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升迁之路
听书 - 升迁之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483章 男儿胸怀

夏言冰 / 2019-12-27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手机阅读

第482章老辛倒了

一九九六年二月一日,星期四,正是白墙县委规定的县委常委会每周一次的例会时间。品书网上午九点,林远方捧着水杯准时出现在常委小会议室门口,会议室里立刻响起一片热烈的寒暄声,以石志峰和康崇生为首的副们、常委们纷纷起身和林远方打招呼,以表示对林远方这个白墙县实质xìng的掌权人表示尊重。

按照惯例,常委小会议室一般设在县委办公室附近,以方便县委一把手以较短的时间来到会议室来开会。白墙县的常委小会议室就在辛况名办公室的隔壁,辛况名只要坐在办公室里,就可以对常委小会议室里的动静听得一清二楚。此时,小会议室里的声浪透过墙壁传到辛况名的耳朵中,辛况名听到耳中心里是又酸又涩。妈个巴子!这帮墙头草们,没有一个他娘的好东西!当初贺之春被挤走的时候,他们对待自己就好像亲爹一般,现在看林远方得势了,马上又扑过去抱林远方的大tuǐ!都说无情,戏子无义,我看这帮家伙连戏子都不如呢!

这个时候,办公室们被轻轻推开,县委办主任迟延年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对辛况名请示道:“老板,常委们都来了,现在要过去吗?”

老实说,对于去参加这个县委常委会,辛况名实在是兴趣缺缺。现在常委会上已经是林远方一个人的天下,对辛况名来说,他巴不得这个县委常委会永远不要召开才是。可是又不行,县委常委会的工作制度早就规定好了,每周四召开一次县委常委例会,前面连续三周的例会,辛况名已经早借口都取消了,如果这一次再取消,那就太说不过去了。哪里有县委常委会连续一个月都不开一次会的?一旦被反映到市委那边,辛况名的日子只会更加不好过。

想到这里,辛况名强撑着精神,说道:“好,咱们现在就去。”

就在这个时候,他办公桌上那部红sè的电话机忽然间响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辛况名现在只要一听到这部红sè的电话机鸣叫,就会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总觉得好像又什么不好的事情会找上自己。这一次也不例外,辛况名看到红sè电话机响起,心脏就突突突地猛跳起来,迟疑着不想去接电话。

在一旁的迟延年心中就有一种悲凉的感觉,曾经豪气万丈的辛况名辛老板自从得到贺之春调到省反贪局担任副局长之后,就变成现在这般模样,甚至连接起电话来也都犹犹豫豫的了。

一般来说,县委桌上至少有三部电话,白sè的电话机是用来接下级的电话,蓝sè的电话机是接平级同僚之间的电话,至于说那部红sè的电话机,则是上级领导的专用电话,只要这部红sè的电话响起,肯定是上级领导打过来的。一般来说,只要是红sè电话机响起,辛况名肯定要在第一时间内接起电话,生怕了耽误了时间,惹上级领导不高兴。可是这一次,电话响了五六秒钟了,辛况名竟然还迟疑着没有去接电话,再耽误下去,那边的上级领导肯定会生气的!迟延年微微摇了摇头,主动走上去接通了电话:“您好,找我们辛啊。请您稍等啊,我们辛正在门口送客人,我这就喊他过来。”

轻轻把话筒放在桌子上,迟延年走到辛况名身边,附在他耳朵边小声地说道:“是省委组织部找您……”

辛况名现在就最害怕的是接到纪委和反贪局的电话,听说是省委组织部的电话,虽然心中的忐忐不安就减轻了很多,不知道省委组织部为什么忽然间找上他,但是比起纪委和反贪局这两个部门,省委组织部的电话显然要好上许多。

他瞟了迟延年一眼,迟延年心领神会,立刻哒哒哒地快步跑到办公室门口,大声说道:“辛,电话找您!”然后又快步跑了回来。辛况名这才走到桌子边,拿起电话,说道:“我是辛况名,哪位领导找我?”

“辛况名同志,这里是省委组织部干部教育处处长王启明,现在对你传达一个通知,你们县委办主任迟延年同志已经被选入省委党校第三期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县处级干部学习班,请你务必通知他明天上午十点之前到省委党校报到。正式入学通知稍后会传真到你处,请注意查收!”

