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升迁之路
听书 - 升迁之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457章 故人有情

夏言冰 / 2019-12-27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林远方虽然对石志峰前面的做法非常不感冒,但是他到白墙县目的是要干一番事业,为白墙县百姓造福,而不是这样整曰里争权夺利争斗不休。因此,白墙县的局面越快稳定下来越好,现在石志峰既然主动发出了和解的信号,林远方也不为己甚,含笑点头,说道:“我就这么点爱好,也被志峰书记摸透了。好,就去尝一尝志峰书记的好茶吧!”

“县长,这种好事,可不能忘记俺老康啊!”康崇生好不容易靠上林远方,这个时候自然要紧跟上去。反正辛况名已经被他得罪死了,今后就死心塌地地跟着林远方吧。

“远方县长,我的嗜好和你也一样,都是爱好好茶。这次就跟你一起沾沾光,尝一尝老石的茶叶,看看是不是如他吹嘘的那么厉害!”分管工业的副书记肖三平也凑了过来。

“还有我呢!”分管城建交通的副书记王文山笑吟吟地站了起来,说道:“县长,我想老石也不会在乎多添一茶杯吧?是不是啊老石?”王文山最后一句话却是对石志峰说道。

“老王,你可别挤兑我,俺老石是那么小气的人嘛?”石志峰见王文山和肖三平也靠向了林远方,脊梁沟子里就直冒冷汗,暗自为自己先前的糊涂后悔,什么待价而沽啊?自己他娘地简直是昏了头了,瞧眼下的形势,谁都怕自己慢了一步,贴不上林远方这棵大树,自己还妄想着左右逢源,待价而沽,简直是太高看自己了。不过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啊!

“县长,还有我们呢!”刘占利、戴红奎、周来福等其他常委们都凑了过来,要跟着林远方一起过去。

“呵呵,也好,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反正志峰书记的办公室够大,我们大家都一起去吧。”林远方笑呵呵地一挥手,就由石志峰在前面带路,被大家如众星捧月一般簇拥着往石志峰的办公室走去。

等众人都离开了,一个人才泱泱地从会议室的角落里站起来,正是县委办主任迟延年,“一群王八羔子!”他吐了一口唾沫,悻悻地走出会议室,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三天后,林远方到省城去开会,忽然间接到一个熟人的电话,却是在邙南县计生办工作的叶慧珍,她正好也来到省城,听说林远方在省城快回,就要约林远方吃饭。

晚上,林远方如约来到地方,包厢里叶慧珍正在看菜单,看到林远方过来,就放下菜单,起身招呼。

“叶姐,怎么今天有空请我吃饭啊?”林远方在叶慧珍对面坐下,笑问道。叶慧珍骂道“呸!还姐呢,看来要不是我来找你,你早就把我这个姐忘到爪哇国去了吧?你小子现在官越做越大,贵人事多啊!”美女就是美女啊,即使是薄怒微嗔,样子也是娇俏好看,粉面微红,朱唇轻启,另有一种别样风韵。叶慧珍今天穿了一套宝蓝色职业装,更衬的整个人肤白胜雪,气质高贵大方,大v领恰到好处的露出雪白欣长的天鹅颈,脖子上只戴了根秀气小巧的铂金项链,项链上缀着的蓝色宝石与身上宝蓝色的职业装相呼应和谐为一体。项链再往下看去就是迷人的双峰丰满的挺起。林远方不敢再往下看,虽然身份上管对方叫姐姐,比自己大着几岁,可三十岁左右的熟女对男人的杀伤力还是相当大的,尤其像这种熟女中的珍品,尤如一颗熟透了的水蜜桃,浑身散发着一种香甜气味。

“咋这样说啊,姐,你可冤枉死我了,我不是怕你工作忙吗,没空接待我这闲杂人等?这样吧,这顿算我的,就当赔罪,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别和我计较了。”林远方有些心虚,其实在叶慧珍的关照下,林远方姐姐的眼镜店一直非常顺利,生意也越来越好,这份情心里也一直记着,可是人在官场,身不由已,整曰忙忙碌碌,连回老家的次数也是寥寥可数,更别说专程去拜访叶慧珍了,只有出国的时候带些礼物回国托姐姐送给叶慧珍了。

