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升迁之路
听书 - 升迁之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523章 根本利益

夏言冰 / 2019-12-27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第522章传位

“爷爷,这里面有什么区别吗?”见任老爷子走了一步马八进七,林远方应了一手马二进三。

“区别大着呢!”老爷子把九路车往外横了一步,说道:“下棋如做官,不同的思维方式,就会造成不同效果。就比如这下象棋和下围棋,采取的思维方式截然不同,那么最终的结果也就大相径庭了。”

林远方知道任老爷子这是借着下棋来点化他,自然是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他走了一步车一平二,把一路车也平了出来,眼睛却盯着任思哲,等着老爷子的下文。

任老爷子稳稳当当的把二路马跳到三路,和七路马遥相呼应,然后伸手指着棋盘对林远方说道:“你看这象棋,棋盘上是满的,双方拥兵自重,而且有士、相、车、马、炮、兵,围绕着老帅打转转,兵只准前进,不许后退;车、马、炮统兵冲锋陷阵,马走日,相飞田……这个相是不允许离开本国领土的,士只能在‘皇城’九宫格里出没,出谋划策,如贴身‘锦衣卫’一样保护老帅,一招一式都被限定了,不得越雷池半步。最后以‘吃’掉对方老帅的一方为胜。”

“而围棋呢,棋盘上是空的,似无限一般的有限,如苍穹一样的玄妙。”老爷子不慌不忙地抽了一口烟,“每一粒棋子的权重都是相同的,横竖各十九条平行线上构成的三百六十一个交叉点,任何棋子都可以在那里安营扎寨,到了站稳脚跟之时才算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一方领地。行棋,不以吃予为目的,而以围地为终极目标,最后拥有实地较多的一方为胜。”

说话间任思哲和林远方祖孙两个已经走了好几步,林远方吃了任老爷子一只马,但是却损失了中路跑和三路兵。

任老爷子拱了一步卒,继续说道:“下象棋呢,相持的双方,目的在于致对方的老帅于死地。所以,一般都会使出浑身解数,用尽笑里藏刀、、瞒天过海、关门捉贼、yù擒故纵、趁火打劫、釜底抽薪等六六三十六计,调兵遣将,轮番进攻,直捣营寨,进行你死我活的较量。结果,虽然攻下了对方的老帅而取得胜利,但是,回头看看,本方也是损兵折将,哀鸿遍野,差不多奄奄一息了。”

林远方象棋水平虽然比围棋水平差一些,但是由于记忆力极好,棋谱摆一两遍都记熟了,虽然无法跟专业选手媲美,但是在业余棋手中已经是罕逢敌手了。本来任老爷子说要和他下棋的时候,他还寻思着怎么样巧妙地去放水,让任老爷子赢了自己,还要不lù痕迹地掩盖自己故意让棋的行为。可是现在一看,老爷子的棋技竟然如此犀利,自己占着先行之利,竟然被老爷子杀得步步后退,看来别说是自己故意去让棋,就是卯足十二分精神去认真下棋,也不一定是老爷子的对手啊!

苦苦思索了一番,林远方决定稳妥为上,先支起自己的右士,抵消老爷子一车一炮对自己右路强大的压力。

“这就对了嘛!”任老爷子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未虑胜,先虑败。稳妥为先嘛。”他走了一步马六进七,继续保持对林远方的强大压力,问林远方道:“我刚才说到哪里了?”

“您刚才说下象棋,即使自己赢了,也是哀鸿遍野,损失惨重。”林远方把自己的车退了回来,加强右路的防守力量。

任老爷子当然记得自己讲到哪里,他故意这么一问,是想提醒林远方,不要光考虑棋盘上的胜败,最主要的,还是要记住他今天的教诲,自从当年跟着太祖爷闹革命,他风风雨雨大半辈子,这些宝贵的教训和经验现在不传给自己的孙子,难道还要带到马克思那里去啊?

