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升迁之路
听书 - 升迁之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451章 驭下法门

夏言冰 / 2019-12-27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手机阅读

又往深处想了一想,江耀武岁支吾吾地说道:……林县长。品书网我一一一我还有个想法……”

“老江,有什么想法你就说嘛!”林远方已经大致知道江耀武要说什么,其实他也是这样的想法,但是这话他不好主动提出来,不合适!江耀武作为受害人,提出来却再恰当无比。他故意说起那个摄像机,就是存心在点醒江耀武。

江耀武这个时候彻底想明白了,如果要让〖警〗察按照强jiān未遂来立案,固然龙亚希那个披着人皮的畜生能够得到相应的惩罚,但是女儿江竹云的名声肯定也毁了。嗯一想那些无孔不入的小报的娱乐记者,如何能放过这样轰动xìng的huā边新闻。“什么著名导演下药míjiān清纯女大学生”、“什么女大学生出演电视剧惨遭暗算,险些失身”如此等等等等,虽然江耀武不是新闻记者,但是他闭着眼都能够猜出那些无良的记者为了争夺眼球取得轰动xìng效应会取什么样的新闻标题,在那些无良记者的笔下,写出的新闻标题和内容只会比江耀武想到的更不堪。如果真的是这样,让小云如何能够承受的了呢?小云在他们夫fù的呵护下,从来没有受过什么委屈,所以才会如此单纯,如同一张白纸一般,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小云单纯的心灵受到的创伤之大肯定是无法想象的,如果再因为这件强jiān案把她牵扯进去,全国的记者蜂拥到她的面前,逼问她那不堪回忆的每一个细节,让小云又如何能够承受的了呢?这时候小云在影视圈里的前途都是无足挂齿的小事,如果这孩子不堪忍受外界的sāo扰产生了轻生的念头,那江耀武可真的是后悔莫及了!

和小云今后的人生道路比起来,那个畜生导演龙亚希能不能得到法律的制裁反而不重要了。反正江耀武刚才那一顿痛殴也下手不轻,龙亚希就是不被抓进去,也知道要养几个月的伤才能复原。

但是〖警〗察既然已经到了现场,龙亚希又涉嫌刑事犯罪,这个案件并不是江耀武不想追究就不追究了。按照法律规定,凡是涉嫌刑事犯罪的,公干机关是必须立案侦办的,与受害人打算不打算追究的主观想法毫无关系。江耀武担任过华一铝厂的厂长,好歹也算是副厅级干部,当然是懂得这其中的关窍,知道自己出面向警方提出这个要求肯定是没有用,只有求助于林远方。林远方既然能够让那个南局长网开一面把摄像机胶带这样的重要物证都让自己销毁,那么假如林远方肯帮忙,让南局长答应不要立这个案子,南局长恐怕也不会拒绝的。

盘算清楚了这里面的关键,江耀武这才大着胆子,期期艾艾地向林远方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林远方心中微笑了一下,江耀武被打成这般模样又折腾了这么久,难得这个时候脑袋还能够保持这样的清醒,被自己点了一句,立刻就明白了过来不愧是管过几万工人的央企领导。

“老江,你真的想好了?就打算这样放过那个王八蛋,不追他的责任了?”林远方背着手,不动声sè地说道。

“林县长,我考虑清楚了。反正这个王八蛋也被我揍得半死,没有半年的休养,休想出来见人。”江耀武说道。

“那……小云醒来后会怎么想?你能够保证,她跟你想的一模一样,不会再报案吗?”林远方依旧是背双手。

“小云的工作我会做好的,总之,她肯定不会报案的。林县长我向您保证!我自家养的女儿,自家还不清楚吗?”江耀武急切地说道,“如果她要去报案,您可以把我的眼珠子给扣了去!”

“我扣你的眼珠子干嘛?”林远方摆了摆手,说道:“老江了,我这就去帮你说说看希望你这边不要有什么反复,让我难做啊,”

“林县长,放心我不会的,绝对不会的!”江耀武忙不迭地说道。

林远方这才转身来到南群生身边低声对他说道:,“老南啊,刚才老江说了,考虑的女儿的名声和前途,不想把这件事情闹大。你看看今天能不能就这样算了,不要立案了呢?”

