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升迁之路
听书 - 升迁之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519章 最熟悉的陌生人

夏言冰 / 2019-12-27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手机阅读

看着手中两个〖警〗察塞过来的祝贺一百二十万的巨额支票,一股深深的羞辱感涌上王大少的心头,自从老爸廾任副部长以来,他何曾受过这等的羞辱。品书网

就在这时,一辆黑sè的奥迪a8急驶而至,一个三十五六岁的器宇不凡的男子从车内走了出来。王大少一看到这个人,不由得双目一亮,萎靡的身躯也像是打了鸡血一般tǐng拔了起来。他用手指着林远方恶狠狠地说道:“小子,你不是狂吗?嘿嘿,比你更狂的来了!你等着,我王大少马上就会让你好看!”

说完这句话,王大少转身就向来人奔去,嘴里嚷嚷道:“姐夫,我被这个小王八蛋给欺负了,你可要替我做主,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小王八蛋啊!”

也不怪王大少对他这位姐夫这么有信心,因为他姐夫宋培林可是出身于大名鼎鼎的宋氏家族,虽然说不能跟任氏家族包氏家娄这样的共和国顶级豪门相比,但是在共和国次一级的豪门集团中间还是有一席之地的。王大少的父亲王江之所以能坐到交通部副部长的位置上,在一定意义上来说,是沾了他女婿的光。若不是宋氏家族的老爷子在关键时刻说了一句话,恐怕王大少的父亲这个时候在蹲在司局级干部的位置上在熬资历呢!

宋培林家世如此显赫,自己混得也非常风光,年仅三十五岁,就已经坐到京城卫戍区某师上校团长的位置上,虽然说不能和八大顶级豪门的嫡系三代相比,但是在次一级豪门三代子弟中间已经算得上是一位相当出sè的人物了。在京城权贵子弟圈内除非是碰到八大豪门的嫡系子弟,否则以宋氏家族的背景和宋培林卫戍区上校团长的身份,几乎没有摆不平的事情。因此王大少这个时候看到姐夫宋培林过来,就好像见到了主心骨一般。眼前这个小王八蛋再横,也横不过姐夫宋培林吧?

“姐夫,您看看,您看看,我被那个小王八蛋打成什么模样?刚买的新车也被这小王八蛋撞成了一堆废铁,姐夫,您可一定要给我撑腰,替我出了这口恶气啊!”就在王大少奔到宋培林面前,一脸热切地期待姐夫宋培林替他教训林远方时,却不想宋培林脸sè一黑,劈头就给他一个大耳光子:“瞎了眼的东西,乱嚷嚷什么?还不给我闭嘴?给我老老实实站在一边,待会儿我再收拾你!”

王大少没有想到宋培林非但没有帮他出气,反而一见面抽了他一个大嘴巴,一时间恼羞成怒,瞪着眼睛冲着宋培林嚷嚷道:“你是不是疯了?我挨了别人的打,你不帮我也就算错了,反而还要打我?哪有你这样不中用的姐夫,我回去就让我姐给你离婚!”

宋培林没有想到王大少竟然这样不知好歹,反手又一个巴掌打了过去,嘴里喝道:“还敢顶嘴?小兔崽子,你知道闯下多大的祸不知道?今天你回家你老爷子不让你在院子里跪上三天三夜,我的宋字倒着写!”

王大少看到宋培林声sè俱厉的样子,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创下了滔天大祸,自己嘴里的小王八蛋,不但自己家族惹不起,连姐夫宋培林的宋氏家族也惹不起,否则以宋培林沉静稳重的xìng子,又何至于如此气急败坏啊?

“姐……夫……,他……………他……他是什么人?”王小强听说自己闯下的这个祸会使老爷子让自己在院子里跪上三天三夜,一时间不由得也慌了神。

“任思哲任老的亲嫡孙、老任家的大少爷,你惹得起么?”宋培林狠狠地瞪了王小强一眼,压低声音呵斥道:“还不老老实实跟我一起过去,向任家大少爷赔罪!”

