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升迁之路
听书 - 升迁之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511章 不!是美元!

夏言冰 / 2019-12-27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高!实在是太高了!任思年坐在一旁对自己的二哥心中佩服得可谓五体投地。眼看就要奔九十岁去的人了,思维却一点都不糊涂,脑子转得比年轻人还快,只用了一句话就把任超志堵得死死的。任超志纵使后面还准备了千万种说辞,这个时候一句也说不出口了吧?二哥果然是老而弥辣,看似轻飘飘的话却实有雷霆万钧之重,锋利恰似快刀,谁人还敢言语啊?

想到这里,任思年有些同情地望了任超志一眼,心中暗道,我的大侄子呀,你想跟你这位二叔耍花枪,那不是自讨没趣吗?能够位列八老之首,在本朝地位仅次于太宗爷,你二叔岂是白给的?

任超志没有想到二叔竟然对他这么不客气,一点面子都没有给他留,一时间脸色煞白,嘴里喃喃着,不敢言语。

任超敏瞥了任超志一眼,心中很是不满,暗中说道,超志哥,你即使是想替自己孙子争家主的位置,也不用吃相这么难看吧?没有二叔在这个位置上,别说是你家永成,就是超志哥你能够走到现在的位置上吗?今天是二叔大寿,又是祖孙重逢的曰子,你这不是成心给二叔添堵吗?这是二叔发了话,要是二叔不发话,我也不会愿意你!

也不管别人怎么想,任超敏伸手把林远方拉到任思哲身旁:“远方,还愣着干啊?还不赶快坐你爷爷身边?”

“是啊,还不赶快坐下?”任超强也在一旁笑着说道。

家族二代中地位最高的两个强人都如此说,任超志又在老爷子面前吃了瘪,谁还敢对林远方在主桌入座有什么异议?随着任超敏把林远方按在任思哲身旁的座位上,任氏家族所有成员都明白,最起码从现在开始,林远方和家族其他三代成员之间的主从名分已经确定,至于林远方能不能坐稳这个位置,还要看以后的变化了。

任永成在下面嫉妒的眼睛都要冒火了,可是偏偏还得做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没有办法,他以后的升迁还离不开任氏家族的铺路,如果在这个场合失态,惹起老爷子的反感,那么以后自己在家族获得的支持资源必定会少得可怜。反正现在也只是确定下一个名分,来曰方长,自己会证明给二爷爷看,只有他才是家族最适合的接班人!

任永利却暗长舒了一口气,以后他可以专注于研究最前沿的军事技术,而不用再分心于什么家主之争了。他自家明白自家事,以他的姓格,最适合的还是做一个冲锋陷阵的将军,而不是一个统揽全局的元帅。就他本人来说,确实对家族三代家主的位置没有兴趣,之所以被人们视为任永成的竞争对手,只是不过是因为他和任永成是家族三代成员中最出色的两个人而已。现在有远方这个二爷爷的嫡孙出来了,他自然抽身退出,回到他最擅长的领域去。

排定了座位,接下来就是家族后辈们给老爷子寿诞献礼的时间。本来按照计划,是家族的小辈们今天中午先给老爷子献上寿诞贺礼,然后晚上再进行正式寿宴,但是这个计划因为太宗爷突然间地造访而改变。因为按照惯例,太宗爷到访之后,一号首长必然会步太宗爷的后尘接踵而至,随后包括tz爷在内的几位常委也要上门过来给老爷子贺寿,最后是政治局委员和军委委员也必然会到来。这么一来,老爷子只能把寿宴提到中午进行,后面的时间就用来接待太宗爷、一号首长和其他中央首长了。

由于二代成员刚才在书房内开家族会议前就已经把礼物献给了老爷子,所以这个时候给老爷子献寿礼的主要是三代成员。第一个走上来献贺礼的是大房长孙任永成,他是三代成员中年纪最长的一个,所以排在第一个。

当看着任永成手里捧着一个古色古香的四方盒子和妻子章晓红一起走向主桌的时候,大家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了过去。在场的都是任氏家族成员,自然不乏眼力出众之辈,他们自然能够看得出来,这个古色古香的四方盒子是由整块檀香木雕刻而成的。这件礼物的外包装就如此不凡,可想而知,里面的礼物价值有几何了。

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之中,任永成来到任思哲面前,小心翼翼地打开了盒子,只见一座玉山横卧在檀香木托盘上,在灯光的照耀下,向外散发着翠绿色的光芒。这竟然是一块翡翠雕琢成的玉山,通体翠绿,不含一丝杂色。

“翡翠!”已经有人在下面低声呼了出来。这时候的翡翠价格虽然还处于低位,没有像十几年后那么疯狂,但是这座翡翠玉山没有三十万元是绝对买不下来的。

“二爷爷,这座翡翠玉雕叫寿比南山,是我和晓红特意在香江周大福珠宝行为您选购的寿礼,祝您老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说着任永成和章晓红向任思哲连鞠了三个躬。