虽然叶慧珍表面上是在责怪林远方,但细品之下,也透露出一种熟不拘礼的亲切感,还夹带出一丝丝的挂念。人与人之间的缘份就是很微妙,像叶慧珍这样一个实权局领导夫人,自己也是单位一把手,本来对谁都不怎么放在眼里,别看平时对待下属和其他人都挺平易近人,可那都透出一种生疏的客套,只有对跟自己真正亲近的人才会流露出真实情感,开不拘礼的玩笑,说说心里话。

其实叶慧珍也知道林远方很忙,倒也不是心里真的埋怨他,本来也不想去打扰他的工作,可是最近几天心里空落落的,有些话根本无诉说处,不知道怎么就想起了他,总觉得他温润深遂的眼神给人以安定和洞悉一切世情的通达感觉,也许他能疏导自己,不知道为什么与林远方接触的不是太多,却莫名的对他有种信任感。于是借着出差的名义特地来找他吃饭,其实她在省城根本没什么特别的事情要办。

“哼,你们男人没几个好东西,尽会说好听话”叶慧珍嘴上还是不饶人,“怎么了,叶姐,到底是谁得罪你了,可别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啊,到底是哪个混蛋放火烧了城门,殃及了我这条无辜的池鱼了?”林远方故意做出一脸委屈的夸张苦相。

“扑哧!”叶慧珍被林远方的怪样逗乐了,“就你还无辜的池鱼,我看你就是条滑溜的泥鳅”叶慧珍神色一缓,继而又叹了口长气“唉~还是养儿子好啊,养个女儿,自己如珍似宝的疼爱,长大了还不是被臭男人骗了去,白白便宜了别人,还得担心她被骗上当,怕她伤心难过。”林远方一愣,“叶姐,你也太杞人忧天了吧,你女儿才多大啊,幼儿园还没毕业吧,怎么就担心起她的个人问题了,难不成她在幼儿园已经体现出早恋的趋势?你就要提前当上丈母娘了?呵呵!”

“呸,没正经的,我才不是杞人忧天呢,我这是有感而发啊,我有个要好的表妹,老公背着她在外面养了个小三,天天不着家,也不管孩子,他老公的朋友管小三都叫二嫂子了,就她还被蒙在鼓里,以为老公真的是因为在单位做领导应酬多,工作忙,老公好不容易回来一次,每每还炖好了补品给他补养身体,唉真不值当。”

“你也别生气,这样的事情这个社会上多的去了,要真过不下去离就离了呗,好女人还怕找不到真正的幸福,我相信她以后一定会遇上真正对她好的男人,生活幸福的”林远方安慰道。

“你说的倒真轻巧,哪个男人都可以变心,唯有他不能变心”,叶慧珍喝了一大口红酒继续道:“要知道我表妹跟他恋爱,可是遭到全家上下一致的反对。这个男人是她大学同学,农村来的,会点舞文弄墨的,家里一没钱财,二没背景,我表妹人长得漂亮,是学校的校花,父亲当年还是副县长,追求者无数,不知怎么就看上了这个农村小子,说他有才华、有前途、人品好,铁了心的要跟着他。家人反对,大学毕业后她居然跟着这小子私奔离开家乡,自己找了个接收单位,放弃了父亲替她安排的肥缺,跟家人几年都没来往,气得她父亲要跟她断绝父女关系。现在这臭小子倒好了,平步青云,当了大官,就忘了糟糠之妻不可下堂了,学人家养起了小三,这像话吗?想当初我表妹跟他的时候,他可什么都没有,结婚好几年,单位才分了个小单间,两个人挤在里面,那时候工资低,坐月子的时候连像样的营养品都买不起。我表妹跟着他吃了这么些年的苦,就为了等着他搂着小三跟自己离婚啊。他以为他是谁啊,想当初,虽然我姨夫反对他们结婚,可后来看在孩子都生了,这个老丈人在女婿仕途上也没少出过力,不然,就凭他,啥也没有,真以为自己才华盖世,被领导赏识,才升得这么快啊,哼,别做梦了,朝中有人好做官,朝中无人,哪怕你才高八斗,也就等着抱恨而终吧。我表妹对他这么好,他还做出这种事,你说这个人他还是个男人吗?”