凭良心说,南群生其实也不想立案。因为龙亚希毕竟是全国有名的青年导演,影响力很大。如果南群生以涉嫌强jiān的罪名把他抓进去,会受到什么样的压力,他心中自然是一清二楚。但是呢,因为这是林远方林少交代下来的事情,即使是压力再大,南群生也要旗帜鲜明的表明自己的态度。哪怕是因此自己的前途一时受阻,但是相比起得到林少的赏识来,这些都算不了什么的。此时听了林远方说江耀武也不想立案,南群生心里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林少,我听您的,您说怎么办,俺老南就怎么办?”南群生耍了个话头,也不说答应江耀武,也不说不答应江耀武。

林远方微微沉吟了一下,看了看在包厢内外站着的这十多个特警,问南群生道:“老南,如果不立案,这件事情不会有什么麻烦吧?毕竟有这么多眼睛都看着呢!”

“林少,您就放心吧,我心中有数的。今天的事情,咱们说是什么,就是井么,绝对没有哪一个小子不开眼往外多说的!”南群生信心满满的说道。也难怪他如此自信,这二中队的特警都是他嫡系的嫡系,所以南群生才会把他们调到十一楼来,只用说那些不能完全放心的,都在下面封锁出口呢!

“那好,既然你有把握,能不立案,是最好!”林远方点了点头,轻轻拍了拍南群生的肩膀。

“放心,林少,这事就交给我了。”南群生感觉到肩膀上传来一股暖流。上次他帮林远方打击黄牛党,就获得了李树文的赏识,成为了李树文亲信中的亲信。李树文平时出去办事总是带着局办主任,可是今天去参加林远方的同学会,竟然破天荒的把局办主任抛下,把他南群生带在了身边,这总以说明自己在李局长心目中的重要xìng大大增加了啊!现在自己如果再替林远方摆平眼前的事情,毫无疑问,李树文肯定会对自己更加赞赏,说不定就会把自己升上一格,调到市局弄个副局长干干。

心里想着美式,南群生招手把李洪bō叫了过来:“洪bō啊,今大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了,受害人家属不打算追究了!

“好,我马上让队员都撤回去。”李洪bō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还有,这件事情要注意保密。”南群生板着脸说道“如果有一丝风声传到外边去,你这个队长也不要干了!”

“是!我明白!”

李洪bō转过身来,大声说道:“全体集合!”

一阵脚步声响过之后,二中队的特警有排成两排,整整齐齐地站里在包厢之内。

李洪bō脸如寒霜,扫了一眼全体队员,这才说道:“你们大家给我听着今天我们上来检查,什么都没有听到,什么都没有看到,明白吗?”

“明白!”两排特警毫不犹豫地齐声回答道。“我们什么都没有听到什么都没有看到。”

听着特警们整齐划一的回答声,林远方心中暗自咂舌,说道看来这帮小子肯定不是第一次经历过这种事情了,否则如何能够回答的如此齐整一致呢?

“很好!”李洪bō微微点了点头,依旧是面容寒霜,“希望你们都能管好自己的嘴巴。如果有人敢在外面乱说一个字,老子知道了会立刻扒掉他身上的警皮的!”

说完之后,李洪bō一挥手,说道:“全体都有,向后转,跑步走!”

两列特警立刻转身向后迈着整齐的步伐,向走廊外跑去。

李洪bō向南群生警了一个礼,转身要跟着队列一起出去,南群生却伸手把他叫住,“洪bō,你等一下。”

“是南局!”李洪bō立刻停下脚步,双脚立正,笔直地站在南群生面前。

南群生含笑打量了李洪bō两眼随口说道:“你上次说你的那个内弟,叫什么名字来着?”

李洪bō心中大喜连忙说道:“南局,他叫付堡垒。”

“付堡萋,好名字啊!”南群生点了点头,又说道:“区退伍办给他安排的单位是轧钢厂吧?”