下面一片惊叹之声。没有办法,能够堂堂正正地拿出这么贵重礼品的也只有任永成和章晓红夫妇了。章晓红的父亲章富成是汉唐国际信托投资公司(香江)的副总裁,在国内领导干部工资大多数保持在两三千块的时候,章富成的年薪已经达到百万港币以上。有这么一个有钱的老爸,章晓红拿出三四十万元为任老爷子买一件寿礼并不让人感到奇怪。

任思哲生姓简朴,并不喜欢任永成送这样奢华的礼物。但是今天是自己寿诞,出钱购买礼物的又是侄孙媳章晓红,总归也算是小辈们的一片孝心,让任思哲没有办法说出苛责的话来。

“晓红,下次不要再买这么贵重的礼物了,”任思哲笑着把章晓红叫到身边,语重心长地说道:“你爸爸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你可不能都拿来贴补二爷爷啊!”

任超志长长地嘘了一口气,不慌不忙地点上一根烟。刚才挨了老头子的堵,这时候面子总算找回来了。家族这么多三代成员,有谁能够像永成这样拿出这样的礼物啊?任永成这么想,倒不是说任氏家族三代成员中都没有这个实力。其实别说是三四十万的礼物,就是百万元级别以上的礼物,三代成员中也有几个人能够买得起。只是可惜他们的钱来路不正,老爷子任思哲又嫉恶如仇,如果拿出非常贵重的礼物没有一个正当的说法,恐怕老爷子当场就要拍桌子,让任超敏派人去查一查他们的经济来源了!

任超志的夫人薛美英在一旁更是笑眯眯的。她虽然不敢跟丈夫一样,向任老爷子安排林远方坐在主桌提出异议,心里还是很不满,看到丈夫被任老爷子噎回来,心中更是为丈夫和儿子感到委屈。这个时候看见儿子送上这么一件贵重的礼物,替自己家挣回了面子,心中才感觉到好受一点。她暗中说道,老爷子啊老爷子,人心都是肉长的,虽然说我家永成不是你亲孙子,但是我家永成对你怎么样,你还看不出来吗?他对我和超志都没有这样孝顺呢!

由于任永成的贺礼一下子镇住了全场,后面其他人的礼物就显得平淡无奇,一点都勾不起人的兴趣。直到任永利走上前来,人们的兴趣才又一次被提了上来,不管怎么说,任永利和任永成号称是任家三代子弟中的绝代双骄,任永成既然拿出那么贵重的礼物,任永利的礼物总不能太寒酸了吧?

“二爷爷,您年龄大了,活动量也小了,现在带的这个自动机械表就有些不合适了。”任永利笑着拿出一只小盒子,伸手打开,轻轻送到任思哲面前,“我替您选了一款石英表,轻薄精巧,走时准确,还不用担心它总是停掉。”

任思哲手上戴的这块欧米伽手表是一九四九年东海战役时的战利品,是从国民党一个中将师长手中缴获的,太祖爷老人家亲自下了指示,把这块手表奖给了解放东海市的大功臣。从那时起,这块手表就一直陪伴着任思哲,到现在将近五十年了。从外观上来看,这块又老又旧,表壳上的镀铬都快脱落光了,表蒙也散布了三四道裂纹,表盘上的刻度也模糊不清,早已经到了该退休的年龄。但是因为这块手表对任思哲有着特殊的纪念意义,他一直舍不得换掉。只是任思哲现在已经是八十多岁高龄的老人了,活动的机会越来越少,这块欧米伽自动手表获得不了动力,常常会不知不觉的停掉,弄得任思哲时不时地就要把手表取下来,让包光辉去调教时间。现在任永利送上一块石英表,就是想要替老爷子解决手表停顿的问题。

任思哲看了一看盒子中的手表,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永利,这块手表你花了多少钱?”以老爷子的阅历,自然能够看得出这块表是顶级瑞士名表品牌江诗丹顿。即使只是一块用电子的石英表,但是江诗丹顿出品,又岂会便宜?

“十八万五千。”任永利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一个大校师长,一年工资能有多少?你怎么能拿出这么多钱来买一块手表?”任思哲看着任永利,声音虽然不高,但是里面隐藏的东西不由得让所有人心中一紧,暗中为任永利捏着一把冷汗。

任超敏一直在拉着林远方的手低声说话,此时她也放开了林远方的手,表情严肃地望着任永利。

虽然任永利心中没鬼,此时额头上也不由得沁出了一头毛毛汗。不为别的,是在是老爷子的威压太重。是谁说“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叫门?”让这些没有做亏心事的人来老爷子面前站一下试一试,看看会不会吓得两腿哆嗦?