林远方叹道,“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个痴情刚烈的表妹,可惜我没早认识,不然何至于便宜了那个混蛋,要是我啊,我肯定好好对待如此重情重义的女人,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女人本来就是用来疼的。”

叶慧珍放下酒杯,幽幽的看了林远方一眼,不再说话,闷着头继续喝起了红酒,林远方一看,好家伙,一不留神,说话间叶慧珍已经把半瓶红酒喝下了肚,自己可只在见面的时候跟她碰了一下杯,喝了一口而已,看上去叶姐今天心情的确非常不好啊,林远方赶紧举起酒杯跟叶慧珍碰了一下,“叶姐,你这就不对了,说好咱俩一起吃饭,你怎么菜还没上一个人先把酒都快喝光了,不行,真要喝,也得我陪一个吧”他想把瓶里的酒多喝点,希望减少叶慧珍喝的数量,“来来来,我先把这杯里剩下的干了,先干为敬啊,我再满上一杯,好好的敬敬你”。

叶慧珍平时并不喜欢应酬,酒量说不上太好,也说不上太坏,可半瓶红酒下去,还是产生了一定的化学作用的,她双颊绯红,似熟透了的红苹果般,双眼里水波荡漾,莹莹润润像是要说话一样,朱唇更是娇艳欲滴,更显得风情万种。她斜着眼,用余光一扫,轻轻笑道“嘻嘻,臭小子,你以为我喝多了吧,别小看了你姐姐我,平时虽然不怎么喝酒,酒量还是有一点的,这点酒能把我喝醉,你少艹心了。”说着自己又给自己满斟了一杯,跟林远方碰了一下“来,咱们今天喝个痛快,庆祝你老弟步步高升,前途无量!”

林远方一看,情形不对啊,今天太反常了,叶慧珍平常可不是个贪杯之人,虽然姓格有些泼辣麻利,但身为单位的一把手,人还是比较稳重端庄的,做事也很有分寸。就算说借酒浇愁,可她说的表妹的事情,最多是在背后跟着骂一骂,再厉害点就是找她表妹夫出来好好说说,教训一通也就是了,何至于难过到自己要借酒浇愁的份上了,难道……,林远方突然福至心灵,应该是这样了,但也不好说破,人家既然没说破,自己就装糊涂吧,也要顾及女姓的尊严啊,毕竟这是人家的家务事,也不好干涉太多。

林远方道“叶姐,你这种喝法就不对了,你这样一整杯灌下去,还没品出味呢,那是牛饮。像你这样有品味的人,应该细细品味这红酒的甘醇美妙,杯里只能倒三分之一杯酒,然后放在掌心里慢慢旋动,用掌心的温度温暖它,让酒香充分散发出来,然后浅浅喝一口,轻轻搅动舌头,使酒均匀地分布在舌头表面每个细胞中,细细品味那种醇香圆润的口感。”林远方边说,边倒了小半杯红酒示范着,透明的酒杯里那如红宝石般的色泽在杯里轻轻摇曳,流动出诱人的澄清几近透明的光泽。为了表明自己的诚意,林远方点的可是法国波尔多红酒,价格不菲。“哼,你是不是舍不得酒钱啊,放心,说好了我请客,今天不用你买单,你姐姐我虽然不是什么大款,喝点酒的钱还是请得起的,你只负责陪我喝上几杯就行了,什么一小口一小口的,太累了,一点也不痛快,我就是喜欢干脆,感情深一口闷,亏你还是个大男人了呢,还不如我这个女人爽快。还是咱们交情不够,所以你只愿意感情浅舔一舔了。”叶慧珍不满道。

林远方无语,有时候女人不讲道理起来,你再怎么循循善诱都毫无作用啊,没办法,今天就舍命陪美女吧,希望自己尽量多喝点,以减少叶姐喝的酒。两人去的是一个比较偏僻但格调高雅的西餐厅,又要了包厢,所以倒不怕有人看到,影响不好。最好叶姐别喝醉了,不然还真不知道怎么送她回去,也不知道她住在哪个酒店。两个人当下你来我往,很快一瓶酒就见了底,余下的半瓶酒,林远方喝了一多半,叶慧珍似乎还不满意,坚持着又叫了三瓶红酒。林远方天生酒量大,两瓶酒下去倒还有三分清醒,叶慧珍就不行了,喝到最后连耳后根都红透了,说话也有些含糊不清了。