“您记xìng真好,南局。”季洪bō恭维道,“他是被安排在轧钢厂保卫科,半个月前刚去上班。”

“嗯,局里最近有不少老干警退休,警力吃紧,继续补充一批有干劲有活力的新鲜血液。前两天咱们局组织人事科的张科长还拿着这个问题在我们前叫苦来着。洪bō,你也是局里的年轻骨干,这方面有什么好的想法,可以去找张科长谈一谈嘛。”

“是,局长,我明白了!明天我就去找张科长汇报!”李洪bō不由得大喜过望,南群生活说的虽然含含糊糊,但是意思却再明白不过了。有南局的话放在这里,张科长肯定会大开绿灯,把自己小舅子给想办法掉进来。给小舅子找个好工作一直是困扰李洪bō很久的问题,他也想过让小舅子到银河公安局来工作,但是像银河公安分局这么热门的单位,又多少人挤破脑袋想进来啊,名额就那么几个,他一个小小的特警中队长,人轻言微,又如何能够和局机关的领导们去竞争啊?即使是知道没有希望,但是被小舅子抱怨久了,李洪bō不堪其扰,就他壮着胆子试着给南群生提了一下,也没有想着南群生能够真的帮他解决。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件事情今天就这么轻易给解决了。

又向南群生警了一个礼,李洪bō这才转身退出了包厢,在想着向小舅子报喜的之同时,他心里还在盘算回去后一定要再次把手下这帮队员召集起来,强调一下保密纪律,决不能在这方面出任何纰漏。

林远方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幕,也不由得佩服南群生的处置手法老到。即使是对着手心腹手下,也要讲求恩威并施,胡萝卜加大棒的政策,永远是驾取下属的不二法门,所谓两手都要硬嘛!如果单靠其中一种方法,就会造成一手硬一手软的局面,这种情况下,最容易出现局面失控,一不留神就出了纰漏。

“好了,老江,这边没有什么问题了。”林远方见南群生搞定一切手尾,这才拍了拍江耀武的胳膊,说道:“咱们可以带着小云一起走了。”

“林县长,谢谢您!”江耀武前面感谢南群生碰了钉子,这时候自然不敢再过去,只是又抓住林远方的手表示感谢。

“老江,你又来了!在这样客气,下次有什么事情,不要找我好了!”林远方被江耀武弄得哭笑不得,只好板起脸来,发了脾气。

江耀武这次讪讪地缩回了手,不再说什么感谢话。他转身打算抱着江竹云走,忽然间又想起一件事情,就转身停下,指着昏厥在地上的龙亚希,担心地问林远方道:“林县长,咱们这边是算了,可是他醒来之后,会不会报警呢?”

“放心吧,老南会把一切都帮你搞定的。就是借给这个王八蛋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报警。”林远方摆了摆手,示意江耀武放心。关于维斯特夜总会的背景,南群生在到来的第一时间,就向林远方做了介绍。那个朱大福所依仗不过银河区政法委的副〖书〗记,这个副〖书〗记以前在区司法局担任副局长,也算是政法系统的老人了,两年前调到区政法委担任副〖书〗记,担任南群生名义上的下属,实际上是在养老,并没有分管多少具体业务。如果真要较起劲儿来,他一个区区的政法委副书记,又如何是南群生这个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分局局长的对手呢?

江耀武这才放下心来,弯腰想要把女儿抱起,可是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根本用不上力。在夜总会门外,那几个保安下了狠手,江耀武受伤破重,全靠着一股气支撑,才来到十一楼,痛揍龙亚希的之后,心中的那股劲儿已经完全发泄了出来,这个时候想抱起女儿,可是万万不能了。

看着江耀武苦着脸向他求救的眼神,林远方不由得心中苦笑,算了,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他今天就当一回苦力又如何?于是他走到沙发前,弯下腰来,双手用力,把江竹云横抱在身前,一股淡淡的幽香扑鼻而来………@。

本书来自品&书#网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独白小说网(www.netdubai.net) 手机版:m.netdubai.net】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