了这两个东西,反而会把矛盾表面化。林远方决心,一旦时机成熟,立马把这两个家伙坚决拿下,决不姑息养奸。

且不说林远方那边下乡,再说辛况名这边,愈发焦头烂额,因为财政局谢园行向他报告,省财政厅以清理积欠款的名义,把白墙县财政上以前积欠的四千多万一下子给扣掉了。

前面说过,在十年前,白墙县还是一个贫穷的农业县,财政年年赤字,这累积下来,欠省财政的上缴款达六千多万,这几乎相当于白墙县当时三年多的财政收入,如果省财政厅把这个钱扣下来,白墙县几千名吃财政饭的机关事业单位人员恐怕就要喝西北风了。当时像白墙县这样的贫困县有好多家,省里针对这样的情况,专门出台了一个政策,积欠款暂时可以少缴和缓缴,等这些贫困县财政收支出现盈余了,再清理这些历史积欠款的问题。

后来贺之春当上县长之后,在白墙县大力发展陶瓷工业,很宽,白墙县就从一个贫穷的农业大县,翻身成为北郭市数一数二的经济强县。但是对于县财政前面留下来的巨额积欠款,贺之春并没有急用去偿还,而是指示县财政局,能拖就拖,能赖就赖,所以这么七八年下来,白墙县只偿还了两千万左右的历史积欠款,还有四千多万一直拖着没有还,好在省财政厅那边也没有认真追究这个事情。却没有想到,现在省财政厅却较起真来,要把这四千多万历史积欠款给扣下来。

说句实在话,如果是在放在以前,省财政厅把这四千多万扣下来就扣下来了。虽然说这相当于白墙县四个月的财政收入,但是白墙县仗着贺之春这几年打下的深厚底子,要一要牙,也就过去了。

可是不得不说,省财政厅选的这个时间点太损了一点,因为再过三天,就是白墙县全县吃财政饭的干部职工发工资的日子。

如果仅仅是这样,也不当紧,因为白墙县这些吃财政人头饭的干部职工一个月的工资也不过千把万,财政局小金库的账上,就有两千来万,也可以先拿出来救一救急。但是呢,现在省小金库治理办王明远组长就率领着工作督察组蹲在财政局查账,虽然说谢园行工作做得的比较好,到目前只被查出来五百多万帐外资金,小金库里还有一千五百多万没有被发现,这些钱拿出来,足够发这个月的工资了,但是问题是,这小金库的钱现在藏还藏不住呢,又怎么敢去动用呢?这不是往督察工作组枪口上撞吗?

当然,县里下属的其他单位和部门,也都有自己的小金库,尤其是像经贸委、国土局这些得为,小金库还非常厚实。如果让这些单位都挤一挤,凑出一笔资金,也那把两天后的难关度过。可是问题是,小金库督察工作组除了县财政局外,还有对县委办和交通局都动了手。想一想看,连县委辛况名的直属地盘,督察工作组都敢封了查账,还有其他什么部门他们不敢查的?自己单位小金库是有点钱,也可以为县委辛况名贡献出来救救急,可是问题是,一旦这样做,岂能瞒过县长林远方?林远方只要努一努嘴,那个王明远还不带着督察工作组杀到自己单位?到时候小金库里的资金全军覆没倒不要紧,关键是,这个违规设立小金库的责任和后果,自己能够承担得了吗?

听着财政局局长谢园行在自己面前说着这不行那不行的,辛况名不由得心头火起,他盯着谢园行,说道:“就是那些单位都说没有钱,你也可以找银行去贷款嘛!咱们县和银行的关系不是一向很好吗?让他们先贷个一千万出来,怕什么?以咱们县的财政实力,还怕还不上这笔钱吗?”

“辛,我已经给工农建中四个银行的负责人都打了电话,他们都说,现在到了年底,行里严格控制着贷款规模,贷个三五十万可以,再多,就不可能了!”谢园行小声汇报道。

“三五十万顶个屁用!”辛况名用力拍了一下桌子,“老谢,你是怎么办事的?四个银行行长,你一个都搞不定吗?”

谢园行低下头不说话,他其实对辛况名也是满腹意见,如果不是辛况名要别出心裁,搞什么财经工作领导小组,能惹了林远方,让省里督察工作组下来吗?现在,财政局已经被查出来五百多万帐外资金,虽然辛况名拍着胸脯说这件事情由县委顶着,可是谁知道最后结果会是什么?小金库治理办背后可是有省纪委和监察厅的影子,如果被捅到省纪委那里,辛况名这个县委还能顶得住吗?到时候会不会把自己这个局长当做替罪羊抛出来呢?

不过说起工农建中四家银行行长,这次也是邪了门了。按照谢园行的经验,即使是到了年底,如果白墙县急需用钱,只要开口,不管是工农建中四家银行的任何一家,随随便便都可以放出一千万的贷款。对于白墙县这样年财政收入将近两个亿的经济强县来说,银行巴不得你贷款呢,这样的优质客户,到哪里去找呢?去年的时候,甚至发生了一幕可笑的事件,工行的王行长上门求谢园行贷款,帮他完成贷款任务。但是现在,情况怎么颠倒过来了?莫不是林县长在金融系统,也有硬扎的关系?不然,就无法解释四大国有银行为什么会如此步调一致。

辛况名见谢园行低头不敢搭茬,知道再骂他也没有用。于是就对外面喊道:“万华,你过来一下。”

牛万华听到老板的召唤,不敢怠慢,快步走了进来:“,您有事?”

“万华,你立即给县工行王行长、县农行刘行长、县建行李行长、县中行金行长打电话,说我今天中午请他们吃饭。地点嘛,就定在白墙宾馆一号厅,时间嘛就顶在十一点半,十一点半让他们全过来。”辛况名吩咐道。他就不信,以他县委至尊,到时候在酒宴上亲自向这四位行长提出贷款要求,这四个行长还敢拒绝他。在白墙县这一亩三分地上,他辛况名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牛万华领了指示,一路小跑地到隔壁秘书室去打电话联系了。

辛况名点一支香烟,靠在皮转椅上吞云吐雾。他看也不看如同低头认罪一般小心翼翼地坐在那里的谢园行,心中暗自打算,让这个老谢看一看他这个县委的办事手段。

很快,办公室门不推开,牛万华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怎么样,万华,都通知到了?”辛况名夹着香烟,信口问道。

牛万华看了看谢园行,没有回答,而是小步跑到辛况名身侧,咬着耳朵根低声说了几句。

谢园行耳力极好,虽然隔着两米远的距离,牛万华声音又很低,但是谢园行还是听到了:“……没空……开会……到市里”等几个字。

辛况名刚才还自信满满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非常难看。

“妈了个巴子!这些不识抬举的家伙!”辛况名狠狠地把烟头掷在地上,“万华,你去问问局的老戴,他手下的经侦大队,是不是养着当画看的?该动一下,还是要动一下嘛!”RO!~!

本书来自品&书#网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独白小说网(www.netdubai.net) 手机版:m.netdubai.net】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