林远方买了单,准备送叶慧珍回酒店休息,可叶慧珍说什么也不回去,说是要去兜兜风。林远方无奈,开着车在沿江路上漫无目的瞎走,叶慧珍让林远方把车停在江边,嚷道好热啊,要把外套脱了去吹江风,一会又说,小老弟,你说姐姐是不是老了,不好看了,一会又抓住林远方的手不肯放,说好冷啊,叶慧珍原来盘好的典雅的发型这一通折腾,已经散乱下来,她干脆把发夹取下,任由头发滑落在肩头,乌黑的头发如瀑布般顺滑,遮住了半张俏脸,眼角还有几络发丝搭拉下来,双眼迷离,叶慧珍身子坐不稳,斜靠在林远方肩膀上,又没穿外套,身子一歪,胸部那沟壑就随着她身体的翻动时隐时现,双峰也随之被挤出种种形状,格外撩人。林远方想把叶慧珍身体扶正,可是刚扶好,叶慧珍的头又靠到了林远方肩头,身子也一歪傍到了他身上,嘴里不知嘟嘟喃喃的说些什么,林远方只觉得耳边温润潮湿的热气阵阵吹来,麻麻痒痒,还有种说不清的香甜气息,难道这就是形容美女的吐气如兰。林远方也非柳下惠,哪能真做到美女坐怀而不乱,此时被叶慧珍弄的口干舌燥,浑身发热,心如鹿撞,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快要冲出身体了,可叶慧珍这副模样,难道还要趁人之危,再去伤害她吗?

林远方艰难的深呼吸一口,冷静,一定要冷静,叶姐对我这么好,她现在心里本来就难受,怎么忍心再去给她伤口洒盐呢?看她眼角尤有泪痕,恰似梨花带雨,有谁曾想到平曰看到的精明干练的叶大主任也会有这样柔弱无助的一面呢,有谁又知道她心里深深的不能对人诉说的伤痛呢?那个混蛋局长,这么好的重情重义的老婆不要,养个什么小三,如果是我林远方,别说叶姐是个大美女,就算她真的人老珠黄,我也要好好待她,世界上唯有真情无价,小三看重的不是你的权就是你的钱,你真的落魄了,她还能再跟着你?这个男人真不是个东西啊。林远方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着,叶慧珍已经靠在他身上发出了轻微的鼾声,唉,先不管这么多,送叶姐找个宾馆休息再说,林远方一甩头,抛开那些纷乱的思绪,把车开离了江边。

到了宾馆,林远方本来想把叶慧珍安置好就离开,可是又担心她喝的太多晚上会不舒服,就在隔壁也开了一间房,如果晚上有什么事,可以随时去照顾一下。林远方把叶慧珍扶到床上躺好,又泡了一杯热茶,放到床头,等她醒来再喝。想了想,又去洗手间找了条毛巾用热水拧干了放在她额头,再把被子掖好,找了个垃圾筒放到床头,怕她一会儿会吐。林远方也喝醉过,知道醉酒后的难受。一切都弄好了,想想应该没什么事了,林远方轻轻关上门到自己房间休息去了。躺在床上,一时也睡不着,身体的兴奋还没褪去呢,打开电视随意的看了一会儿,还是不行,去冲个冷水澡吧,给自己降降温。正在这时,电话响了,奇怪并没其他人知道自己住在这个房啊,难道是宾馆有什么事吗?林远方拿起电话接了起来“先生,请问您需要服务吗?”一阵甜腻的声音通着电话线传了过来,即使是隔着话筒,也能感觉到对方的嗲。林远方其实现在身体还处在亢奋中,也非常渴望女姓的身体,可是他不能接受这种风尘女子,总觉得两个人没感情做那种事情,跟动物没什么两样,“不需要”,林远方简短的拒绝之后就挂断了电话。真扫兴,宾馆里什么时候能干净,没这种人啊,下次记得住宾馆得把电话线拔掉。正想着呢,又响起了敲门声,还有完没完了,“说了不要不要的,请你马上离开”,林远方不耐烦的打开了房门,正准备把人赶走,刚打开门,就楞了,叶慧珍穿着宾馆的睡袍站在门口。“林姐!?”“怎么了,不请我进去坐一坐吗?怎么门还没开就打算赶我走啊?”“不是,不是,我还以为是……”,林远方停住了嘴,不好往下说了,脸上神情尴尬,看这事闹的,唉!叶慧珍抿着嘴含笑看着林远方的囧样,“怎么还拦着门不让人进去啊,怕我也会吃了你不成?”“哦,是是,请进,请进,有美女驾到,我蓬荜生辉啊”,林远方忙不迭的让着叶慧珍进来。

