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升迁之路
听书 - 升迁之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532

夏言冰 / 2019-12-27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第532湖外湖里人上人

“宋院,你来得不晚,这酒宴还没有开始,何来罚酒之说啊?”林远方站起身来,笑着对宋文山说道。这个宋文山是乔东风的表弟,乔东风家和林远方碰过一次面。当时他还称呼自己“小林”,现改口称自己为“平少”,想来已经从乔东风那边知道自己老任家嫡孙的身份了。

宋文山抓住林远方的手一阵猛摇,说道:“平少,你这是跟我老宋捉迷藏啊!我听说你今天要来,带着车高速出口等了半上午,也没有见到你的车,要不是给你打电话,我这会儿还傻傻地高速路口等呢!”

袁文斌这个时候刚扶着椅子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听到宋文山这么一说,脑子不由得又是一阵晕眩。不是吧?省高级法院一把手可是堂堂的副省级干部,黄海市副市长只不过是一个副厅级。现一个副省级干部为了迎接一个副厅级干部,竟然带着车高速出口恭候了半个上午?是自己听错了啊还是宋文山疯了?这个林远方究竟是什么来头啊?竟然能够让宋院长如此高看?可恨自己方才却瞎了狗眼,拿腔拿调地林远方面前摆谱,得罪了老同学南群生不说,还错失了一个这么好的可以跟宋院长贴上关系的机会啊!

“实抱歉啊,宋院,真不知道你去等我了。”林远方笑着解释道,“本来是说要开车过来的,可是正巧赶上有一趟军机要到阳中市来,我就顺便蹭了一趟便机。”

当时民航业务还没有后来那么发达,民航航班主要是以长途航班为主,中州市和阳中市两个省会城市因为距离比较近,虽然都建有大型机场,但是却没有直通航班。所以林远方要从中州市到阳中市来,只有乘坐火车软卧或者走高速公路。但是当时火车也很不方便,从中州市到阳中市,必须绕道徐州,需要十多个小时。相对来说,走公路就方便多了,尤其刚刚修通了高速公路,从中州市到阳中市只需要五个多小时就行了,比乘坐火车节省了一大半时间。因此,林远方到阳中市省委组织部去报到,本来是打算开车走高速公路过来。可是包光辉知道后,又觉得开车走五六百公里的高速公路不太安全,就让空军专门安排了一架飞机,把林远方从中州送到了阳中。这么一来,就让宋文山扑了个空。当然,林远方不能对宋文山说是家族考虑到他的安全,专门给他安排了一架军机,只能说是正巧赶上一架军机要飞往阳中市,顺便蹭了一下。

宋文山自然也能听出林远方谦虚。随便蹭了一趟空军的便机?也只有林远方这个老任家的嫡传子弟才有资格说这样的话吧?换一个其他人去蹭蹭空军的便机看看?小命能不能保住都难说呢!能够让空军专门安排一趟专机过来,即使是共和国顶级的八大豪门,也不是个个都能够做到滴!

“平少,是我的错!我今天早上应该先打电话向你请示一下,确认一下你乘坐什么交通工具来才对!”宋文山摇头叹道。

“呵呵,宋院,咱俩今天不是来互相做检讨的吧?”林远方笑了起来,招手让南群生过来,对他说道:“老南,这位是向阳省高院的一把手,宋文山宋院长。”又对宋文山介绍道:“这是老南,南群生,乔叔的部下,中州市ga局副局长。”

南群生这时才算正式知道宋文山的身份,原来是向阳省高院的院长啊!怨不得袁文斌见了他被吓成那般模样!嘿嘿,解气,真解气啊!这种狗眼看人低的东西,活该这么狼狈!

南群生心中一边偷乐,一边恭恭敬敬地伸出手,对宋文山说道:“宋院长,您好!”

宋文山见南群生竟然能陪林远方到阳中市来,而林远方又介绍的那么详细,就知道南群生与林远方关系不一般,他笑吟吟地伸出手,和南群生轻轻一握,说道:“原来是东风哥的部下,那就不是外人了。以后有什么事情管说,只要俺老宋能帮上忙,一定力。”

袁文斌旁边听到宋文山说出这话,小心肝都快要跳出来了!乖乖!宋文山平时是多么大的架子啊,任谁到他面前都不买账。今天仅仅是因为林远方一句话,竟然对南群生做出了这样的承诺。假如林远方也肯替自己宋文山面前美言几句,以后自己高院还不是要混得风生水起,甚至连老领导都要羡慕自己吗?想到这里,袁文斌是忍不住眼热心跳,完全忘记了自己刚才对林远方是什么样的态度,只是眼巴巴地望着林远方,巴望着他能够把自己也拉过去,宋文山面前说上两句好话。可是林远方好像根本忘记了他的存一样,根本不往他这边看,只是拉着宋文山请他入座。无奈之下,袁文斌只好把目光移向南群生,不住地向自己这位老同学递眼色,希望他能够去告诉林远方一声,还漏了一个大活人没有向宋文山介绍呢!