“那咱们再谈谈围棋吧!”任老爷子把自己一只炮从右边调到了左边,依旧保持着对林远方右路的兵力优势,然后才说道:“这下围棋,对弈的双方,目的在于占领更广阔的地盘。一般都从布局着手,采用步步为营的方法。无论是尖、飞、镇、长、并、跳,还是壮士断腕‘弃子’、辗转腾挪的‘转换’、破釜沉舟的‘打入’等等等等,均是以‘动须相应,彼强自保,逢危须奔,慎匆轻速,舍小就大,势孤求各’为基本理念,每一粒棋子必须依据形势判断而决定自己的落处,为不断扩大已方的势力范围而做出应有的贡献——并不一定以消灭对方为宗旨,在某种情景下,还必须与对方和平共处,谋求‘双活’。”

说话间双方已经进入了短兵相接的阶段,任老爷子率先发起了进攻,经过一系列复杂的令人眼花缭乱的兑子换子,林远方只剩下一只孤炮加一残士护着老帅,而任老爷子虽然也只剩下一只单相拱卫老将,但是却还有一马双卒逼近了林远方老帅的城池。见此情景,林远方知道败局已定,再抵抗下去毫无意义,遂痛快地举起了白旗:“爷爷,您老的棋力真是太老辣了,这一局我输得心服口服。”

“你输得心服口服,可是我赢得也不怎么光荣,你看看我这边,也只剩下孤零零的几个棋子,大部分兵力都和你拼光了。”任老爷子用手指着棋盘上他的那几个棋子说道:“这就是象棋啊,尤其是遇到旗鼓相当的对手,即使是拼尽头全力赢了别人,自己这边也损失惨重,即使是下成和棋,双方也是要付出惨重的代价的。如果是下围棋,就不至于出现这样惨不忍睹的局面,双方都能保持相对不受损害,都能够在棋盘的空间里得到发展,即使是胜利者,比失败者也不过是多占几目而已……”

说到这里,任老爷子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润了一下嗓子,这才把最后的结论说出来:“在官场之上,从根本上来说,人与人之间不应该是你死我活的较量,而是谋求‘双活’的共同发展,只有这样,才不至于出现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惨剧。所以说这个下围棋的思维方式,是官场上的常态。只有到迫不得已的时刻,才会去采取下象棋的思维,去破釜沉舟,谋求一胜!”

林远方细细咂mō着老爷子的这一番教诲,越琢磨越觉得其中滋味无穷。果然是人老成精,连最平常的下围棋下象棋爷爷都能联想延伸到政治上面,总结出一番规律来,如果自己跟在爷爷身边日夜聆听他老人家的教诲,汲取他老人家大半辈子的人生经验,岂不是要比自己胡乱琢磨的效果要胜出好多倍么?

包光辉见这一盘棋结束,就走过来,小声提醒道:“老首长,时间到了。”

“你这个小包啊,简直就是个催债鬼,就不能让我多自在一会儿!”任老爷子气哼哼地瞪了包光辉一眼,伸手拍了拍林远方,说道:“这些东西回头再琢磨,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来,跟爷爷过来,看看你的卧室。”

包光辉怕老首长到楼上心情jī动,就拦着老爷子,说道:“老首长,您已经超时两分钟了,该回卧房泡脚睡觉了。远方这边,就交给我了。”

说着包光辉喊来勤务兵,打来热水,送任老回房间泡脚,他则陪着林远方上了三楼,来到走廊西边向阳的那间卧室。

包光辉伸手把房门推开,对林远方说道:“这间卧室原来是你爸爸妈妈住的,房间里的布置二十多年没有动过了,还是他们当初的原样。只是chuáng上的被褥是新换的。你今晚先住下看看,等以后你觉得房间里的布置有什么不合适不方便的,我再帮你调整。”

