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升迁之路
听书 - 升迁之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494章 杨扬的意外提议

夏言冰 / 2019-12-27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

主辱臣死。王涛虽然不知道这个开着法拉利跑车的男子是什么来历,但是看着他对自家老板口吐秽言,心头的怒火腾得一下子就冒起来了。他攥紧拳头,双目怒视着任永飞那张可恶的面孔,等待着林远方的指示——如果王涛能够自己选择的话,肯定是第一时间冲出去把那张可恶的面孔揍成猪头——但是王涛知道,他不能这样做,作为一个秘书,忘记自己的职责和定位,无论他感到多么愤怒,都要先听老板的命令。老板让他怎么做,他才可以怎么做!

相比愤怒的王涛来,赵大磊的情绪就没有那么激动,他只是不声不响地往前迈了半步。别看仅仅是迈出了半步的距离,已经足以让赵大磊锁定住任永飞身后的两个彪形大汉。在这个距离上,无论是这两个彪形大汉要做出什么攻击动作,赵大磊都有把握抢在他们做出动作前将他们两人制服,必要时,赵大磊甚至可以一击之下同时终结这两个大汉的生命。至于任永飞,却不在赵大磊的目标之内。因为赵大磊只扫了一眼,就看出了任永飞的底细。赵大磊清楚的知道,像任永飞这种花花公子式的草包,不用说是一对一和林远方进行单挑,即使是五个六个对上林远方,也讨不了什么便宜。要知道,林远方不仅仅是在大学时拿过省大运会的散打冠军,这一两年的时间里更是趁着闲暇的工夫向赵大磊讨教过不少格斗秘诀。经过他赵大磊亲手调教的人,即使对上六七个手持利刃的地痞流氓,都不会吃亏,更何况是对上任永飞这种一看就是被酒色掏空身体的花花公子呢?

林远方倒是也没有想到,任永飞竟然会杀一个回马枪回来。任氏家族那种共和国顶级红色豪门里有这么一号活宝似的子弟,也真是稀奇了!

其实说起任氏家族,林远方了解的也并不少。他也早就知道,他的姑父赵三才和任氏家族的渊源,如果赵三才没有担任过任思哲任老的秘书,也绝不可能迈上省委一号这样封疆大吏的宝座上。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林远方的姑父赵三才,甚至是包括林远方自己,和任氏家族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但是奇怪的是,无论是姑父赵三才,还是姑姑林依萍,几乎从来没有在林远方面前谈过任氏家族方面的事情。即使林远方偶然在他们两人面前提起任思哲任老,姑父和姑姑两个人都会不约而同的选择忽略这个话题,根本没有和林远方在这方面多交流的意思。对于这种情况,林远方虽然感到奇怪,但是也没有多想。毕竟,顶级豪门的禁忌太多,姑父赵三才又曾经担任过任思哲任老的政治秘书,所以更要避嫌保密,因此才不愿意和自己在这方面多谈吧?

姑父赵三才和姑姑林依萍不愿意和林远方谈任氏家族的话题,却并不妨碍林远方对任氏家族的了解,因为他还有另外一个渠道去了解任氏家族的一些情况,那就是中原军用物资采购局长包长征。作为包氏家族本身也是共和国八大顶级豪门之一,包长征虽然只是旁系子弟,但是从小就在这个圈子里耳濡目染,自然是掌握了很多圈外人并不知道的红色豪门的秘闻。从包长征口中,林远方听到了很多红色豪门的轶事和趣闻,其中涉及到任氏家族的东西林远方听得就特别用心。毕竟因为姑父赵三才的出身,自己和任氏家族也扯上了渊源,所以能有机会多了解一下任氏家族的情况自然是有利无弊。