“啊?竟然是老任家的大少爷?”王小强纵使胆大包天,此时也不由得浑身发软,身上的冷汗汩汩直流。自己今天真的是不开眼,竟然调戏到老任家大少爷的女人头上,被修理得这么惨也是活该!任氏家族的实力,别说他们王家惹不起,即使姐夫的宋氏家族也惹不起啊!以老任家家主任思哲在本朝的威望,甚至只是动一下嘴皮子,就足以让自己的家族遭受灭顶之灾!难怪姐夫宋培林如此气急败坏,劈头就给自己一个大嘴巴。

宋培林走到林远方面前,先做了一个自我介绍:“我叫宋培林,和任永成是军校同学,现在在京城卫戍区工作”说着他向林远方伸出了手:“你一定就是任永成的弟弟林远方吧?”

听宋培林说他是永成哥同学,林远方倒是不好拿什么架子,他伸手轻轻地和宋培林一握,说道:“我就是林远方,你好!”

见林远方反应还算平和,宋培林牟中暗舒了一口气,他伸手把王小

强拖了过来,对林远方说道:“这个是我内弟王小强,他年轻不懂事,经常在外面闯祸,感谢你刚刚替我们管教他。”说着宋培林用力拍了一下王小强的脑袋,说道:“还不赶快向远方少爷道谢?”

王小强被林远方打得这么惨,还吓得当众尿了kù子,如果说心中不恨林远方,肯定是假的。但是他自小就在京城权贵圈子中混,自然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顶级少爷吃大少爷,大少爷吃小少爷,小少爷吃小

衙内,小衙内欺负平头小百姓,作为这条权力食物链中的一环,王小强怎么能够没有这个觉悟呢?无论是他们王家,还是姐夫身后的宋家,和老任家这样的顶级豪门相比根本就不够看,所以自己这个所谓的王家大少,被老任家的嫡孙暴打一顿还得忍气吞声地说一声谢谢,并不算是多么丢人人事情。

“远方少爷,谢谢您对我的教育。小的我有眼无珠,得罪了大少爷您,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就别和我一般见识了。”

形势比人强,王小强即使再不情愿,这个时候也得装出一副心服口服的模样。

宋培林又一把夺过来王小强手中的那张支票,递还给林远方:“今天的事情是我内弟咎由自取,怎么能够让你出什么修车费呢!这张支票请你收回,不然以后我真的没有办法去见永成这个老同学了。”

林远方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我撞坏了他的跑车,出一点修理费是理所当然的。永成哥知道也不会说什么的。”

见林远方怎么样都不肯收回这张支票,宋培林也有自己的办法,他抓起这张支票,三下两下就撕成了碎片,笑着对林远方说道:“您这份情我们领下了。我现在先把这个小混蛋带回家去好好教训,改天我再带他上门去向您二度赔罪!”

说着宋培林向林远方拱了拱手,揪着王小强耳朵把拽上车,开车离去了。

见宋培林和王小强走了,林远方自然也没有必要再留下,他轻轻一拉在一旁发呆的洪jiāo,回身上了殷伟那辆奥迪军车,至于说现场的那辆桑塔纳2000和那一堆成了破烂的法拉利跑车,自然有人帮助处理。

坐进了半内,林远方不由得暗自叶了一口气他细细的回忆了一下自己刚才处理的过程,一起都是按照自己的计划进行的,应该不会有人看出什么破绽,嘴角不由得就浮出一丝微笑。

作为从小在农家长大的年轻人林远方即使是忽然间成了共和国顶级豪门的嫡孙,多年来养成成熟稳重的xìng格也不会忽然间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成为一个嚣张跋扈的纨绔子弟。他刚才之所以做出那些看似疯狂的举动,除了因为女朋友洪jiāo被人欺负了,他要替洪jiāo出气的原因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借机自污。

古人有云“木秀于林,风必催之:砂堆于岸,浪必湍之1”民间也有一句话,叶做“出头的橼子先烂1”以林远方的低调,即使是认祖归宗成为老任家的三代嫡孙,也不不愿意表现得非常高调,引人注目,那样对于他来说,绝对不是一件什么好事。