“二爷,我主持研究的装甲部队新型伪装技术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任永利努力把呼吸调匀,“国务院和军委发给我个人的奖金加起来有十五万,我又加点个人的积蓄,给您买了这块江诗丹顿石英表。”

任永利主持研究出来的装甲部队新型伪装技术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的事情,任思哲老爷子倒是清楚,也就是一个月之前的事情,当时老爷子还很是高兴一把,破天荒的亲自打电话给任永利,鼓励了他一番。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奖,自然是会发一些奖金,这个任思哲老爷子也清楚。只是他没有想到,奖金竟然会高达十五万元,而且还只是奖励给个人的部分。于是他就拿眼睛望向担任定北军区参谋长的任超强。任超强知道老爷子的意思,就微微点了点头。

任思哲脸色这才缓和下来。虽然任超强是任永利的父亲,但是任思哲相信,任超强是绝对不敢在这件事情上欺骗他的,何况这种事情核实起来又不难,只要包光辉一个电话,立刻就一清二楚了。任超强纵使有天大的担子,也不敢伙同儿子欺骗他老人家啊!

不过任思哲还是不放心,又拿眼睛看向包光辉。见包光辉也点了点头,任思哲脸色这才算是彻底缓和下来。如果换上是其他侄孙,任思哲也不会动这么大的肝火。但是任永利这个人家三代成员中最有出息的侄孙之一,任思哲对他的发展还是寄予很大的希望的,自然是不希望他走上歪路,犯下严重的错误。此时知道自己错怪了自己这个侄孙,任思哲倒是也干脆利落,他拉着任永利的手说道:“永利,对不起,二爷爷老糊涂了,差点错怪了你!你莫生二爷爷的气啊!”

“二爷爷,您千万不要这么说!我怎么会生您的气呢?您是为我好,我知道的!”任永利额头上刚冒了一层细汗,此时又窘迫的满面通红。

“呵呵,不怪二爷爷就好。”任思哲笑了起来,伸手拿起了那块江诗丹顿石英表,“你送的这个礼物我老头子非常喜欢,以后就不用担心弄不准时间了。”

说着任思哲伸手就去解自己的那块欧米伽自动表。任超敏连忙过去帮老爷子把欧米伽手表取下来,又帮老爷子把江诗丹顿石英表给扣上去。

“呵呵,不错,不错,戴上去蛮好的!”任思哲来回挥动了一下胳膊,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他望着任永利说道:“永利,你可替我老头子解决了一个大难题!”

任超志和薛美英在一旁看得只冒火。本来以为自家儿子送出一块翡翠玉雕,今天要占尽风头,却不想任永利这小子竟然会另辟蹊径,送出一块江诗丹顿的石英表。虽然说从价格上来说,任永利这块石英表只花了十八万多,比起儿子那块价值三十多万的寿比南山翡翠玉雕有着不小的差距,但是任永利胜在这十八万多全是自己挣得的,比起自家儿子伸手向老岳父家里讨钱来买礼物,胜出不止一筹。而且任永利这小子也很会琢磨老头子的心思,知道老头子的自动手表存在动能不足的问题,悄悄地去买了一块石英手表。唉!还是功夫没有做到家啊!如果永成不去买什么寿比南山,而是去买一块瑞士石英手表,那样得到老爷子欢心的就是他们家永成,而不是四房的任永利啊!

任永成心中也是窝火,自己精心策划的献礼最后竟然被任永利给比了下去。任永利这个小子看似爽直,谁知道竟然也是一肚子鬼心眼儿,他如果不整天琢磨这事儿,又怎么正好把住老爷子的脉搏呢?看来自己前面还是小看了他啊!

其他人自然也是一番感叹,任永成拿出寿比南山翡翠玉雕的时候,他们认为没有人能够比的过了,没有想到任永利竟然会用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的新型军事伪装技术的奖金去为老爷子购买手表,单从立意机巧上,就胜过任永成一筹啊!

接下来的献礼过程又显得波澜不惊,大家送上去的不过都是些寻常礼物,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眼看着就要进入尾声了,还没有送上贺礼的后辈们,也就林远方等几个年龄最小的三代成员了。

薛美英心中觉得窝囊,一直没有机会发泄,这个时候终于找到了机会。她笑眯眯地问林远方道:“远方,你头一次给爷爷过寿,准备了什么特别的礼物啊?”说这话时,薛美英心中其实是想看林远方的笑话。在她想来,林远方不过是下面一个小县长,能够准备什么特别礼物?

“呵呵,我给爷爷准备了两样礼物。”说着林远方拿出了准备好的礼物盒子。这个盒子是放在车后备箱里的,在经过安保人员的检查之后,才被送了进来。

所有人都张大了眼睛,望向林远方这边,看看老爷子的嫡孙能够拿出什么样的礼物来。

林远方打开盒子,从里面拿出两个黑乎乎的陶瓷小罐子,轻轻地放在了任思哲面前:“爷爷,这是我们白墙县有名的特产不老菜,味道鲜美,有延年益寿的功效。我送给爷爷,祝愿您健康长寿,永远不老!”

(未完待续)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独白小说网(www.netdubai.net) 手机版:m.netdubai.net】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