林远方望着房间里的老式木板chuáng,枣红sè的三斗书桌,还有靠墙立着的简陋的书柜,心中弥漫着一种别样的情绪,这就是他从没有见过面父亲母亲居住过的房间啊,终于见到了……一时间林远方双眼模糊起来。

“辉叔,这是爸爸妈妈的房间,我觉得还是不要动,保持原样吧。请你另外帮我安排一间房间吧。”林远方恋恋不舍地在房间里转了很久,这才对包光辉说道。

“你今天晚上先在这里住一夜,明天我在帮你安排。”包光辉说道,“老爷子交代,你回家的第一天,一定要住在主卧!”

在晖苑的一号洋楼上,只有两间主卧,一间是二楼书房斜对,老爷子住的主卧,另外一间就是三楼这间主卧了,自从林远方的父母离世后,这件主卧一直空着。现在老爷子坚持让林远方住进三楼的主卧,在包光辉来看,就是向任氏家族的成员强调林远方三代嫡传少主的身份。只要林远方在这里住一晚上,那些人自然就明白老爷子的意思了。至于说以后,可以在三楼再给林远方安排一间卧房,这间主卧,还保持着原样,用来纪念林远方的父母。

以林远方的聪明,一听包光辉这么说,就明白了爷爷的意思,当下他也不再反对,怀着复杂又jī动的心情留在父母的房间睡下。这一晚上,林远方做了无数个梦,梦中有他父母,有泉叔泉婶,有老爷子,还有那些凶神恶煞的红卫兵……

第二天早上醒来,林远方看一眼chuáng头的手表,已经六点半了,连忙一骨碌爬起来。他推开窗户,看着老爷子正在院子里练一套拳法,看起来有点像是部队里的军体拳,但是差别又很大。这一套拳法老爷子打得是刚劲有力,虎虎生风,如果只看背影,根本不相信这会是一个八十九岁的老人。

老爷子一套拳法练下来,竟然连大气也不喘一下,只是额头微微有些汗迹。他抬头望见林远方在三楼的窗户下往下望,就笑着说道:“看什么啊?还不去洗漱一下,准备吃饭?”

林远方应了一声,连忙去洗漱一番,把自己收拾整齐,这才下到一楼的客厅。

一楼的客厅就在昨天举行生日寿宴大厅的隔壁,旁边还有一个小餐厅,平时家族人不是太多的话,都在小餐厅聚餐。

林远方到了一楼的客厅,这才发现五爷爷任思年和各位长辈们都到了,连忙上前打招呼。包括任思年在内,大多数长辈都很热情。只是到了薛美英这里,说起话来就不怎么中听:“远方啊,你回到京城来,可不能像在下面小县城那样不懂规矩。一个做晚辈的,就不能早点下来吗?反倒让你五爷爷在下面等你。”

“美英,这没有啥子要紧么!”任思年却没有理会薛美英的挑拨离间,笑眯眯地拉过林远方的手,说道:“年轻人,瞌睡多一些。哪里像我们老头子,整宿整宿的睡不着呢?远方第一次在家里住,难免有些兴奋,这一兴奋啊,就会影响睡眠。说不定远方是到快天亮时才mímí糊糊睡着,这起来晚一点,也再说难免嘛!”

林远方昨天晚上躺在父母的chuáng上,的确是心情jīdàng,很晚才睡下。睡得又不踏实,做了很多梦,在醒来的时间难免就晚了一点。他没有想到,这一点也会被薛美英挑刺,好在五爷爷还算通情达理。只是林远方心中也有些奇怪,五爷爷如此明晓事理,怎么把任永飞培养成那种纨绔的样子?实在是让人感到意外啊!

薛美英撇了撇嘴,还想说什么,瞥见任老爷子从外面进来,连忙闭上了嘴里。

任思哲已经把他刚才打拳的一套练功服换下,换上一身粗布的便服。他进来看到所有人都到齐了,就笑呵呵地吩咐包光辉道:“小包,开饭咯!”