感受到袁文斌热切的目光,南群生不由得心中骂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我看老同学的面子上给你这么好一个机会,你不珍惜倒还罢了,却还偏偏要摆谱拿捏架子,差点连俺老南都连累了!这时候还指望俺老南替你说话啊?就别做那个美梦了!

袁文斌见南群生也不理睬他,心理不由得拔凉拔凉的,暗骂南群生不够意思,一点老同学的情分都不讲。他心中十分想厚着脸皮坐回到餐桌上,可是一想着宋文山那种翻脸不认人的臭脾气,心中即使有十个胆子,也不敢坐下。一时间进退维谷,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旁边女服务员看着袁文斌既狼狈不堪又可怜巴巴的样子,好不容易才忍住笑意,拿着菜谱上前轻声问林远方道:“客人都到齐了吧?可以点菜了吗?”

林远方还没有回答,门外就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谁说人到齐了?”

林远方抬头望去,只见两个威风凛凛的军官走了进来。前面的那个身穿大校军服的,可不正是包家旁系子弟,中原军用物资采购局局长包长征吗?至于说后面那个身穿少将军服的中年人,林远方却认得。

“老兄!”

林远方这边话刚出口,就听到旁边的宋文山同时也开口叫道:“包司令!”

“哟,文山也啊?”那个少将显然也有点意外。他不是别人,正是包长征的堂兄包长海,目前的职务是向阳省省委常委、省军区司令。这次是专门跟包长征一起,过来为林远方接风的。不过他没有想到,这里竟然撞到了高院院长宋文山。

“是啊,包司令,我也没有想到能遇到您!”宋文山站起来,态度恭敬地说道。他这个省高院院长虽然也是副省级,但是和包长海这个省委常委副省级根本无法相提并论。作为省军区司令,包长海可是省委常委会上掌握着至关重要的一票,其地位又岂是宋文山这个高院院长所能比的?何况包长海还是顶级豪门包氏家族的直系子弟,这种红色豪门子弟的身份,是宋文山所不能比拟的。

包长海冲宋文山点了点头,也不多说,转到林远方的面前,热情地抓住林远方的双手说道:“你一定就是远方老弟吧?长征可没有少我面前提起你啊!”他手劲大的惊人,也幸亏林远方学过散打,又跟赵大磊私下里练过,这时候倒是也挡得住。

林远方前面听宋文山叫出了“包司令”三个字,就猜出了包长海的身份。见包长海对自己这么热情,连忙客气地说道:“包司令……”话还没有说完,包长海就把脸色一沉,说道:“远方,你这是看不起我啊!我跟长征是两兄弟,你叫他老兄,却叫我包司令,这是什么道理?”

“是啊,远方,你这样就跟长海哥太见外了呢!”包长征也一旁帮腔。

说实话,林远方还真没有一见面就叫***哥的习惯。但是包长海这么热情,包长征又旁边帮腔,林远方还能怎么办?只得亲亲热热地叫道:“长海大哥!”

“哎,这就对了!”包长海哈哈大笑,拍了拍林远方的肩膀,“这就对了嘛,咱们兄弟之间,不要搞得那么生分嘛!”

宋文山立一旁跟着笑着。心中暗道,东风表哥说的不错,林远方却是值得自己去好好结交。别的不说,就说眼下,自己至少通过他和包长海搭上了关系,以后省委常委讨论人事问题时,自己又多了包长海这一票,胜算岂不是大了很多?当然,到了副省部级时,干部的任命都是由中组部来决定的,但是省委常委会的意见,却是中组部非常重要的参考。

包长征和包长海进来时,那种逼人的气势使袁文斌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两步,几乎靠住了墙角。这个眼见包长海和林远方的亲热劲儿,袁文斌后悔地拿着后脑勺直撞墙。这是多么粗的一条大腿,让自己错过了啊?自己真他娘的是天下第一号大白痴啊!

包长海、包长征两个人刚刚坐定,就听见外面响起一阵脚步声,一个五十多岁的胖滚滚的男子领着一个服务员快步走了进来。宋文山认得,这个人就是湖外湖酒楼的老板,廖永平。

说起湖外湖酒楼,那是相当的不简单,创始人叫廖德安,曾经是慈禧老佛爷的御厨,后来到阳中府大明湖畔创下了这湖外湖酒楼,食客如云。这个廖德安就是廖永平的爷爷,后来廖德安把湖外湖酒楼传给了自己的儿子廖炳奉。解放后,实行公私合营,湖外湖酒楼虽然收归了国营,但是廖炳奉一直酒楼掌厨,他擅长做的一道菜就是四喜丸子,当初总理到向阳省视察,品尝过这个四喜丸子之后,赞不绝口,以后每逢到向阳省来视察工作,都会来湖外湖品尝这道四喜丸子,也向阳省留下了总理十上湖外湖的佳话。