叶慧珍此时酒已醒,但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粉红色,可能是酒精的作用还没完全褪去,倒是比平时那白皙的冷艳脸庞更多了几分妩媚,双眼仍然如两剪秋水,里面水波荡漾,让人望去只觉得会沉溺其中,醉倒在她的眼神中,不敢细瞧。“远方,今天真的非常感谢你!”叶慧珍坐在沙发上突然正色道。林远方一整晚听叶慧珍称呼自己不是你小子,就是臭男人,还从没见叶慧珍这么认真的说话,一时回不了神,也不知她到底意思如何,只能装傻回道“有什么可谢的,不就是一顿饭吗,叶姐你也太见外了。”

叶慧珍捋了捋滑落在眼前的头发,抬起头定定的看着林远方,“远方,你我都是聪明人,你也不用装糊涂了,我知道你心里肯定什么都猜到了,只是为了顾及我的面子不肯说破而已”,说着叶慧珍站了起来走到林远方面前,用手撑着沙发扶手,俯下身来,以一毫米的近距离脸贴着脸看着林远方,“你觉得我是不是老了,丑了,不中看了”,叶慧珍美艳的面孔如此接近林远方,林远方避无可避,只得正视着。不得不承认,叶慧珍是一个经得起时间考验的美女,一方面,俗话说女人三十豆腐渣,可对美女而言,三十岁正是风韵绝代的年龄,这个时候有着成熟女人的风韵,少了少女的青涩,却还没有老女人的老态,身体各方面都处于黄金时期,另一方面,有些女人是乍一眼看去挺漂亮,可是不经看,细细看来就没初见时的惊艳感。可是叶慧珍不一样,她五官精致小巧,眉目如画,双目含情,鼻梁小巧挺直,嘴唇不厚不薄,棱角分明,如同现代的女子用唇线笔描画出来的形状,标准的瓜子脸,皮肤白皙平滑细嫩,一点也看不出是三十岁的女人,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叶慧珍的年龄,打死林远方也不会相信叶慧珍已经三十岁了,许多二十多岁的女孩都没她皮肤好,一米六八的个头,黄金身材比例,不管从哪方面看,都是标准的美人,怪不得当年全校那么多女孩,就她被评上了校花,这个校花可真不是白当的,真是百看不厌啊。

林远方真诚的说道:“叶姐,你真的很漂亮,谁敢说你老了。”“是吗?我可没觉得,老公背着自己在外面找小三,还不是嫌弃我年纪大了,不好看了。我就不服气,凭什么他们男人就可以在外面拈花惹草,我们女人还要委曲求全,要不是为了我女儿,我真想马上就跟他离婚,凭我的姿色,我就不信找不到好男人,可是我真的错了,唉!”叶慧珍深深的看着林远方的眼睛,幽幽的叹了口长气,“看来我是真的老了,俗话说男人三十一枝花,女人三十老妈妈,我还当自己是在大学里的年代风光无限呢”。林远方看叶慧珍神情凄苦,一着急就想站起来辩解,一时忘了叶慧珍的手撑在沙发扶手上呢,起来的急,一不小心撞到了她的手肘,叶慧珍一声娇呼,身体失去重心,倒在了林远方身上,恰好腹部压着了林远方的大腿根部,只觉得那里一条硬硬的东西顶着自己的小腹,因为在空调房,林远方穿的很单薄,叶慧珍更只有一件睡袍在身,于是隔着衣物也能感觉到那根东西滚烫的热度。林远方大囧,脸上红的跟番茄一样,这一下说都说不清了,太尴尬了。恰恰叶慧珍浑圆柔软的ru房还压在林远方胸口,于是那东西硬的更厉害起来了。这真是的,理智控制不了身体的自然反应啊。

