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升迁之路
听书 - 升迁之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464章 致命证据

夏言冰 / 2019-12-27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在林远方在白墙宾馆宴请包长征的时候,县委书记辛况名则在被白墙县向阳铝土矿矿长胡山岭请到北郭市里去了。

辛况名在胡山岭的陪同下进了包厢,发现包厢里一个人都没有。于是辛况名问道:“没有其他人吗?”

“没有,你到省里开会那么多天,一定吃不惯,今晚特地点几个菜给你补补。”胡山岭说着却又问,“如果你有兴趣,找个小妞陪你喝酒也可以。”

辛况名说:“找就不必了,市歌舞团那个王红云,她们正想找个企业赞助,如果你能帮她一下,可以让她过来。”

胡山岭说:“我赞助没问题,只是我没那么大的面子请得动她。”

辛况名说:“这好办,我请她过来就是了。”说着给王红云打传呼。

服务员敲门进来,先跟辛况名打招呼然后问胡山岭:“老板,可以点菜了吗?”辛况名和胡山岭平时不少来这里,服务员认得辛况名。

胡山岭问:“你知道辛老板喜欢吃什么菜吧?”服务员望望辛况名笑笑,胡山岭说:“照着辛老板平时爱吃的口味,你给我们安排就是了,我们就三个人。”

服务员出去后,辛况名突然说:“今晚增加一个菜。乳鸽。”

胡山岭说:“你不是不喜欢吃乳鸽的吗?”

辛况名一笑说:“我不喜欢,可有人偏喜欢。”

胡山岭说:“我知道了。”忙站起来出去让服务员加乳鸽。

这时辛况名突然又想起什么事似地,忙又吩咐说:“今晚不要请炖甲鱼了。”

胡山岭望望辛况名,想问为什么,但辛况名用手比划着让他快点出去跟服务员说。辛况名酷爱吃请炖甲鱼,他说请炖甲鱼香而不腻,吃起来口感好又特别滋补。他只要看到请炖甲鱼,就得动筷子,否则两手就打颤。谁跟他一起吃饭,都要为他点一盆请炖甲鱼。今天有个美丽的姑娘一起吃饭,辛况名担心她看了不喜欢,所以就割爱了。

王红云也真伟大,从来没有人能让辛况名不吃请炖甲鱼的,就是她了。胡山岭心中暗笑,他让服务员减掉请炖甲鱼地同时,也将三鞭汤减掉了。服务员见一下子删掉两个重要的菜大惑不解,站在那里想问为什么,胡山岭挥挥手,她才浅浅一笑离去了。

王红云很快就到了,今天她穿得简简单单,像个中学生,嘴唇肉肉地,下巴尖尖的,胸部挺挺的,辛况名一看就心施摇动。

“这就是神通广大的胡老板。”辛况名为他们做介绍说,“这个小姑娘就是著名的艺术家王红云。”

王红云向胡山岭点点头,她在读音乐学院上学时就见过他了。

辛况名说:“先点菜吃饭。”话一出口,才知道自己被王红云的美搞糊涂了,菜不是已经安排好了吗?

“菜已经安排好了,看看王小姐另外还需要什么。”胡山岭说。

辛况名瞟了一眼王红云,对胡山岭说道:“王小姐他们正在搞一个歌舞剧演出,现在资金不足,为这事前几天王小姐和他们团长专程跑到白墙县找我,而我又没有钱,你说怎么办?”

胡山岭说:“王小姐今晚给我们唱歌,每五千块,算是我赞助演出,行不行?”

王红云说:“那我不成了卖唱的了?”两眼瞟着辛况名。

辛况名心里早痒痒了,说:“卖唱就卖唱吧,为了艺术献身,值得。”

王红云说:“那我可以唱多少?”

辛况名说:“只要胡老板高兴,唱多少都没问题。”

胡山岭说:“那一会就唱二十首吧。”

辛况名说:“那唱到什么时候?”说完望着胡山岭笑,“我看这样行不行,歌一会儿长个五首就行了,然后喝十五杯酒,就算凑足二十这个数了。”

王红云说:“我宁可唱歌,酒我喝不了。”

辛况名说:“先喝吧,喝不了我帮你。”

王红云高兴得差点蹦起来,她说:“那没问题。”

吃完饭又到上面去唱歌,唱完之后已经快十二点钟了。胡山岭对王红云说:“歌舞团演出的事你明天让人找我。”然后交给王红云一个红包,自己先走了。

在楼上胡山岭早已经替辛况名安排好房间,辛况名平时到市里一般也在这里休息。胡山岭走了之后,辛况名就对王红云说酒喝多了,要休息一下。王红云说她从来没喝过酒,头也有点痛。他们便上了房间。辛况名坐在沙里半天不说话,眼睛直勾勾地肆无忌惮地望着王红云看。

王红云问:“你是不是喝多了点?”辛况名说:“你上次不是练功时摔伤了手吗,现在还疼吗?”王红云揉了揉自己地手说:“还有一点点。”

