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升迁之路
听书 - 升迁之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536 御人之术

夏言冰 / 2019-12-27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愿闻其详!”张云峰张口吞下了那片蛇果。

“你今年三十九岁,刘二公子今年四十岁。”丁立强把指甲剪换到左手,开始修剪右手的指甲,“老任家的嫡孙呢?今年多大?应该是二十六岁吧?”

“对,他是七一年生人,今年正好二十六岁。”张云峰回答道。丁立强这种处处都喜欢卖关子的习惯他很是不喜,却又不得不忍受下来。用人用其长,作为世家子弟,张云峰这点度量还是有的。

“十三四年的差距,正好是一代啊!”丁立强意味深长地说道,“他和你以及刘宇飞都不是竞争对手。”

话说到这里,张云峰自然就明白了丁立强的意思,他点上一根香烟,说道:“是啊,林远方虽然跟我和老刘家的老二算起来都是家族的第三代,可是因为有这十三四年的年龄差距,其实他和我们是两代人……”

“是滴,你们是两代人!”丁立强把指甲剪放进工具盒,换了一把指甲锉出来,细心地打磨着指甲边缘,“老任家把林远方派过来,明显是提前打根脚来了,只是不知道不知道任家那头老狐狸是看好你,还是看好刘二公子……”

张云峰不由得鼻子微微一哼,老任家如果看好的是自己,那自然少不了提携林远方一番;如果老任家看好的是刘二,那么就对不起了,他张云峰无论如何都要让林远方在向阳省栽一个大跟头!

“立强,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张云峰虽然有了主意,但是还是喜欢问一问丁立强的意见。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因为丁立强跟着他这七八年来,几乎每言必中,让他在张氏家族直系子弟中脱颖而出,顺利地被老爷子指定为家主的接班人。这就让张云峰养成了依赖丁立强的习惯,每逢重大的事情,都要先征询一下丁立强的看法。

“静观其变。”丁立强轻轻吹了吹指甲上的碎屑,望着张云峰说道:“上官书记年龄还有两年多才到杠,今年换届必然还留在省委书记的位置上。上官书记不动,则曾斌省长的位置也不会动。你和刘二公子之间的这场竞争也要等两年后才能揭晓,所以我们不必着急,给老任家的嫡孙多留一点站队的时间……”

****************************************************************************************************小公主在包间里留了有十几分钟便即离去,可谓是来去匆匆。临走之前,她把第二件礼物交给了林远方,却是一条普通之极的杏核手链,色泽乌黑,一看就是颇有年头的东西。至于这条杏核手链有什么来历,以及为什么要送给林远方这条杏核手链,小公主没有做任何解释,只是叮嘱林远方一定要收好这条杏核手链,便飘然离去。

小公主离去后,林远方不由得暗自苦笑两声。他到向阳省来报到,本意是要低调一些,却没有想到,最后却闹出这么大阵仗,连小公主都惊动了。

这时廖永平在一旁倒了三大杯人头马路易十三端到林远方面前,毕恭毕敬地说道:“小廖眼神不好,刚才多有得罪,这里自罚三杯,向您赔罪!”

说着毫不含糊地把满满的三大杯人头马路易十三一饮而尽。一瓶人头马路易十三七百毫升,这三大杯喝下去,至少有五百毫升,那就是大半瓶的量。虽然说这人头马路易十三只有四十度,但是后劲却极大,廖永平一口气喝了这三大杯,纵使现在不醉,回去后估计也差不多了。

伸手不打笑脸人,廖永平既然识得做人,林远方自然不为己甚。他取出银质烟盒,取了一根加长的特工熊猫随手扔给廖永平。廖永平骂自己眼神不好,其实却是眼神极好。他看见林远方手中的烟盒极为熟悉,就连忙仔细看去,果然,烟盒上铭刻的那一行英文字让他看得一清二楚。老天,这不是太宗爷当年来湖外湖吃饭时用的烟盒吗?当时听父亲说这可是太宗爷最心爱之物,可是又出现在林远方手里?难道说是太宗爷老人家送给他的吗?也是啊!以太宗爷的身份地位,若不是他亲手送出去,谁又能够把这个烟盒从太宗爷身边拿走呢?连太宗爷都对林远方要高看一眼,难怪小公主会专车过来呢?不冤枉!自己刚才喝那三大杯洋酒真的不冤枉啊!

见廖永平目光直勾勾地盯着自己手中的烟盒,林远方知道他认出了自己手中烟盒的来历,不由得淡淡一笑,对廖永平说道:“廖老板,有些东西呢,家中的长辈们和我都不希望有太多人知道,我想,你明白这个意思吧?”