“什么?”辛况名大吃一惊,迟延年可是他的心腹大管家,尤其是目前这个关键的节骨眼儿,他在县委常委会里唯一能指望上的人也就是迟延年一个了,如果迟延年到省委党校去学习了,他辛况名在白墙县可就真正成了孤家寡人了!

“王处长,迟延年同志目前负责着多项重要工作,他这个时候如果离开了,恐怕会影响到这些重要项目的进度啊?您看能不能照顾一下我们县委的意见,等迟延年同志的工作项目完成后,再去省委党校参加学习呢?”辛况名陪着笑脸说道。

迟延年在一旁听到这句话,不由得脸sè大变,虽然他还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从辛况名说的这一句话中,他也能够听明白,这个省委组织部的电话是通知他到省委党校学习的。

“你们县里的工作重要,那么学习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就不重要了?”王启明在电话里冷冷地反问道。

“这……这个……”辛况名被王启明一句话问得张口结舌,他支吾着说道:“也不是那个意思了……我的意思是说,之前我们县委一点都不知道这个消息,所以没有准备……”

“那你现在知道这个消息,不是正好可以准备?”王启明毫不客气地打断辛况名的话,说道:“学员的名单可是部领导亲自拟定的,你们县委如果有不同意见,可以向我们部领导反映!不管你是什么意思,迟延年明天都必须准时到省委党校报到!”

硬邦邦地撂下一句话,王启明啪嗒一声挂断了电话,只留下辛况名呆呆地站在那里,听着电话里传来嘟嘟嘟的忙音声。

“辛,怎么回事,究竟是怎么回事?”迟延年在一旁急切地追问。

“怎么回事?”辛况名无力地挂上电话,扶着皮转椅坐下,mō出一根香烟往嘴里一塞,说道:“省委组织部通知你明天去省委党校参加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学习班,入学通知书马上就会传过来。”

一听到这个话,迟延年当时就懵了,傻呆呆地站在那里,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了过来。他一把抓着辛况名的说道,焦急地嚷嚷道:“老板,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啊?您一定要替我说话啊!这是yīn谋,肯定是yīn谋!这个时候,他们是想把我从您身边调开啊!您可不能上当啊!”

辛况名烦躁地挥了挥手,说道:“你因为老子不知道这是个yīn谋啊?可是知道又有什么办法?那个王启明说了,这是省委组织部领导亲自拟定的学员名单,你让我怎么办?老子可没有姓林的那个本事,手眼都通到省里去了!”

“妈了个巴子的!”说到这里,辛况名眼睛几乎冒出火来,他一把将嘴里那根还没有点火的香烟抽出来撇断扔在烟灰缸里,站起身来从后面的衣帽架上拿起自己的呢子大衣,对迟延年说道:“老迟,走,跟我开会去。你明天才去党校报到,今天这个会议上,咱们就好好和那帮小人掰掰手腕!看看他们还有什么鬼把戏!”

辛况名带着迟延年摆出一副雄纠纠气昂昂的架势走进了小会议室,目光冷冷一扫,就大踏步地往中间他那张固定地座位上走去。

会议室里常委们正在说笑,看见辛况名进来,都停了下来,目光却不看辛况名,而向他左边座位上林远方看了过去。

林远方端着手中地茶杯,冲辛况名微微一笑,招呼道:然因为辛况名触及到林远方的底线,使林远方和辛况名之间的斗争已经到你死我活的地步,但是在公开场合,林远方还必须按照官场上的基本伦理,对辛况名保持象征xìng的礼貌。

辛况名鼻子哼了一声,没有理会林远方的招呼,径直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把大衣扣子一解,扫视了会场一圈,鼻子哼了一声,说道:“同志们,有些人啊,只会sī下里搞一些小动作!这些人最让人看不起!”

辛况名一出口,会场上的常委们心中就泛起一个想法,那就是辛况名完了,肯定完了!凡是在官场上混得,如何不知道官场上都潜规则啊?即使台下都刺刀见红了,台面上还必须维持一团和气,看着比亲兄弟还要亲。现在林远方笑着招呼辛况名,辛况名开口却说出这么一番话,太没有水平了,和他县委都身份完全不相符啊!大家都把注意力转向林远方,看林远方如何回应。

林远方却微微一笑,懒得理会辛况名的挑衅。在他眼里,辛况名已经是一只死老虎了,根本蹦跶不了多久,他既然想说怪话,就任他去吧,反正他以后肯定也不会再有什么机会了!