可是呢,计划…赶不上变化。林远方没有想到明明是任氏家族的家庭寿宴,太宗爷竟然会突然到访:他更没有想到,太宗爷到访之后竟然会专门到宴会大厅内去看望他,还把当初英国首相撤切尔夫人送给太宗爷的银烟盒转赠给自己作为礼物。林远方一个小字辈如何能够承受如此贵重的礼物呢?更何况林远方后来了解到,太宗爷赠送出去的sī人礼物扳着指头都数得出来,除了赠送给口爷那杆派克金笔外,能够让大家想起来的,也就是赠送给林远方这个银烟盒了。

正如爷爷任思哲所说的那样,太宗爷这个举动是把林远方架到火堆上去烤。以林远方的聪明,又如何能够不明白这一点呢?如此以来,即使他想低调,也完全不可能了。他这个任氏家族的嫡孙必然会在朝内所有政治势力面前来个大曝光,引起朝内所有政治势力的注意。笑话!这个时候能不引起别人的注意吗?任谁都知道,任氏家族这个刚…

刚认祖归宗的嫡孙是太宗爷非常看好的一个年轻人。当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到林远方这里的时候,林远方也就相当于站在了聚光灯之下,他的每一个举动都会引起别人的注意,被那些有心拿过去放在放大镜下去分析,这样一来,林远方做事必然会束手束脚,他第一个要考虑的就是,他要做的事情是否稳妥,里面是不是会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能够被那些有心人拿过去大做文章呢?

如果是仅仅是引起所有势力的注意,把自己置于聚光灯的聚焦之下,这还不算是最糟糕的情况。最糟糕的事情就是,因为太宗爷赠送的礼物,林远方会引起某些大人物的猜忌。要知道,按照目前的政治排序,已经敲定了。爷为第四代接班人。林远方现在明显被太宗爷寄以厚望,又有任氏家族的力量在背后支撑,那么心中会不会对未来接班人的位置存在什么野心?当然,以林远方二十六岁的年龄,自然和第五代接班人也没有什么缘分,可是第六代第七代接班人呢?会不会有所想法呢?在天朝的体制下,这可是一件非常犯忌讳的事情,虽然说现在有太宗爷,有任老爷子两人在,林远方可以暂时保无忧,可是太宗爷九十多岁任老爷子八十九岁,两个老人的生命还能延续多久,谁又能够保证呢?当两位老人去了之后,没有人替林远方遮挡压力,林远方能够承受这些铺天盖地的沉重压力吗?

所以,当林远方在晖苑里接受太宗爷赠送的礼物时看似风光,实际上却是陷入了一场空前未有的危机。要不任思哲老爷子也不会不让林远方留在晖苑里,见见一号首长和口爷众位常委们,而是让任超敏把林远方送到京城别院。要知道,还有什么能够比趁着自己的寿诞把自己的嫡孙介绍给一号首长还有口爷等各位〖中〗央大首长更合适的机会呢?任思哲老爷子却故意放弃了这个机会说明他老人家也意识到自己的亲孙子因为太宗爷的青睐而陷入了一场危机之中,所以先让林远方到别院避避锋芒,再考虑接下来如何应对过这场危机。当然,应对这场危机对任老爷子来说并不难,但是需要时间。太宗爷也是因为对自己的老伙计知根知底,知道任思哲有办法去应对这些,所以才会毫不掩饰自己对林远方的青睐否则,太宗爷即使再青睐林远方,再为林远方买回来一艘航空母舰而高兴,也不会当众去送林远方礼物。

林远方明白自己面对的麻烦也知道爷爷肯定会替他想办法来应对这场危机。但是这并不妨碍林远方自己去考虑如何解决这场危机。在超敏姑姑送他回任家别院的路上林远方就已经想明白了要如何解决这场危机,但是需要寻找合适的机会。只是林远方没有想到,这个机会竟然这么快就到来了,当然,送上这个机会的不是别人,正是王小强王大少,正是因为他的愚蠢和嚣张正好让林远方利用起来,上演了一处好戏。