辛况名伸手示意她将手递给他,她递过去,但当辛况名将要捉住的时候,她又突然收回去了。辛况名说:“让我按摩一下,我手法很好的,按一下保管不疼了。”

王红云眯眼笑着说:“胡说,骗谁呢?”辛况名说:“真的,你试一试就知道。”他伸手捉住王红云的小手,王红云伸出来手就不缩回去了。

辛况名拉着她的手让她坐到自己身边,轻轻地为她揉,她的手细细的长长的,很富弹姓,他把一个男人所有的温情都倾注在那缓慢的拿捏上面,不知什么时候,他的手开始慢慢滑向她的手臂再向脖子,然后顺着背部下滑移到腰肢。女人肌肤三要素:白、嫩、滑,王红云都俱备了。

辛况名越来越投入,他不像是跟一个异姓按摩,而像是抚爱一个孩子,从他的动作里没有看到他有半点不良居心,因为他始终没有接触她的姓部位。

王红云像一个旁观,更像一个肉做的人胚子,她对辛况名的抚摸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斜着身子歪着脑袋微笑,这种态度在男人的眼里像是鼓励男人探囊取物。

辛况名也是这样的感觉,他再次摸到她的脖子时,突然抱住她,要将手伸进她的胸衣里。这时,王红云坐硬了腰板,两臂本能地护住胸前,两手捉住了辛况名的手。

辛况名感到有点意外,想不到王红云会突然拒绝他。他只好停止进攻,捏着她的两只手揉着,他知道真正没跟男人上过床的女孩子第一次总是扭扭捏捏,要有一个过程。

王红云说:“回去吧,你夫人在家等着你呢。”

辛况名听了这话很不高兴,他觉得胡山岭那十万怕是要白给了,他明天是不是让胡山岭找个理由收回许诺算了。今晚的两万块钱红包就当交学费吧,看来这小娼妇确实难以制服。

“实在等不及回去。就在酒店里找个来解决问题也行。”王红云说。

“你以为天底下的男人都是瓢客吗?”辛况名冷冷地说。

“你以为天底下有许多好男人吗!”

“今晚让你不小心碰上了一个。”

“到现在为止也许还是,但以后我就不敢保证了。”

“你们女人衡量男人好坏的标准是什么!”

“没有标准,只凭感觉。”

“你以为。在外面有第二个女人的男人都不是好男人吗!”

“你说呢?”王红云一笑,露出两排非常整齐非常洁白的牙齿。

辛况名心上又一抖,说:“我得重复你刚才说过的话,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要看时间地点人物事件。”

王红云很有风度地点点头。

“听说泡你的男人很多?”辛况名问。

“听谁说!”

“你先回答是不是?”

读大学地时候,省里一位领导的公子通过院领导认识王红云,然后就天天开着小车到学院门口接她去玩,一个星期天,在中州大酒店的贵宾房里,她半推半就向他献出了第一次,她以为这辈子有依靠了,谁知不到半年。这位公子又跟她的一位同学搞上了。她一气之下,再也不肯见他了。

“用词不当。”王红云说,“找我的男人是不少。但都只是泛泛之交,谈不上泡。他想泡我我不让他泡那也算泡吗?”

“你是看不起人家。”辛况名说。

胡山岭也曾几次到艺院找她,她一看就知道他不是个好人,从来不肯单独跟他一起过。

“要是每一个找我的男人我都看上了,那我成什么人了?”王红云又张嘴一笑,她在得意的时候总张开嘴笑。

“能不能跟我说说,你找男人地标准是什么!”

“不好说。”王红云说,“标准又不是死的,但人要活着。总不能没有钱吧?仅仅有钱也不行。现在许多女人嫁台湾老头,真是不可思议。那叫嫁钱,不叫嫁人,我认为人品和形象同样重要。”

“那就十全十美了,有钱,有地位,人英俊,品德好。”辛况名说,“这样的人只好到电视剧中去找了。年轻人没有几个有钱,大款的公子又没几个不是花花公子,依我看,你这辈子就不必嫁人了。”

冷冷地撂下这句话,辛况名也懒得再说什么,起身穿好衣服,对王红云说道:“你在这里休息吧,我有事,要先回县里了!”

下了楼,辛况名立刻拨通胡山岭的电话,说道:“明天那个钱,你就不要拿了!”

“啊?”胡山岭不知道辛况名为什么要这样说,他应了一声,又小声说道:“那,我送到您府上?”

“送什么送?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从来不收钱的!”辛况名不悦地哼了一句,才又说道:“这段时间,少到家里去找我,明白吗?”

“是,是,我明白!”胡山岭挂断了电话,忍不住骂道,假正经!

辛况名一腔欲火没有发泄出来,心中正烦躁着呢,忽然间手提电话又响了起来,号码却是杜志强的。

“什么事,你说?”辛况名冷冷地接通了电话。

“老板,我找到一件东西,能够致林远方于死地,你要不要看?”电话里传来杜志强得意的声音。

(未完待续)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独白小说网(www.netdubai.net) 手机版:m.netdubai.net】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