关于包长征提到的任氏家族的情况,林远方记忆最深刻的就是,相比起其他红色家族确定继承人选波澜不惊的状况来,任氏家族第三代继承人的竞争异常激烈。包长征告诉林远方,由于任思哲的儿子在十年浩劫中罹难,没有留下骨血,所以任思哲的几个兄弟们都认为,任思哲将会从他们的孙子中间挑选出一个担任任氏家族的第三代继承人。也正因为如此,任老的这几个兄弟表面上虽然一团和气,但是私底下却使尽了各种手段,拼命为他们的孙子们造势,以期能够得到任老的青睐,被确定为第三代家主的人选。这场任氏家族的第三代家主之争不光是任氏家族内部高度关注,共和国其他红色家族也同样在高度关注,各自推测着任氏家族第三代家主的人选。因为确立这个人选不仅仅关乎到任氏家族未来发展的问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人选的确立,甚至是有可能是关乎华夏国未来权力格局走向的问题。可是奇怪的是,作为家族的掌舵人,任思哲任老似乎对这个问题并不太在意,一直到现在,任思哲都没有明确表示过,家族这些第三代子弟中哪一个更为关注一些。这在某种程度上更是激发了任氏家族第三代子弟的竞争意识,几乎每个人都觉得自己还有机会,只要努力拼命表现,说不定有一天老祖宗一高兴,这第三代家主的位子就落在自己头上。包长征曾经感叹地对林远方说,也正因为如此,相比起其他红色家族的第三代子弟来说,任氏家族的第三代子弟显然要优秀很多。这甚至让很多过早确立了家族第三代继承人的红色大佬感到有一些后悔……

正因为包长征如此说,林远方虽然没有在现实中和任氏家族第三代接触过,但是对任氏家族的第三代印象却比较好,对任氏家族的第三代保持着比较高的期待。可是林远方没有想到,他遇到的第一个任氏家族的第三代竟然是这么一个德行,如果不是杨扬亲口告诉林远方,林远方肯定不会相信,眼前任永飞这么一个混账东西竟然是货真价实的任氏家族第三代子孙!

林远方在大失所望之下,也懒得和任永飞纠缠。正如他刚才他前面对杨扬所说的,任永飞对他的出言不逊,他就当是疯狗在狂吠罢了,一个正常人和一条疯狗较劲,有什么意思呢?更何况,这个任永飞即使再混蛋,也是任氏家族的子弟。冲着姑父赵三才和任氏家族的渊源,林远方也要大度一点。

想到这里,林远方看都没有看任永飞一眼,对王涛和赵大磊说道:“走,咱们回去。”说着迈步就要上车。

“小土鳖,耍牛逼是不是?你还没有告诉你家飞公子,你的那个保护女神去哪里了!”任永飞见林远方理都不理他,更是火冒三丈,他一把拦住了林远方的去路。

看到任永飞挡到自己面前再次口出不逊,林远方依旧是不愠不火,他平静地望着任永飞,不卑不亢地说道:“请你让开,好么?”

“让开?想逃跑啊?想得你蛋疼!”任永飞乜斜着眼睛瞥了一眼身后林远方的车牌,不由得叫起来:“哟呵!竟然开了一辆军车,怪不得敢在你家飞公子面前耍牛逼,让你家飞公子让开呢!c10-00012,这个车牌好牛逼,你家飞公子好怕怕啊!”

说到这里,任永飞扭着身子冲林远方做了一个阴阳怪气的鬼脸,然后嚣张地狂笑起来,“开他妈的一辆总后驻地方单位的军车,就他妈的想出来吓唬人啦?他妈的吓唬别人或许还管点用,想吓唬你家飞公子,是他妈的典型的白日做梦!”

纵使林远方涵养再好,听到任永飞一口一个“他妈的”,眉头也不由得皱了起来。这样满口泼粪的东西,竟然也是任氏家族第三代子弟?

林远方那边已经忍耐到极限了,任永飞这边却犹自不觉,他嚣张地冲紧跟在身后的两个彪形大汉一挥手,说道:“韩老三、郭老四,你们上去把他妈的这辆破军车给我砸了!放心大胆地给我砸,有什么事情,飞公子给你们担着!”