………,………,………,………,………,………,………,………,………,…,…,………,………,………,………,…………………,………,………,………,………,…,

“什么?一个不开眼的小衙内惹上了老任家刚刚认祖归宗的嫡孙林远方?那个林远方竟然当场发飙,把那个小衙内的法拉利跑车给撞了个稀巴烂?”张氏家族的老爷子把玩着手中的太极球,皱着眉头考虑着这个问题,他看了一眼立在旁边的三儿子问道:“你确定没有弄错?”绝对没有。很多人在现场目睹了运一幕。那个小衙内的父亲是交通部副部长,姐姐嫁给了老宋家的老三宋培林。宋培林后来也赶了过去,给那个林远方说了不少好话。”张家老三笑道“我只说老任家这个嫡孙有什么三头六臂,能够得到太宗爷的青睐呢。

原来也不过是一个纨绔子弟而已。只不过运气好,有一个有钱的姐姐买了一艘航空母舰回来,才讨得太宗爷的欢心。我看这个林远方,比起大哥家的云峰来恐怕要差上十万八千里啊!“如果真的是一个纨绔子弟倒是不足为虑。”张老旋转着手中的太极球,缓缓地躺在老山藤编织的躺椅上。

一号首长刚刚离开任超敏就匆匆忙忙地来到任思哲身边,低声说道:“二叔,远方在下面闯祸了……”看得出,任超敏神情非常严峻,心中很有一些对林远方恨铁不成钢的恚怒。

“哦?”任思哲眉毛淡淡一挑,没有任何生气或者失望的意思,只是望着包光辉说道:“光辉,你怎么看这件事情?”包光辉低头想了一下,对任思哲说道:“老首长,远方的xìng格我非常了解,他绝对不是这样莽撞跋扈的人。这次却像是换一个人一样,做出这样的事情,我看啊,远方肯定是在上演一场大戏。”

“呵呵,我也是这样想的。这小子,真的是太鬼了,我老头子想的主意还没有用上,他自己就已经把问题解决了。”任思哲微笑着点头,显然是同意包光辉的结论。

“二叔,您和小包说的什么?我怎么有些听不明白。”任超敏皱着眉头说道。

“超敏,事不关己,关己则乱!你太紧张远方了,所以听到消息心中就先乱了,没有好好去分析这件事情啊!”任思哲手指轻轻地敲了敲脑子,轻声提醒任超敏。

任思哲这么一说,任超敏一下子就明白了:“二叔,您的意思是说,远方是在学萧何?”

“呵呵,超敏,你看看你,还是需要进一步提高自己的修养啊!每逢大事有静气,不能因为牵扯到自己关心的人,就乱了阵脚啊!你看看你,不是分析的很有道理吗?”任思哲满意地笑了起来。

“也就是远方,如果换一个人,我的心呢,才不会乱呢!”任超敏回了一句,又有些忧心地说道:“二叔,远方这个举动,能够瞒过别人吗?”任思哲沉吟了一下说道:“远方第一次在众人面前曝光,他以前的xìng格,其他家族并像我们这样了解,所以我看远方这个举动,我看还是很有效果的。他把小人乍富和纨绔子弟两种心态综合起来的反应表演的惟妙惟肖,如果不是我和光辉不是huā了三年时间在暗中观察远方的一举一动的话,恐怕也以为他是一个烂泥扶不上墙的纨绔子弟呢!”………,………,………,………,………,………,………,………,…,…,………,………,………,………,…………………,………,………,………,………………

与此同时,太宗爷也在郑家老宅里接到了林远方的消息。

太宗爷靠在老式沙发上,把两只脚放在沙发前的一只方凳上,对旁边的小公主说道:“没有想到我的老伙计行动这么迅速,这么快就让他小孙子去学萧何了。“是啊,任老精明着呢!”小公主笑着轻轻地为太宗爷锤着胳膊“不过呢,这会不会是远方那小子自己想出来的主意?”