常委们看到林远方端着茶杯气定神闲地喝茶,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心中暗道,怪不得人家能够成为中原省最年轻的县长,就冲着这份沉稳儿,在座的这些政坛老将又有谁能够比得上呢?

辛况名撂下这句话,本来就是想jī林远方和他吵起来,那样他趁机把矛盾闹大,捅到北郭市委那里,到时候不管他怎么样,林远方这个目空一切,目无上级的罪名肯定是要落下了。谁知道林远方竟然不上钩,辛况名不由得把心一横,索xìng骂一个痛快:“我知道有那么一些人,很喜欢背后搞一些小动作,希望把白墙县这潭清水给搅浑。不过,只要有我这个县委在,这些人做得再多也是痴心妄想!我在这里要奉劝某些人一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这个时候悬崖勒马,还来得及!要知道,人在做,天在看呐!”

林远方心中不由得暗自好笑,这个辛况名,自己把那些缺德带冒烟的坏事都做绝了,却能够理直气壮地坐在这里指桑骂槐,这不是典型地精神分裂症吗?换成别人,估计都不好意思说出这番自打耳光的话来!

下边的常委们也感觉出了辛况名有些不对劲儿,心中暗想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让辛况名受到了刺jī了?否则也不会如此失态啊?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间听到外面走廊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然后只听“砰”地一声,常委会小会议室门被推开,五个身穿检察官制服的人走了进来,为首的那个态度威严的黑脸汉子不是别人,正是白墙县原县长、现省反贪局副局长贺之春。

辛况名正拍着桌子骂得起劲,却不防贺之春忽然间走了进来,一时间嘴巴张得大大的,仿佛能塞进几个鸡蛋似的,眼睛直盯盯地望着向他走来的贺之春,喉咙呵呵呵了半天,好容易才憋出半句话:“贺……贺……之春,你……你要干什么?”

贺之春冷冷地望着辛况名,伸手一抖,一张逮捕令就在辛况名的脸前打开:“辛况名,你因涉嫌贪污受贿,现在正式被逮捕了!”

辛况名像是被子弹击中一般,身子不由自主地晃了几晃,几乎跌倒,他脸sè煞白,牙齿不停地磕碰着,从里面嗤嗤嗤地冒着冷气,却兀自在那里强辩道:“你……你一定……是搞错了……我怎么可能……贪……贪污受贿呢?”

贺之春不理睬辛况名,只是把大手一挥,身后立刻有两个身材高大的年轻检察官扑了过来,一边一个扭住辛况名的两只胳膊,往中间一拢,另外一个检察官立刻掏出一副寒光闪闪的手铐往辛况名手腕上一磕,只听咔哒一声,辛况名都双手就被牢牢地扣了起来。

辛况名拼命挣扎着,想要挣脱,但是手腕处传来的剧痛却让他不得不停止了挣扎,抬起头,可怜巴巴地望着贺之春,喃喃说道:“老……贺,不!贺局长,咱们共事那么多年,您……您是了解我的。我……我是会受贿的哪种人吗?这里面一定有误会,您听我解释,您听我解释啊!”

“你还是留着到法庭上向法官解释吧!”贺之春不为所动,头微微一歪,示意检察官把辛况名带走。

“贺……贺之春,你个王八蛋,你这是打击报复,赤luǒluǒ地公报sī仇,打击报复啊!”辛况名见哀求无效,立刻改为破口大骂,他一边骂着一边对呆立在一旁的迟延年说道:“老迟,你傻在一边干什么?就这么任他们把我带走吗?还不去叫保卫科来人?”