太宗爷复出之后,落实了政策,湖外湖酒楼又归还给了廖家。太宗爷到阳中市来视察时,也慕名来品尝了一下总理赞不绝口的四喜丸子,当下也是大加赞赏,夸赞廖炳奉不亏是御厨的传人。正因为有这两段典故,湖外湖酒楼才被公评为阳中市第一酒楼,廖家的地位也水涨船高,寻常人等到了酒楼,休想见到廖炳奉大掌柜。现湖外湖酒楼虽然已经传到廖永平手中了,但是规矩却还是没有变,如果不是有足够身份地位的客人,休想见到廖永平廖总。

那么究竟什么样的人才有够这个身份地位呢?这个就难说了。就比如宋文山,他到楼外楼来,如果点了廖永平的名字,廖永平是会过来的。但是如果他不点名,那么即使是廖永平知道他过来了,也会假装糊涂,不会主动过来的。可是像包长海这样到了省委常委级别的领导,却又不同。廖永平只要知道他们过来,绝对会第一时间赶过来的。

廖永平一进门就面带笑意,热情地冲包长海和宋文山招呼道:“包司令、宋院长,听说您两位大驾光临,我老廖就厚着脸皮过来,陪您两位喝上两杯。”他说这个话时,虽然也叫了宋文山的名字,但是眼睛却只盯着包长海。

宋文山虽然看眼里,却也生气不得,他也知道一些内幕,虽然廖永平只是一个酒楼总经理,但是自己这个级别,还不够去惹他。

包长海笑了笑,说道:“廖老板,我来给你介绍一位贵客,这位是黄海市任副市长林远方林市长。”

廖永平听包长海说是一位贵客,心中本来猛地一提,后来再一听,不过是黄海市的副市长,那口气就放下了。虽然如此,他嘴里还是很热情地说道:“欢迎林市长到小店检查指导工作!”

林远方敏锐地感觉到,廖永平管语气还算恭敬,但是骨子里却有着一股子疏远的味道,他能说出这些话,看来还是看包长海的份上不得不做做样子。

不过这也并不奇怪,没有三分三,谁敢上梁山?阳中市可是华夏第三经济大省的省会,廖永平开得这家湖外湖酒楼能位居阳中市餐饮业第一,没有几把刷子,又如何能成呢?细究起来,这个廖永平的背景恐怕不容小觑吧?

“呵呵,廖老板客气了!”林远方淡淡一笑,“这样的店也叫小店的话,不知道阳中市还有那一家酒楼能算大店。”

廖永平打了个哈哈,心中暗道,这个年轻市长难道是讽刺自己店大欺客么?好像也不是。不管怎么样,自己也跟他说不上那么多。说着他也不理睬林远方,又把头转向包长海。

“包司令,您今天带贵客前来捧场,俺老廖是感激不。仓促之下也没有什么好准备的……”说着廖永平一挥手,伸手那个眉清目秀的小服务员双手捧着一瓶洋酒走了上来。廖永平说道,伸手拿过这瓶洋酒,轻轻地放包长海面前,“这瓶人头马路易十三,就算是俺老廖的小小表示吧!”

按照时价,一瓶正宗的人头马路易十三至少要一万八以上。廖永平一句“小小的表示”,就送出去一瓶近两万的洋酒,即使是宋文山,不由得也感到诧异。看来同样是副省部级,这个高院院长和省委常委之间的差距果然是非常巨大。自己过来,廖永平多是过来陪着喝两杯酒,而包长海过来,廖永平却送了一瓶价值近两万的洋酒,这中间的差距简直是太大了吧?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因素,就是包长海是包氏家族的直系子弟,所以廖永平才下这么大的本钱吧?

但是对林远方来说,一瓶近两万人民币的洋酒,又算得了什么?以他的身家,即使眼前这位胖滚滚的廖永平廖老板的肉两万美元一斤,林远方如果想吃的话,也可以随随便便买上个十七八个过来。

“别跟我扯这个!”包长海摆了摆手,显然对廖永平的安排不满意,“酒你给我拿走。只要给我上一份四喜丸子就可以了!”

听到四喜丸子这几个字,廖永平胖脸上不由得一哆嗦,嘴里却毫不迟疑地应道:“哎!好唻!包司令,我这就去给你安排四喜丸子!”

宋文山心中却是一喜,暗道今天真的是有口福了,没有想到,包长海竟然指名要点四喜丸子啊!

那边廖永平说完话就忙不迭地转身要走,像是要逃避什么一样,却不想包长海却把手一招,说道:“站住!”

廖永平停了下来,慢慢地转过身来,有些尴尬地望着包长海笑道:“包司令,您还有什么吩咐?”

包长海嘿嘿一笑,一字一顿地冲廖永平说道:“老廖啊,我点的可是你老爷子亲手做的四喜丸子。你如果敢拿别的来糊弄我,可要想一想是什么后果!”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独白小说网(www.netdubai.net) 手机版:m.netdubai.net】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