“也有可能,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远方这小子就更了不得咯!”太宗爷笑了起来“这说明我老头子的烟盒子没有送错人嘛!”

“老爷子,这个萧何自污躲横祸的故事,我还真没有听说过。”

包长征半个屁股坐在沙发上,望着包黄川尴尬地笑着。其实他并不是不懂萧何自污的故事,只不过是故意这样说,逗弄老爷子开心。老爷子年龄大的,有的时候是希望小辈们多陪着他说说话。

“你呀,以后一定要多研究研究历史,这可是老祖鼻留给我们的好东西,多看看绝对没有坏处。”包黄川瞪了包长征一眼,也不知道是因为看穿了包长征故意撤谎讨他开心而不满意,还是认为包光辉不研究历史而不满意。

停顿了一下,包黄川才继续说道:“当初汉高祖刘邦任命萧何为相国。萧何居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位尊权重。他〖总〗理百官,协理万机,可以说西汉的一切国事都由其掌握。而萧何也因为汉高祖刘邦对他的信任,而兢兢业业的,勤于国事,安定民心,尽心尽力地辅佐刘邦。”可是萧何越是勤勉,汉高祖心中越是不踏实,认为萧何这样位高权重,又深得百姓和百官的信赖,有朝一日会不会谋反,推翻他汉家天下。萧何呢,也很快察觉到这一点,为了证明自己没有二心,就开始在西汉的首都长安光置田地,强迫百姓贱价卖地,用这个行动来向汉高祖刘邦表明,他萧何是一个贪图财货的人。很快,这些事情就传到汉高祖刘邦那里,他一听说这些事情,顿时就放下心来,萧何既然是一个贪图财物的人,那就说明他没有什么政治野心,让这样的人当宰相,自然可以放心。“原来如此啊!”包长征mō了mō脑袋,笑了起来“林远方当众痛揍王小强,撞坏他的车子,表面看来,是因为王小强狗胆包天,竟然敢调戏林远方的女人,所以林远方才痛揍了王小强。实际上呢,林远方是借着这个机会故意摆出一副纨绔子弟的作风,让别人觉得他跟别的纨绔子弟并无二致,成不了多大气候,对吧?老爷子。

“是啊!”包黄川感慨地点了点头,说道:“如果不是你和林远方认识了两年多,了解林远方的xìng子,我老头子也差点被他骗过去呢!

这个小家伙,年纪轻轻的就一肚子鬼心眼儿,了不得,了不得!怪不得太宗爷会把自己爱若xìng命的银烟盒赠送给这个小家伙呢!”

说到这里,包黄川停下了下来,望着包长征,郑重其事地交代道:“长征啊,你一定要维持好和这个小家伙的关系,对你以后呢,肯定是大有好处的!”

包长征还是第一次听老爷子这么郑重其事地交代让他和某个人维持好关系,连忙答应道:“老爷子,您放心。就是没有您这句交代,我也会和远方维持好关系的!这小子啊,经常会干出一些让人目瞪口呆的大事呢!”坐在车内,林远方回忆着自己的所为,真的是一举三得,既教训了王小强,替洪jiāo出了气:也借着这个机会警告了其他权贵公子,以后眼睛放亮一点,不要轻易招惹他林远方,更不要轻易招惹他林远方的女人:更重要的是,林远方借着这个机会在认祖归宗的第一天就闯下了嚣张纨绔的名号。想来纵使不能完全消除某些势力对他的警惕,但是稍微减轻一点这些势力对自己的注意力,还是可以的吧?

他扭头望向身旁的洪jiāo,发现洪jiāo咬着嘴chún,眼睛望着窗外,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

“洪jiāo,怎么了?还在生那个混蛋的气么?”林远方轻轻拍了拍洪jiāo的手背。

“没什么!”洪jiāo转过脸来,冷冷地望着林远方:“我要回家!请你把我送到火车站,好吗?”@。

本书来自品&书#网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独白小说网(www.netdubai.net) 手机版:m.netdubai.net】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