于是包光辉就连忙招呼勤务兵把饭菜送上来。林远方看了一下,饭菜非常简单,每人一大碗玉米碴子配一份葱油饼,外加几盘醋溜豆芽、凉拌黄瓜、酸辣白菜等等时令小菜,当然,也少不了林远方昨天送来的不老菜。

“在吃饭之前,我有两件事情要向大家宣布!”任思哲等勤务兵送完菜退下去之后,目光扫视了一下大家,慢吞吞的开了口。

所有人都聚精会神地望着任思哲,看老爷子要宣布什么重要的事情。

“第一件事情,就是关于远方的姓氏。”任老爷子说道:“昨天你们大家的意见是要远方把姓正式改过来。我经过仔细的考虑,觉得远方这个姓还是不用改了了,还是叫林远方吧!”

“哪怎么可以?”任思年大吃一惊,说道:“二哥,远方可是咱们老任家的子孙啊!”

“可他是人家老林家养大的!”任思哲说道,“人家老林家老两口辛辛苦苦为咱们老任家养活了二十多年孩子,咱们可不能忘恩负义!”

“可是二哥,咱们可以用其他方式报答他们啊!”任思年脑子里家族荣誉还是很浓重的,他说道:“咱们又不是不管他们老两口,以咱们家的条件,完全可以让他们衣食无忧地度上一个幸福的晚年。”

“五叔,人家女儿是亿万富翁,还怕过不上幸福的晚年?”薛美英却觉得这是一个大好的机会,连忙接口说道:“咱给人家的那点东西,恐怕人家还看不上呢!”

任超志和任超敏互相望了一眼,任超敏伸手mō了mō远方的头,笑着问:“远方,你的意见呢?”

所有人目光都望向了林远方。

林远方望了望任思哲,说道:“我听爷爷的安排。不管我姓什么,都是任氏家族的一份子,都是爷爷的亲孙子。”

“这就对了嘛!”任思哲哈哈大笑,“只要是我们老任家子孙,姓林姓任又有什么关系。老五啊,思想可不能太保守啊!你看看其他大家族中,不随父姓不随母姓的子弟少了吗?不少嘛!甚至不说后辈,就是开国的这些元老中间,有些人的姓名也不过是一个化名,叫多了,反而成了正式的名字了。至于他们真实的姓名,老百姓又有几个人知道?远方的事情就这么定了,家谱上可以叫任远方,但是对外的名字就不改了,还叫林远方吧!”

老爷子一锤定音,别人自然不好说什么了。

“下面说的第二件事情就比较重要了。”老爷子的态度凝重起来,“其实这件事情早该定下来,一直拖到现在,是有点不该,说起来是我老头子的责任。”

听老爷子这么说,所有人的心里都是一跳,心中暗子思忖老爷子这第二件事情究竟是要说什么,竟然如此凝重。有些脑子反应快的,已经大致猜出老爷子要说什么了。

“老五啊,咱们老任家目前呢,大事都是由我和你拿主意的,当然,是以我主。”任思哲望着了任思年一眼,缓缓开口说道,“不过呢,我今年已经八十九了,你呢,也已经七十出头了吧?”

“二哥,我七十四岁了。”任思年连忙回答道。虽然他在任氏家族中从来没有做过什么主,但是能听二哥这么说上一句,心中还是很高兴。

“嗯,我们年龄大了,精力不济了,有些事情,该放手还是要放手的!”任思哲说道,“所以昨天趁着太宗爷、一号首长和z爷都过来的机会,我把咱们家里的事情向他们做了一个交代。”

说着任思哲把目光转向任超敏。

众人心中砰然一跳,难道说老爷子决定让……

念头还没有转完,就听老爷子威严地说道:“超敏,你站起来!”RO@。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独白小说网(www.netdubai.net) 手机版:m.netdubai.net】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