迟延年这才反应过来,正犹豫着行动,却看到贺之春的目光冷冷地看着他,在贺之春身后,更有两个检察官一边虎视眈眈地望着他,一边把手mō向了腰间的五四手枪,迟延年只觉得双tuǐ发软,额头上的冷汗簌簌而下,站在那里一动也不能动。

辛况名见迟延年不敢动,心里不由得冷到了极点。不管怎么说,他都干了将近四年的县委,对组织上这方面的政策了解的非常透彻。组织上如果决定调查一个干部,一般都会采取双规措施,再取得了确凿的证据之后,在移交司法机关进行处理。现在,对于自己根本没有经过双规程序,而是由省反贪局直接批捕,那么就说明,贺之春在省反贪局那边已经掌握到自己确凿的犯罪证据,只要自己今天被带走,等待自己地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法律的严惩……

不!自己绝对不能被带走!辛况名眼看着自己就要被拖走,却不知道哪里来了一股蛮力,竟然从两个检察官的夹持中挣脱出来,两个箭步奔到林远方身前,噗通一声给林远方跪下,用带着手铐的双手抱着林远方的tuǐ,鼻涕一把泪一把地说道:“林县长,林县长啊!您救救我吧!求求您救救我吧!您就开口给老贺说两句话,让他把我放了吧!我以后在工作中坚决服从您的领导,再也不去给您添麻烦了!您大量,就帮我说两句好话,行不行啊!”

小会议室里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辛况名堂堂的一个县委,竟然会下作到这个地步,当众给别人下跪哀嚎,这跟一个无赖有什么区别。

林远方也万万没有想到辛况名无耻起来竟然没有极限,这样恶心的手段都使得出来,他实在不敢相信,这样的人能够当上一个县的县委。他厌恶地看着辛况名,说道:“辛况名,如果你没有做坏事,那么根本不用我去救;如果你做了坏事,那么谁也救不了你!”

“对!组织上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绝对不会放过一个坏人!”贺之春在旁边大声应和道,然后大手一挥,两个检察官又重新扑上去,恼怒地抓起辛况名的胳膊,一边一个,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把辛况名拎在半个空中抬了出去。辛况名被拎在半空,还不停地挣扎发出杀猪般的嚎叫,直到一个检察官拿出一块毛巾塞进了他的嘴巴……

当天晚上,白墙县紧急召开了乡镇、乡镇长和县直机关科级以上党员干部参加的紧急会议,会议由县委副、代县长林远方主持,北郭市委常委、纪委徐晋草向全体与会人员通报了辛况名因为涉嫌收受巨额贿赂被省反贪局逮捕的消息,他在会上说道:“身为党员干部,应该廉洁自律,奉公守法,可是类似辛况名这样的分子,却无视于党纪国法,肆意妄为……”

说到这里,徐晋草语气严厉起来,目光凌厉地扫视着台下:“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奉劝那些分子,赶紧自首,尚上从宽处理地机会……”

台下辛况名一系的干部一个个都低下了头,不敢接触徐晋草的目光,心中恐惧到了极点。其他干部却觉得人心大快,辛况名当初骄奢跋扈,以争权夺利整人为乐,没有想到也有遭报应的一天!

随后,徐晋草的语气又慢慢缓和了下来:“当然,所有的与会同志们也不要人人自危,要坚守自己的工作岗位,不管受到或者没有受到牵连,都应该有一颗从容应对的心态,对组织上讲真话、说实话,主动向组织上交代,不要被动挨打……”

主席台上,白墙县五大班子领导成员全部就坐,大家一边听着市纪委徐晋草的讲话,一边把目光望向徐晋草身边的林远方,望向这个白墙县事实上的一把手,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的领路人。

在林远方旁边,康崇生心中充满了兴奋。辛况名倒台了,自己在这中间可是出了大力气的。如果没有意外变故的话,这个白墙县县委的位置,应该是属于自己的了。三个半月前,自己还在为没有当上白墙县县长而懊悔,三个半月后,自己却有机会成为白墙县委,这变化真的是太有戏剧xìng了,如果不是自己果断选择投向林远方,这样的好事又如何能轮到自己呢?

林远方这个时候内心却非常平静,辛况名这个拦路虎终于倒了,今后他可以全心全意地把精力投放在白墙县的社会经济发展上面了,有这么一个大展宏图的机会,自己将会画出怎么样一样灿烂的图画呢?RO@。

本书来自品&书#网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独白小说网(www.netdubai.net) 手机版:m.netdubai.net】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