“明白,我明白。林市长请您放心,今天的事情,小廖我一定会保守好秘密的。别说是其他人,就是我亲娘老子,都不会让他们知道半个字呢!这包间里的服务员,我保证她们也绝对不敢往外透露半个字!”

廖永平说完这个,就立刻把包间里的几个服务员叫到包间外面,恶狠狠地对她们说道:“你们听好了,今天的事情,都必须给老子保密。那个要是敢多嘴,往外泄露一句,嘿嘿,就休怪老子不讲情面!都给我记住了,谁敢要让老子不痛快,老子就会让他全家不痛快!一辈子都不痛快!”

廖永平在阳中市有多大势力,湖外湖酒楼的服务员自然是最清楚。这个时候听到廖永平恶狠狠的充满威胁意味的话语,直把几个小服务员吓得花容失色,浑身颤抖,几乎站立不稳。

不料想廖永平却把脸上的凶相一收,换了一副异常亲切和蔼的笑容,“你们也不要过度担心。我廖某人做事一向是赏罚分明的。你们刚才在包间里服务的很不错,给咱们湖外湖酒楼增了光,因此呢,我决定,从这个月开始,你们每个人的底薪都上调两千,年底双薪!”

一句话又让几个小服务员高兴的差点蹦起来。虽然说湖外湖酒楼的工资比其他地方要高出不少,她们的底薪也不过一千而已。现在廖老板开口就给她们加了两千元工资,比原来涨了两倍,等于说她们干一年相当于别的服务员干三年,更何况年底还有双薪呢?这样的好事,怎么能够不让她们乐开了花呢?小丫头们个个都攥紧了拳头,在心中暗下决心,今天包厢里看到事情,打死都不能说!切不讲自己说出去之后,会遭到廖老板要打要杀的报复。只要想一想说出去之后会丢掉这份干一年相当于干三年的高薪工作,就足以让她们闭紧自己的嘴巴了。

廖永平把几个小服务员的反应看在眼里,心中不由得暗笑,无论什么时候,胡萝卜加大棒的手法,永远是驾驭下属的不二法门。虽然说给这几个小丫头增加了点工资,让他每年都要多支出小十万的成本,但是与结交了林远方这位贵人将来可能带来的潜在巨额回报,这每年十万元的支出,根本就是九牛一毛,不值得一提的事情。他挥了挥手,说道:“好了,你们都进去吧,记着,要小心侍候!”

林远方那番话虽然是对廖永平说的,但是宋文山在一旁听着心中也暗自惴惴,嘱咐自己要千万保密,不要泄露了林远方的真实身份,惹平少不痛快。说到方少这个称呼,也是宋文山自己揣摩出来的。他一开始本来是想叫林少的,但是既然知道了林远方真实姓氏是姓任,称呼林远方就有些不合适;但是叫任少呢,显然就更不合适,最后宋文山才决定用“方少”来称呼林远方。

至于说包长海,本身就是世家子弟,自然知道林远方的真实身份该让什么人知道,又不该让什么人知道,这中间的分寸是早有把握。听到林远方教训廖永平,也不往心里去,笑着举起酒杯,和林远方推杯换盏起来。

这个时候,袁文斌还靠在墙根,是走也不敢,留也不敢,让他上到酒桌前去问一句话,更是不敢,只有可怜巴巴地往南群生身上望着,希望老同学能够帮自己问一句话,不管是打是骂,是走是留,总不能让自己一直傻呆呆地站在这里吧?可是非但南群生没有理会他,酒桌上其他人也都没有往他这边瞧一眼,似乎根本没有看到包间里还有着一个大活人靠着墙根站着。其实又怎么可能看不见呢?且不说宋文山一进来就看到了他,就是包长海包长征两兄弟也早就看到了这个靠墙根的大活人。但是见林远方不说话,就知道必有原因,所以谁也没有提这个茬,更不会往袁文斌那边多望一眼,仿佛他真的如同空气一般。

南群生毕竟还是心软,看袁文斌在那里受罪也差不多了,趁着服务员倒酒的工夫,低声对林远方说道:“老板,我茶水喝多了,到外面去一下。”

林远方对南群生的用意心知肚明,含笑点了点头。虽然袁文斌惹人厌恶,但是老南这个能顾念着老同学的情分,说明是他是一个重情义的汉子。

得到了林远方的允许,南群生起身就往外走。站在墙根的袁文斌如何看不明白这是老同学给自己的机会呢?如果真的是去洗手间,包间里就又,又何必去外面呢?他连忙跟了出去。

(未完待续)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独白小说网(www.netdubai.net) 手机版:m.netdubai.net】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