此时房间陷入一种空前的寂静,两个人都不敢动,叶慧珍是太意外了,还没有过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呢,脑子里还有飞速的思索一些事情,林远方此时被卡在身下,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一方面非常享受这种温香软玉抱满怀的感觉,一方面又觉得这样非常不好,极大的不好,生理上是想抱得更紧一些,下面已经硬挺的立起来了,支起了一个小帐篷,可是理智告诉自己这样是不对的,男女授受不亲,何况两个人以这么一种极度尴尬的姿势贴到一起,也太不像话了,可是要是现在推开叶慧珍,又怕手忙脚乱的碰到她身体的敏感部位就更说不清楚了,再加上刚才一摔之下,叶慧珍的睡袍带子已经松动,稍不注意就有大尺度敞开的危险,难道要先帮她系好带子,再扶她起来,也不对啊。唉,这,这,这……。叶慧珍酒量不是非常好,可是酒醉还有三分醒呢,其实在她喝醉的时候林远方做过一些什么她可是一清二楚。出于对老公背叛的不满,叶慧珍又是个好强的女人,再加上酒仗人胆,潜意识中,其实也是想找一个男人来报复老公的背叛,可是不管她是怎么样接近林远方,看林远方的样子始终是坐怀不乱,无动于衷,难道是自己年长色衰,对他已经没有吸引力了?她躺在床上,越想越不服气,女姓的虚荣心和好胜心在作怪,越是征服不了的领地就越想征服,于是休息了一会之后,听到隔壁接电话的声音,知道林远方还没睡呢,就过来看看他到底在干嘛。可是刚才那一摔之下,居然感觉到对方那惊人的硬度,看样子好像还不是一下子,是在她进门之前就有着那样的生理反应了,似乎自己压倒在他身上后,他那里变得更加硬挺了。

这下叶慧珍心情太好,看来自己还是很有魅力的嘛,再继而一想,林远方不是对自己没冲动,那就是说他是一个恪尽守礼的君子,不管生理上如何反应强烈,也绝不肯趁人之危,占人便宜,其实当时如果是林远方对自己做了什么,一方面是自己本来喝的大醉,对方可能会存在侥幸心理,认为自己不一定会知道发生过什么,另一方面,本来也是自己投怀送抱,对于男方来说根本不需要存在负什么责任的说法。而且从世俗上看来,自己是个孩子她妈,已婚少妇,林远方比自己小上好几岁,还是个没女朋友的年轻小伙子,要真有什么事,人家也会说是她这个已婚少妇勾引未经世事的帅哥。再细细想来,林远方在自己酒后不逾礼法,细细照顾,耐心呵护,一路护送,对于自己喝醉时的无礼举动也宽容大度,毫不计较,反而处处迁就。本来叶慧珍只是为了自己的好胜心,想征服林远方报复老公,可是她心思百转之后,突然觉得林远方真的非常可爱起来。自己对林远方并没付出太多,可是远方宽广的心胸,体贴的举动,都让自己感动,对比自己老公,还不如这个小弟呢。再想想跟他结识以来,他对父母孝顺,帮姐姐姐夫撑起家业,自己也在事业上努力奋斗风生水起,脑子特别灵光,不管什么事到了他手上都能迎刃而解。唉,只可惜自己早生了几年,恨不相逢未嫁时啊,怎么自己当初就瞎了眼,看上了那个没良心的呢?于是叶慧珍看林远方的眼神就更多了几分爱慕之意,这是真心实意的喜欢,而不仅仅是简单的征服与占有了。林远方看叶慧珍瞧自己的眼神有些异样,还以为她对自己有误会,以为自己要占她的便宜,所以不肯动呢,忙轻轻咳了一声“叶姐,你看,要不你先起来,我,我”,就我不下去了,叶慧珍知道林远方脸皮薄,可她这下偏偏不动了,反而一伸胳膊把林远方抱了个结实,两个人身体贴的更紧了。

(未完待续)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独白小说网(www.netdubai.net) 手机版:m.netdubai.net】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