韩老三和郭老四向来以任永飞的马首是瞻,一听任永飞下了命令,没有丝毫犹豫,就准备上前砸车。这边赵大磊怎么肯让他们如愿,作势就准备出手,却被林远方轻轻做了一个手势,阻拦了下来。

“任永飞,我看任氏家族的家主,你是不打算要争了是吧?”拦下了赵大磊,林远方冲任永飞冷笑一声,说道。

“老三、老四,先等一下!”任永飞不由得浑身一激灵,连忙拦下韩老三和郭老四,然后才扭过头来恶狠狠地盯着林远方,“你说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林远方背着手瞟了一下任永飞,淡淡地笑了起来,“任永飞,你转过身来看看!”林远方伸手指着四周,不知道什么时候,外边已经远远地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

“有这么多双眼睛看着,我不介意把事情闹大!”林远方向前迈了一步,逼近任永飞,嘴角挂着一抹笑意,“我想你的那些个堂兄弟得到这个消息,一定也会非常高兴吧?他们一定不介意到任老面前讲述你今天的光辉事迹的。”

“你在威胁我?”任永飞无比愤怒地望着林远方。

“呵呵,”林远方潇洒地耸了耸肩膀,说道:“飞公子,如果你不打算争任氏家族的家主,我这就不算是什么威胁了吧?”

“你……!!”任永飞没有想到这个小土鳖这么阴损,竟然能够想到这么一招。如果任氏家族第三代子弟之间没有什么家主之争的话,他们堂兄弟之间肯定是精诚团结一致对外,任永飞即使是砸了林远方的车,也有把握把这个消息***着,不传到任思哲老爷子那边去。可是现在则不然,纵然任永飞能够在中原省动用力量***这个消息,不让记者报道,但是又如何能够封得住他的那些个堂兄弟们的嘴巴?自己本来就因为前两年在倭奴国创下的坏事不得老爷子的喜欢,这次的事情如果再传到老爷子的耳朵里,恐怕自己要在家主继承人的竞争中彻底出局了吧?为对付一个小土鳖,付出这么巨大的代价,值得嘛?

“呵呵,犹豫了吧?是不是啊飞公子?”林远方笑了起来,“我怎么就想不通,你怎么会选这么个时候,在这繁华的夜市上,当着满大街的人,要干这样的蠢事呢?这么多双眼睛,这么多张嘴巴,你能够封得住吗?这不是明显的大脑里缺根弦吗?”

“你他妈的才缺一根弦!”任永飞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挤兑过?他当下顾不得什么后果,抡起巴掌朝林远方脸上抽去,却只见林远方大手闪电般伸出,牢牢地抓住了他的手腕。

“飞公子,君子动口不动手,是不是?”林远方抓住任永飞的手腕,轻轻一用力。

“啊!哎哟,疼死大爷我了!”任永飞只觉得一股剧痛从手腕处传来,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惨,疼得眼泪几乎都要掉下来了。

“老三、老四,你俩他妈的是死人啊,还不快来救老子啊!”任永飞一边叫着,一边扭头呲牙裂嘴地冲韩老三和郭老四喊叫。可是他这么扭头一看,不由得目瞪口呆。只见身材魁梧高大的韩老三和郭老四两个人像两只小鸡仔一样,被一个瘦小干枯的小老头一手一个举在半空中,手脚拼命挣扎着,偏偏是挣脱不了。韩老三和郭老四可是他父亲特意从退伍的特种军人中挑选的精英,普通人十个八个都近不了身,怎么遇到这个干瘪小老头,就如同两只小鸡仔一样?这个小老头究竟是什么人?一时间任永飞竟然忘记了手腕处的剧痛,只是大张着嘴巴吃惊地看着这一幕。

“飞公子,你这两个手下似乎不怎么得力啊?”林远方这边呵呵笑了一声,又把任永飞拉回到现实之中。他顿时又感觉到手腕处的剧痛,大张着的嘴巴里不由得又发出了“啊啊”的惨叫。

“小土鳖,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敢惹老子……啊!”任永飞惨叫着,还想威胁林远方。林远方一用力,他的话不由得戛然而止,嘴里又只剩下惨叫声了。

“飞公子,你嘴巴最好干净点。”林远方低头俯视着任永飞的眼睛,“记住!不想理你,并不代表怕你!如果你想把官司打到任老面前,我也很乐意奉陪!”

说完这些,林远方这才松开任永飞的手,喝了一声:“滚!”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独白小说网(www.netdubai.net) 手机版:m.netdubai.net】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